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頓了頓,潤了潤口,接着道:“前面兩種我就不多解釋。第三種。我曾到茅澤口中所說,死神和他有舊。死神向來以神祕着稱。當年一次亡靈聖宴讓天下認識了他這一存在。後來更是得到了水晶頭骨。被無數人追殺。這我們暫且不說。現在死神無事地出現在衆人面前。再加上黃鵬輕鬆的神態,我們可以大膽的假設。死神已經得到了水晶頭骨中的世界。如果這一假設成立的話。那黃鵬輕鬆的神態,毫不擔心的樣子就可以完美的解釋。這裏面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死神擁有了自己地世界。”

2020-11-05By 0 Comments

張正國邊聽,眼睛也慢慢的越來越亮。眼中沉思了一會。越想越覺得這種可能非常大。不由一拍掌道:“好,小鐘,這一可能的機率非常大。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的解釋。不過這也只是可能而已。死神既然和黃鵬有聯繫,那這一次就要靠黃鵬來拉攏他了。不管這次是不是真地。我們不能放過一絲希望。立馬通知茅澤等人,迅速展開調查。但千萬不要引起黃鵬或者是死神的反感。不惜一切,探知這件事。”

……

不說這裏,卻說,在逍遙號上,一切因爲幽靈船地消失全部恢復了正常,那些人連聽也沒聽說過其中的事情。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依舊吃喝玩樂。一切照舊。只是有些人卻顯得比較沉悶。不過也還算好。

幾天過去,逍遙號浩浩蕩蕩的在海洋中行駛。這天,許家老爺子突然講黃鵬幾人叫了過去。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畢竟是長輩叫,不能不去。本來印象就已經夠差了,要是不去,那還不知道要糟成什麼樣子。牽着婷婷,來到了頂層的餐廳。

走了進去,看到許玉倩和玉舒全部都在,岳父岳母也坐在上面,只是一個陌生的人正親熱的和老爺子聊的火熱。那人西裝革履。外表看起來非常有當小白臉的潛力。他明顯是個能說會道的人。這一會就已經拍的老爺子眉開眼笑。顯得親熱無比。

心中不由微微一楞,不知道這究竟是誰。只是同他身上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氣息。一種他也說不明白的感覺。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不緊不慢的走

前面。對着許鬆和林茹,一欠身道:“爸、媽聽說你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我去做。”

許鬆其實早就已經看到了黃鵬,只是一直故意與旁邊的人說話,現在聽到黃鵬開口,也收起了笑容,看着他,臭着一張臉道:“你來了。先坐下吧。”那語氣中聽不出一絲好感。而林茹卻是得體的對黃鵬笑笑。點點頭。表示聽到。

黃鵬對許鬆的態度也不以爲意。點點頭,在許玉倩旁邊尋了個位置,帶着婷婷坐了下來。對着玉倩點點頭。發了個詢問的眼神。想要問問究竟是什麼事。而許玉倩也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許鬆看看黃鵬坐下,也道:“好了,現在人都到齊了,這次叫大家過來,也沒什麼大事。只是介紹一位朋友給大家認識一下。來——”說着,對着身邊的那個陌生人介紹道:“這位是我在船上認識的年輕俊才。沈雲。他可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自身拿到了多項學位。尤其是對金融方面有獨特的見解。你們大家認識一下。”

沈雲連忙站了起來,對着所有人做了一番介紹。不知道爲什麼,他的眼睛總是往玉倩玉舒身上走。黃鵬看到,也站起來道:“我叫黃鵬,這是我妻子玉倩。這是玉舒。很高興認識你。”在話語中,說到妻子的時候,他的聲音特意放重了不少。用來提醒沈雲。

沈雲一聽,打了個哈哈。兩人握手後,坐了下去。道:“黃兄弟,小弟還真羨慕你啊,竟然能有一位如此漂亮美麗的妻子。還有一個這個可愛的女兒。真讓人羨慕啊。”說着眼睛又開始若有若無的在玉倩玉舒身上打轉。看的黃鵬一陣不快。但許鬆他們還在這裏,他也不好發作。

不單是他,玉倩玉舒眼中也很是厭惡,不知道這傢伙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不過,這沈雲很是討許鬆喜歡。兩人交談,不時的發出一陣大笑。而許鬆也有意無意的將話題引到玉倩身上,點明玉倩的各種信息。竟是有讓兩人親近的意思。



這一餐吃的黃鵬是一肚子的氣。最終黃鵬在吃了幾筷子菜後,臉色一陣難看,對許鬆的不滿簡直就是到了一個極點。這是許鬆對黃鵬使出的一種赤裸裸的手段。要使手段,黃鵬並不反對,但現在竟然就這樣公開的在自己面前談論。而且還有推銷自己妻子的舉動。這讓他吃飯和吃蠟根本沒什麼區別。

臉色越來越難看。最終筷子一放,道:“岳父,岳母,我和玉倩有點事情要商量,先離開一下,你們慢慢吃。”說完一拉玉倩和婷婷一起離開了。根本就沒有管許鬆和林茹答應。在這裏,他一分鐘也坐不下去了。

