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頓時,天崩地裂,暴風席捲。

2020-11-05By 0 Comments

兩道人影,同時震飛出去。。

在退飛的一瞬間,葉雄化成了一道流光,再次出手,一掌轟出。

七層《人皇經》帶出的恐怖氣勢,化作滅天之掌,壓落。 面對恐怖的攻擊,桑天掌心凝聚一道白光,讓他的手就像透明一樣。

下一刻,他朝天一掌!

整個天空都被冰封,凝成一層透明的冰層禁制。

這一層禁制,將天空分成兩個世界!

一掌壓落!

攻擊與防禦僵持,然後,禁制破碎。

冰層禁制就像玻璃一樣被擊碎,泛出滿天琉璃之光。

桑天暗暗心驚,沒想到對方的底蘊,厲害到這種地步。

自己如此厲害的防禦,都被攻破。

「再受我一掌試試。」

葉雄身上道光大盛,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神聖之光。

這一刻,他就像天神下凡一樣。

滅天般的掌印,比起剛才威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桑天咬咬牙,釋放出合部的實力,準備跟對方大掌。

兩人兩掌,眼見就在在半空對抗。

哪知道,葉雄突然改變出掌方面,全力一掌轟在無人之處。

那裡的天空,頓時就崩塌,破碎,出現無數的空間裂縫。

「你不是伊夢的對手。」葉雄背手而立,冷冷道。

「沒打過,誰知道。」

「我跟伊夢打過,以你的實力,根本就打不過他。」

桑天的臉頓時有些難看,問:「你想怎麼樣?」

「我若想殺你,你早死了。」

葉雄冷哼一聲,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今天經過求證,他總算明白了。

歷史果然是勝利者的歷史。

只要誰贏了,就可以隨便改變歷史。

桑天看著他離開的方面,眼睛陰晴不定,不知道他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他來找自己,到底要為何?

帶著這種疑惑,桑天離開了。

……

眨眼之間,就到了始祖之戰前夕。

這天晚上,葉雄化成了一道流光,來到伊夢的住處。

伊夢的住處同樣有禁制,只是他實力高強,伊夢的禁制根本就攔不住他。

葉雄坐在屋頂,用禁制將自己的身體隱匿,這樣哪怕別人看到他的位置,也看不到他。

然後,他將靈識釋放出去,屋內的情況一目了然。

如果他猜得不錯,晚上,碧蘿就會來找她,給她下毒。

整個過程之中,伊夢都在裡面盤坐,將自己的心情釋放到最佳,讓自己的身體處於最好的狀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大戰。

晚上九點的時候,碧蘿終於來了。

她在禁制外面,輕輕地敲打著禁制。

「伊夢妹妹,你可在裡面?」碧蘿問。

「我在,進來吧!」

伊夢睜開眼睛,將禁制解開。

碧蘿邁著輕蔑的腳步走了進去,很快就進入大廳。

「姐姐,你怎麼來了?」伊夢激動地問。

看得出來,兩人關係非常好,不然的話在,伊夢也不會這麼激動。

「我早就來了,只是見你一直都在修鍊,不敢打擾你而已。」碧蘿臉上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妹妹都快要當始祖的人了,我若是不來,以後再想見你就難了。」

「姐姐這是什麼話,搞得我是那種有了權勢就不認人似的,你這話我就不高興了。」伊夢故意崩起了臉。

「妹妹,我就開開玩笑,你何必這麼認真。」碧蘿笑道。

「你知道,我不喜歡用感情開玩笑。」伊夢很認真。

「我不拿咱們的感情開玩笑,行了吧!」

碧