許鬆看到黃鵬拉着玉倩離開,臉色不由一白,冷哼道:“你看看,這就是你的好女婿,竟然這麼沒禮貌。哼,不吃了。”

林茹一看,搖搖頭。她怎麼會看不出許鬆的想法。只是他這樣做,實在是太過了點。之後,玉舒也找了個藉口離開了。一次宴會不歡而散。

黃鵬將玉倩拉到甲板邊緣。看着大海,也不說話,只是臉色有點難看。許玉倩看到,也知道這次父親做的確實有點過。但還是道:“鵬,我爸爸這樣做,你不會生氣了吧。再怎麼樣,他也是我爸爸。”語氣中滿是無奈。

嘆了口氣,黃鵬看看天空,嘆道:“我真的想不明白,你爸爸究竟是怎麼想的。我從來就沒有去招惹他,可你父親卻始終看我不順眼。今天竟然找個叫沈雲的人過來。一個勁的說着。從來沒有顧忌過我的感受。今天要不是他是你父親,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是能忍的住。”深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一陣無奈。真的很無奈。

要不是許鬆是岳父的話,也許今天又是當年劉天華事件的重演。想了想,黃鵬也不想再這樣糾纏下去了。轉身看着玉倩認真道:“玉倩,這次岳父做的事情,我可以當作沒發生。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你跟岳父講也好,不講也好,如果再出現這種情況,我真的會忍不住。好好的一次旅行,我不想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真的。”

玉倩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抱着黃鵬的雄腰,身體靠在他肩膀上,她確實無法說什麼。許鬆所做的,讓她也很失望。嘆了口氣。她又能說什麼呢。 卻不說黃鵬因爲許鬆的原因,這幾天都帶着玉倩和婷婷等人不怎麼見他,黃鵬本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人。許鬆這樣對他,他是長輩,沒辦法,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看到許鬆繞道走就是了。當然,這樣,讓許鬆對黃鵬的惡感更加強烈。

但這幾天卻發生了一點改變,那就是香兒,香兒在三天平靜的過去之後,本來一直比較沉默的神態突然一變。重新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是在看到黃鵬的時候,眼中會出現一絲羞澀的神色。大部分時間總是膩在黃鵬身邊。

這讓許玉倩也察覺到了不少。再加上以前的一些事情,心中也有了一個大概的想法。這天,黃鵬和玉倩單獨站在一起。婷婷跟着香兒玩去了。

“鵬”玉倩看着黃鵬輕輕的叫了一聲。等看到他的眼神放在自己身上後才道:“香兒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現在應該和我說一下吧。這幾天香兒的變化,我們都看在眼裏。我是你妻子,我想我有權力知道這件事。”從那語氣中,黃鵬聽到了一股濃濃的醋味。

心中一陣好笑,在同時,一股柔情也出現在身上,手自然的攬住玉倩的纖腰。兩人緊緊靠在一起。玉倩也柔順的將頭輕輕放在黃鵬的肩膀上。兩人的影子慢慢的重合在一起。

笑了笑道:“以前我看到一個故事,你想不想聽?”說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顯得很是怪異。

玉倩一看,奇怪的問道:“是什麼故事?我還從來沒聽你講過故事。不知道好不好聽。要是不好聽。我可不要。”

黃鵬聽到。怪異地看着她道:“在唐初,唐太宗李世民要給他地大功臣魏微納妾,魏微不以爲然。後來才聽大臣們說起,魏微有個厲害老婆,納妾的事魏魏連想都不敢想。唐太宗召魏微來問,魏微回道:即使承蒙聖意.家中髮妻不會善罷甘休。唐太宗說:孤宣他進宮,當面要他答應。於是太宗先擺好一桌酒菜,下旨宣魏夫人入宮。魏夫人到了。皇上指着酒杯對她說:孤意已決,要給魏大人納妾。夫人若執意不允,可飲此毒酒。魏夫人二話沒說,一把將酒杯中的——毒藥一飲而盡。便脖子一挺,等毒發而死。唐太宗見此情景,心有不忍。忙說:孤賜你地只不過事一杯陳醋,並不是什麼毒酒。魏夫人爲了不讓丈夫納妾,寧可喝毒藥誰知喝的卻是醋。後來就演變爲“爭風吃醋”“醋意”“打爛醋罈子”等詞彙.形容男女之間爭寵的那種特殊感受。”這個故事一說完。黃鵬就似笑非笑的看着玉倩。

許玉倩本身就是一個決定聰明的人。等帶故事說完,再看到黃鵬這樣看着她,哪裏還不知道他是在取笑自己吃醋,連忙不依。一雙小手錘着黃鵬的胸膛,口中嗔道:“好啊。你竟然取笑我………”一陣打鬧後。兩人也重新平靜了下來。

黃鵬笑了笑道:“玉倩,其實就算你不問,香兒地事情我也是要說的。”頓了頓,心中整理了一下,然後才道:“玉倩,香兒是莫族的人,他們族中有一個規矩,那就是不讓隨意摸女人的頭。這在他們族中有特殊的意義。那就是摸她們的頭,如果是喜歡的對象,那兩人可以結成夫妻。不喜歡的話,女方可以隨意追殺他三天。三天之內如果死亡地話。那一切也就平息了,沒有死,最後女方不管願意不願意,都要嫁給他。”

說着苦笑了一下接着道:“而我,就是因爲不經意間摸了香兒的頭,纔會發生以前發生的那些事情。本來我以爲用裝死可以逼開這件事,沒想到最後還是被香兒的父親黑暗帝君給發現了。而且這其中,又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地世界將黑暗帝君……。”黃鵬沒有絲毫隱瞞,一點一滴的將事情地原委說了出來。

最後才道:“最後我因爲沒答應黑暗帝君的要求,和他不歡而散了。但因爲滅世的關係,黑暗帝君並沒有和我動手。現在三天已經過去。香兒的族規已經成爲了定論。沒有更改的可能。在她心中。也許我就是她的夫君。纔有了今天這種情況。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說到這裏,黃鵬臉上已經是滿臉苦笑了。

現在這樣。他做什麼都不行。一是不想傷害香兒,二是不想傷害玉倩,夾在兩人中,他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許玉倩聽完這一番話,也終於明白的這裏面的緣故,想了想,要想阻止?這也行不通

香兒喜歡一個人是她的自由,她沒辦法管,只是她是丈夫,這卻是她所不能容許的。其中更是有黑暗帝君存在,聽黃鵬說,黑暗帝君的力量強的可怕。就連琴衛也要比他強上許多。這讓許玉倩很是煩惱。

緊緊的抱住黃鵬的手臂,幽怨的道:“鵬,那這件事你打算怎麼辦。反正我是不允許你再愛另外一個女人。我和不想和別人分享你。你是我的丈夫。”她現在也沒有解決辦法,只能將這問題拋給了黃鵬。

搖搖頭,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船到橋頭自然直,用時間來做選擇吧。究竟最後怎樣我們誰也不知道。不過——”黃鵬轉身,手捧着玉倩的臉,堅定的道:“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你們的。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誰也無法分開。這是我的諾言。”

此時在一個不知名地方的地底深處。一座巨大的地下城市隱藏在其中。基地裏面有的全是最尖端的科技產物,最出色的科學家。守衛森嚴無比。各種機關陷阱數不勝數。只要裏面一個指令錯誤,立馬就會被變成一堆渣滓。消失在世界中。誰也想不到,在地下竟然會有一座彷彿是科幻般的城市

一間控制中心中,裏面到處是各種各樣精密的儀器,這些儀器隨便拿一件出去,都足以讓世界搶破頭。這些完全是超前科技產物。至少超越了世界百年以上。

但誰也想不到,這些所謂的超前科技不過是一件產品的失敗品而已。就這樣,其能力也足以讓世界震驚。



這裏就是美國最高機密基地——神國。在這裏有的都是世界各地自願的,或者是被祕密抓捕的各項領域的尖端人才。 毒女爲夫 每一個出去,都是可以讓世界搶奪的天才。這裏更是培養了無數人才。他們在這裏,基本上就是一生的事情。

只能進,卻無法出去,除非你的忠心能得到他們的許可。其實只要任何一個有真才實料的人。來到這裏,都會馬上被這裏的一切所吸引。科學家之所有稱之爲科學家,因爲他們的一生都是以研究科學爲第一目標。除科學之外,再沒有太多的牽掛。

神國的建立是在三十年前,三十年來,一直祕密建造的神國可以說凝聚了當今世界無數科學的成就。在裏面所擁有的力量,是讓人難以想象的。但他們研究的唯一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心目中的終極武器——神罰。

神罰這一直以來,只在想象中的唯一終極武器。已經真正研究了足足二十年,耗費了無數心血。無數科學成果,據計算,神罰如果真的誕生的話。那這世界上將沒有任何一種武器能真正的傷害到它。哪怕是地球毀滅,也難以真正的消滅神罰。它就是爲審判而存在的。

所有知道它構造的人,對神罰只有一個詞,那就是驚歎。這是上天的傑作。這是最完美的終極武器。在美國,神罰的出現,代表的就是稱霸世界的開始。從此再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止神罰的審判。

神國乃至神罰在美國都屬於絕密機密。不存在紙上文件,不存在電腦信息。對外界來說,神國完全是一個陌生的存在。只有國家最高領導人才有權利接觸這一龐大的體系。在消耗了無數資源,財力等等,最終,神罰將在七天後進行第一次試驗。

此時,神國之中,一個滿頭白髮,但身體還算硬朗的老人和一箇中年人站在一起。這兩人都是華夏人。他們在很早以前就被抓到了這裏。進行神罰的研究工作。

那老人看着中年人道:“龍一,這裏所有的監視儀器在三分鐘的時間內會被我的欺騙程序所欺騙,那些儀器不會將這三分鐘的事情記錄。我們只有三分鐘時間。現在你只要聽,不需要說話。我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頓了頓,老人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手中拿出一顆雪白的牙齒,和一枚水晶般的珠子。嚴肅的道:“這裏面是神罰的所有研究資料,所有構成。裏面是人類無數年的心血。神罰的強大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如果美國得到神罰,那他們稱霸世界的夢想,將不在是夢想。在三天後,我會製造機會,將所有人拖延住。然後就趁這個機會馬上離開這裏。將這些資料和神罰核心交給國家。我們沒有機會了,這一次,不成功,則成仁。”說完,將手中的牙齒和珠子交到了龍一手中。 龍一本屬於華夏龍組。但他卻沒有異能,他的力量就是古武。不錯,就是古武,華夏的古武歷來就不是常人所看到的那樣簡單。更不是所謂的江湖人士武刀弄劍的把戲,古武本就是華夏民族中大智慧者闖出一種由內而外。不停開發自身潛力的強大技能。

它和修道一樣,有超脫世間的力量。只是武修更比修道難上好幾倍。其中有幾大因素,一是武修如果沒有到一個程度的話。自身的壽命並不會受到影響。人生短短百來年。要將自身的修爲推進到一個強大的地步,其中資質。修煉功法缺一不可。二就是功法問題,古武修煉到最後都有毀天滅地的威力。但真正能將古武修煉到及至的功法卻少之又少。

所以武修並不顯於世。世人最高程度也只認爲先天境界乃至宗師就是古武的極限。其實不然。古武修煉到最後,將是一個異常恐怖的存在。比之修道者還要強上好幾倍,一個武修有成的人,和修道者相鬥,應該能比的上三個左右。可見其實力。

龍一就是一個古武高手,還不是一般的高手,武道修爲已經到了近乎於道的地步。天下間,能和他進行近身戰的,可謂是少之又少。

龍一在當年因爲不少頂尖研究人員紛紛無故失蹤後,在龍組的安排下,無數人的灌輸下。再加上龍一地絕頂資質,盡在短短地一段時間裏。在學術界樹立威名。更是發表了幾篇震驚社會的論文。最終,不出龍組所料。在一個漆黑的夜晚。他就被一羣陌生人劫持了。按照以前商量地辦法。龍一併沒有反抗。

於是被帶進了神國之中。參加了神罰的研究。在研究的同時,更是通過各種方式。聯繫到了華夏在神國中的各大愛國科學家。幾次接頭,最終決定一直潛伏在神國之中。這一潛就是整整十五年時光。

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個十五年。這十五年裏,華夏的人在龍一地牽頭之下,紛紛隱祕的利用各種手段牢牢的聯繫在一起。

而今天,機會終於來了,神罰已經接近完成的階段。而這白髮老人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負責人。這次他知道神罰快要完成。心中始終深愛着華夏的老人,終於展開了行動,他將一個假的核心換掉了神罰真正的核心。

當然,這並不能瞞過神國太長時間,只要他們一檢測,必然會發現這種情況。每七天,神國就會前面檢查一次神罰。也就是說他們只有七天時間。如果七天時間還沒有從神國逃出去地話,那等待着的將是不可避免的毀滅。龍一手中緊緊握着兩樣東西。沒有任何廢話,一轉身向外走去。

在第三天。神國各地方突然發生大爆炸,頓時神國之中陷入一片混亂。到處是奔跑的人。等將這些地方地爆炸事件處理完之後。清點人數,終於發現少了一個人。那人就是龍一。接着又在出口地點發現大量屍體,這些都是守備人員的屍首。

頓時。神國之中拉起一級警報。一隊隊軍隊迅速在神國中搜索。外面更是聯繫了總統。一個個天羅地網在最短地時間構成。

……

卻說此時。黃鵬的逍遙號正航行在無盡的大海之中,因爲逍遙號上的設施齊全,倒也沒有任何煩悶的感覺。這時,香兒和黃鵬婷婷坐在船頂看着大海,說着一些話。

黃鵬看看吃着一些甜品的香兒問道:“香兒,認識你這麼久,你好象從來沒說過你家。能不能給我說一說。當然,要是不方便的話。就不要勉強。”有黑暗帝君如此強大的父親,又有琴衛這樣的守衛,黃鵬對香兒的家族也起了不少的好奇心。再說,黑暗帝君也有將他族牽進逍遙界中。現在對他們對了解一點,以後也好相處。

香兒歪着頭,想了想,很可愛的點點頭,道:“當然方便,反正你又不是外人。這些說給你聽,也沒什麼。”這一句你又不是外人,直接說明了黃鵬在她心中的位置。黃鵬何嘗不清楚。但也沒說什麼。

香兒拉着他的手,開心的說了起來。道:“恩,其實香兒的家,也沒什麼太多好說的。我們那裏整天籠罩在一層黑色的霧中,其實那只是外表,裏面還是很漂亮的,只是看久了,也會膩的。我父親就是族中的族長。外面的人叫他黑暗帝君,母后………”這一點點說來,黃鵬也慢慢的清楚了不少。

香兒最後道:“其實那裏也沒什麼好的,

關在籠子裏一樣。一點也不好玩。還是外面好。天空一樣。有這麼多朋友,還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比家裏好的多。”

黃鵬看着香兒歡快的樣子,笑了笑。望着遠方的天空道:“香兒,你還是個小孩,根本就不瞭解親情的可貴。在一個地方呆的時間長點,確實會有膩煩的感覺。你以後就會知道,家纔是最美麗的地方。有道是:月是故鄉圓。水是故鄉甜。遊子離家再久,依舊是要回家的。因爲那裏有你的親人,族人。”話語中滿是感慨。

香兒聽着黃鵬這些話,心中卻不是很懂。畢竟她只有是幾歲。也沒接觸過外面,不明白也是正常。搖搖頭道:“鵬哥哥,你說的這些香兒雖然不怎麼懂,不過,香兒會記住的。”說完對着黃鵬甜甜一笑。

突然婷婷指着遠方,叫道:“爸爸,快看,好多飛機啊。哇,真好看!”



黃鵬和香兒聽到,不由擡頭一看,只見地平線上,突然出現好幾架飛機。這些飛機黃鵬認得,全是美國最新研製的戰機。F—40閃它的速度2000千米每小時,聽說最高可;.武器。性能相當的強大。

而前面飛行的卻是一架不知道名字的戰機。戰機有明顯的損壞痕跡。飛行雖然還算平穩,但速度卻在不停的下降。機體上面有濃煙冒出。看起來,是後面那幾架美國戰機在追擊前面那量戰機。

現在不單是黃鵬等人,就連船上的其他人也都發現了面前的狀況。看到竟然是真槍實彈的戰機後,這些人臉上都有興奮的神色,紛紛離開娛樂場所,站在了甲板上,目不轉睛的盯着這幾架戰機。

他們這些人雖然富貴是富貴,但什麼時候見到過這種場面,所以一個個都不怕死的站在前面觀看。絲毫不理會李強他們的警告。

“龍博士,請停下戰機,請停下戰機,交出機密,我們將護送你回美軍空軍基地降落,再不停下,我們將實行殲滅計劃。本人再重複一遍,請停下戰機…………。”從後面的美軍戰機上面赫然出現一陣喊話聲。劃破天空的寧靜。一遍遍的撕鳴。

但前面的戰機不但沒有停下,反而飛的更快。飛行軌跡也變的多變。向着的方向正是黃鵬這邊。

“實行殲滅計劃。對空導彈準備發射,發射——”霎時間後面幾架戰機同時發出了導彈,導彈在一眨眼之間鎖定戰機,劃出一條長長的軌跡擊中了最前面的戰機。戰機瞬間變成了無數碎片向海面掉落。但在同時。一個黑影夾雜着無數鮮血快速的衝進了海中。身體在無數碎片的掩飾下,竟沒有被那些人發現。

那幾架戰機在看到前面的戰機毀滅之後。在上空盤旋了幾圈,在沒見到有任何物體浮上來之後。也就迅速的離開了。

黃鵬眼睛放出一陣藍色的光芒,在那身影落水的一瞬間將那人的樣子看了個大概。沒有絲毫猶豫。快速的對身邊的香兒道:“香兒,我馬上就要下水,你迅速將茅澤等人叫到這裏來。通知李強他們迅速對周邊海域進行戒備。”

一說完,根本就沒有任何猶豫,在一個沒人的角落一縱身從逍遙號上躍了下去。香兒看到,不由不滿的跺了跺腳,然後也跑去叫人去了。

不一會。茅澤等人全部到了甲板上,看着香兒道:“香兒,你不是說黃大哥叫我們嗎,怎麼不見他的人。這是怎麼回事?”

香兒一嘟小嘴,搖搖頭道:“鵬哥哥下水去了,他在下水的時候讓香兒將你們叫到這裏來,究竟是什麼事,香兒也不清楚。等鵬哥哥回來,你們問他好了。”

“下水?”茅澤一陣皺眉。道:“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下水,難道是因爲剛剛的事情?奇怪了?”

龍依也很是不解,但也知道黃鵬叫他們過來,絕對不會是玩笑,肯定有什麼事,笑了笑道:“茅大哥,反正我們也沒事,等一下好了,我想黃大哥肯定是有事。說不定剛剛那場戰鬥有什麼問題,或者是他發現了什麼東西。”

許玉倩搖搖手道:“好了,我們也別猜了,等鵬回來就都清楚了。再這樣猜下去也沒有效果。”

就在衆人準備等下去的時候,小雨突然指着遠方道:“你們看,是黃大哥,還有,他手上好象拉着一個人。” 鵬在看到是華夏人之後,也不管其他,先救上來再說軍追殺的人,至少不是什麼敵人。只是沒想到那人在此時依舊保持了清醒的神智,在黃鵬接近的時候竟然還差點打傷他。要不是看到黃鵬是華夏人。那人也沒那麼容易放下心中的戒備。

“啪”的一聲。黃鵬拉着那個男子爬了上來。在這時,茅澤他們也圍了過來,一起看向那人。只見那人一副中年人的打扮,只是現在卻是衣衫破爛。血跡斑斑。身上的傷口深淺不一的出現在他身上。要是普通人,就這樣,不死也要重傷。

可他卻始終沒有昏過去,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周圍的人。臉色非常的剛毅。眼中滿是戒備。仔細的打量着周圍的人。眼睛在看到一塊腕錶的時候,猛的定住了。他看到的卻是茅澤他們手上的龍組專用工具——龍眼。

但這時他依舊沒有放鬆,用一種深沉的語氣道:“口令:萬里長城萬里長。”說完眼睛死死的盯着茅澤等人。

茅澤聽到這一密語,神情突然一楞,這密語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不用了,可不知道爲什麼,在龍組中,雖然不用,可一定要記住這句密語,並在其中說明,如果有人出示密語,立馬通知總部,千萬保證其安全。要不惜一切代價。這一規矩雖然被所有人記在心中。卻沒誰真正的碰到過這種情況。沒想到竟然在此時聽到。

雖然驚訝。但還是在瞬間反應過來,神情一正,馬上回道:“口令:天佑中華!”

這人就是從神國之中逃出來的龍一。在神國之中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大了。再加上龍一在中途出了點意外。乃至在逃亡之時被敵人發現,最終只能搶下一架飛機。亡命地向華夏飛去。沒想到最終還是被美國空軍所攔截。

幸好這些攔截地人所知道的只是龍一攜帶機密文件離開美國。並沒能知道其中的祕密所在。以至最終下達了擊毀戰機地命令,而不是逮捕命令。這才讓龍一趁機會逃了過來。最終出現這一情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美國的軍艦肯定會馬上包圍過來。進行地毯式搜索。

只是龍一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裏見到龍組的兄弟,聽到茅澤的口令,龍一神情一鬆。立馬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哪位兄弟,但現在請將我我的消息傳給基地,你只要說我地名字龍一。基地的人就會明白。快,一定要快。美軍的軍艦一定會很快達到的。到那時,我們就沒機會了。”

黃鵬一楞,不過也沒有多想道:“好了,不管現在是什麼狀況,你的傷勢要儘快治療一下。茅澤,你負責通知龍組。我先將他轉移到安全的地方,讓人治療一下。穩住傷勢再說。”說着一頓。看向玉倩道:“玉倩,你馬上讓李強進入一級備戰狀態,逍遙號上所有武器設備全部開啓。我們以前準備的一些東西也要全部就位,哼。軍艦,要對我的逍遙號動手。也要看看他有沒有這個實力。”

以前在買下逍遙號地時候。由讓李強通過各種手段,從世界各地的軍火商手中購買到了不少的武器。在這裏,黃鵬也不得不佩服那些軍火商的力量,丫地,那些武器讓他也不由目瞪口呆。真是什麼都有啊。只要你有錢,他們就可以幫你搞來。就這麼簡單。

黃鵬當時也沒多想,並沒有管,一切都是李強他們在操作。後來一看他們買的東西,也是嚇了一跳,簡直就成了一軍火倉庫。裏面五花八門,什麼都有。要不是那些東西在出海地時候是放在世界中的話,逍遙號根本就逃不過檢查。在啓航之後。李強他們直接將逍遙號改裝成了一艘強悍的軍艦。裏面水雷,導彈等等什麼武器都有。船上的人更不知道自己腳下的逍遙號的強大。

一個個命令下達。李強他們本就是經過多方訓練的精英。在聽到命令,馬上就開始動作起來。不一會,各種武器設備全部到位。只等命令到來。

而這是茅澤迅速聯繫起基地。龍眼的配製果然是最先進的。張正國在聽到茅澤的彙報。臉色眨眼之間就變了。頓時下達命令道:“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保證龍一的安全。哪怕是死,也不能讓龍一受到一點傷害。龍組將馬上派出人手。一定不能讓龍一出現任何損傷。”其中唯一的重點就是包圍龍一的安全。

茅澤雖然不解,但看到張正國第一次在他面前變

態,也知道事態重大。哪裏敢怠慢,說不定龍一身上祕密。

神情也開始認真起來。對着小雨等人道:“小雨,破天,這次局長讓我們全力保護龍一,龍組的增援馬上就來。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我們現在的任務就是保護龍一,你們有沒有問題。”

鐵牛大嘴一咧,笑呵呵道:“茅大哥,不就是保護一個人嗎,有俺鐵牛在,看誰能傷的了他。俺的金鐘罩可不是吃素的。”說話之時,一隻拳頭擂打在胸膛上,發出一聲聲彷彿金石般的聲響。這段時間在龍組,他的進步也不小,竟然將金鐘罩修煉到只距離大成的地步,只要在突破一步。金鐘罩將真正的改變,成就傳說中的金剛不壞之身。

到那時,他全身有如金剛,防禦力將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可以說,以後龍組防禦第一的名號可能就要讓給他了。

茅澤笑了笑道:“鐵牛,這次可不是開玩笑的,從剛剛的戰機來看,那應該是美國的戰機,所以等一會過來的戰艦絕對不簡單。我們還是小心點爲妙。”說完也開始佈置。茅澤和小雨重新將陰陽八卦陣用了出來,鐵牛則守衛在龍一的房間。龍依用自己的精神異能向四周掃視,不放過一絲異常。唯一有點沉悶的就是破天,他的破魔劍針對的是鬼魂之類的怨靈,在這種情況下能起到的作用實在是有限。

此時,黃鵬正將龍一的傷口全部包裹起來。最讓黃鵬佩服的就是,不管他做什麼,龍一的臉色始終沒有變化。在幫忙治傷的時候,他有意的試探了一下他的力量,發現他身上竟有強大的力量,這力量竟是古武所修煉的內力。只是他的內力卻變成了液態。心中也不由吃驚了一下。

而龍一在同時察覺到了黃鵬的動作,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這一神色瞬間被黃鵬所捕捉到,黃鵬也沒有多少辯護的意思,直接道:“龍兄弟,剛剛我看了一下你的體內,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是個古武高手,以你的修爲怎麼可能被人追成這樣。”

確實,龍一的古武修爲已經到了近乎於道的境界。再進一步。也許就能達到修道者合道的境界,可想而知,龍一的修爲究竟強悍到何等地步。 你說愛情不過夜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被幾架戰機逼迫到今天這種地步。這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的。

龍一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卻沒有說話,身體依舊保持戒備狀態。明顯是對黃鵬不信任。因爲黃鵬身上的龍眼早就收了起來。不是說帶着不好看,而是上次因爲變身的時候將龍眼收了起來,這幾天也忘了將它帶上。

笑了笑,黃鵬也看出他的戒備。手中光芒一閃,龍眼赫然出現在手中,當着龍一的面戴上後才道:“龍兄弟不用擔心,我也是龍組的成員。”



龍一看到,神情也慢慢的放鬆下來,依舊沒有多少表情的道:“這件事情不在你的權力範圍之內。唯一負責的就只有龍組的負責人。其他一切我都不能說。這次你救了我,我還是要多謝你。不過,美軍的戰艦肯定要來了。他們是不會放棄那件東西的。”

“我希望你能儘快將我送進華夏海域。那件東西絕對不能落到美國的手中。不然整個世界也無法阻擋住美國的稱霸夢想。我華夏也要被捲進戰火。”龍一說到最後,語氣中也有一種異樣的情懷,有思念,有驕傲,其中更多的是一種身爲龍的傳人。華夏子孫的榮耀。

在神國這麼多年,唯一伴隨他的就是這顆屬於華夏人的心。這些年他無時無刻不在想着回到那夢中的故土。他雖然實力通天,但心卻依舊沒變。

黃鵬聽到,也沒有再問,點點頭道:“你放心,我的逍遙號全部是由曾經最出色的軍人駕駛,在這裏依舊是精英中的精英,船上的裝備絕對可以讓大家看一場精彩絕倫的戰鬥。任何人想要對付逍遙號都要有被殺的準備。再說,我不讓你死,誰敢要你命。”話語中一股沖天的自信從中而出。

自信是什麼,自信就是實力,因爲他有自信的資格。不管什麼東西,就算最後真的遇到了抵抗不了的危險,他依舊可以將所有人帶入世界中。只是世界的祕密也會暴露了。 援災區

不過真的到那時,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暴露就暴露,難道還有誰能對他產生威脅嗎。世界中,他是無敵的。

“好了”黃鵬笑了笑,指着房間道:“龍大哥,這裏就是你的住處,你就好好在這裏修養吧,雖然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我想,你還是儘快恢復實力的好,誰也不知道這次是什麼人過來。”

龍一點點頭,表示明白。之後黃鵬就離開了這裏。只留下龍一一人盤坐在房間中。這次確實是發生了一點意外,這次的意外卻讓龍一差點死亡。其中的根本原因還是上一次白髮老人交給他的那枚神祕珠子。

那神祕珠子叫什麼名字沒有任何人知道。只是在機緣巧合下被神國得到,後來更是通過各種實驗,發現這神祕珠子裏面蘊涵了一種神祕力量。可惜,不管他們怎麼辦,都無法從裏面將它的力量導出來。

後來他們耗盡無數力量終於找到了一個用法,那就是它能儲存任何力量,然後轉化成一種誰也沒見過的純淨能量。這種能量非常強大。也非常恐怖。不過可惜的是,這珠子裏面轉化的能量只是以前輸進其中的百分之三十,其中的百分之七十徹底的被珠子給吞噬了。儘管這樣。所能發揮出的力量依舊超呼人想象。

最後神國纔想到利用這神祕珠子開發出了終極武器——神罰。而這珠子就是神罰的核心,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所以說,有了這珠子才能算是真正地神罰。神國地人稱這珠子爲神之心。這纔是神國存在的意義。

這一次龍一配合裏面的人將神之心也就是這神祕珠子給盜了出來。其中還有神罰地建造設計圖。這一成果如果被華夏所掌握,那華夏將永久的屹立在世界之巔,再無人能對華夏產生威脅。因爲神罰裏面的東西。絕對是遠遠領先世界的科技。這是全世界科學家所有智慧的結晶。

而龍一之所以會受傷,完全是因爲那神祕的珠子,那珠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龍一不過是用內力碰了一下,只一瞬間,自身地七成功力就被珠子給吸收掉了。要不是他見機的快。也許全身的功力都將被其所吸收。

就是因爲自身損耗了七成功力,最後纔會變成這樣的。乃至後來被發現並被追殺。可謂是禍不單行啊,幸好在這時碰到了黃鵬他們。想着,龍一也開始恢復自身的功力,希望到時候能起點作用。

這時黃鵬站在甲板上,李強立在正前面,道:“少爺,逍遙號上的武器已經全部就位。各種大範圍攻擊武器也已經進入發射狀態,隨時可以對敵人進行全方位的阻擊。周圍三公里範圍全部在天蝠系統的籠罩範圍之內,只要敵人一出現在這範圍之內,我們地武器設備就能將他完全鎖定。請少爺指示。”彙報之中。李強的臉色根本就沒有絲毫變化。平靜如常。要說以前,他所經歷過的大場面也不少。自身的心態早就變地如剛似鐵了。

雖然李強他們已經退伍很長一段時間。可他們在退伍之後依舊沒有放棄訓練。自身的狀態始終處於最佳,再加上修煉了混元煉體術,實力和心態更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地地步。這點場面已經不足以讓他們產生什麼心態變動。

“好”黃鵬讚許的點點頭,接着道:“李強,一切實行一級戰鬥準備。不管什麼時候,只要不是華夏戰艦,全部實行擊毀行動。現在逍遙號進行返航運行。直接掉頭,從最近的路徑向華夏海域行駛。並在沿途設置水雷。儘可能的阻止敵人的速度。趕快執行。還有,戰鬥方面的事情,就擺脫你了。這些可是交給你們這些專業人士的好。這不是我的專長,要是硬要指揮的話,那隻能是瞎指揮。去吧!”

黃鵬可是知道自己的斤兩。要他打架還可以,要他去指揮戰鬥,那隻能說是紙上談兵。毫無用處。去那裏只能是添亂。他可是有自知之明。一切交給李強他們就好。

“是,少爺”李強聽到黃鵬的話,眼中出現一絲感動和堅毅,對黃鵬能將所有的一切交給自己,他只能用最好的成績來回報。好好的打上一仗。想着立馬轉身向作戰指揮地去了。他將指揮一切戰鬥。

“香兒”黃鵬對着不遠處的香兒叫道,香兒一聽,馬上放下手中的瓜果,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然後習慣性的抓住黃鵬的手臂,嬉笑道:“鵬

你叫香兒有什麼事嗎?是不是要給香兒任務,鵬哥哥一定會很好的完成的。嘻嘻!”說着可愛的向黃鵬吐了吐鮮紅的小舌頭。顯得很是可愛。

“你啊——”黃鵬笑着搖搖頭,才道:“好了,香兒,這次確實有任務要交給你。這次可能會有戰艦對逍遙號進行攻擊。船上的那些普通人就麻煩香兒讓他們睡上一覺了。免得到時候弄的船上一片混亂。”



即將到來的可是赤裸裸的戰爭,普通人要是看到這個,只是害怕還好說,要是陷入混亂,擾亂戰鬥部署,那就不是什麼好的事情了。也就想到了香兒的能力,想讓香兒利用自己身上的香氣讓船上的人再次睡上一覺,這樣一來。即使戰鬥再激烈,他們不會有什麼感覺,一覺起來又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他們不會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不會知道這段時間中有一場戰爭。這對身爲普通人的他們應該是一種很好的幸福。

香兒一聽,心中一喜,對於黃鵬能想起她很是高興。興奮的點着頭道:“鵬哥哥放心好了,這麼簡單的事情,香兒絕對會做的很好的。不過——”香兒話音一轉。神祕的對黃鵬笑了笑道:“香兒幫了鵬哥哥有沒有什麼獎勵?嘻嘻!”

黃鵬一聽,不由一楞,反應過來,不由好笑,道:“好了,香兒,你想要什麼獎勵,跟我說一下,要是能給的,我就給,不能給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

“嘻嘻!”香兒眼中閃過一絲狡黠道:“獎勵香兒還沒想好,等想好了再來找你。不過鵬哥哥可不能忘記,你還欠香兒一個獎勵,香兒可是會來拿的。香兒去幫忙了,鵬哥哥再見!”說着快速的跑了開來。準備將全船的人員全部迷倒。

黃鵬看着香兒離去,只能無奈的搖搖頭。沒有再理會。既然船上的人員已經有解決的辦法,那現在唯一需要的就是等待了。

此時李強已經開始下令,各種形狀各異的水雷不停的被拋進水中,逍遙號行駛的方向已經開始轉向華夏海域。準備返航。

一聲清脆的鷹鳴聲從雲層中傳了出來。卻是劉天華兩眼放光的看着下面,心中很是奇怪:這是怎麼回事,逍遙號不是要環遊整個世界嗎,怎麼會突然之間掉頭返航的,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嘿嘿!不過我纔不管你發生什麼事,你們越混亂,我越高興,只有亂我纔有機會動手,看來。我的機會要來了。真是激動啊。嘿嘿!。

劉天華一陣怪笑。他這段時間可是一直沒放棄自己心中的計劃,一直在逍遙號上空盤旋。靜靜的等待時機,現在看到逍遙號竟然有發生什麼大事的趨勢,心中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時機就要到來。想了想,雙翅扇動,眼睛緊緊的盯着下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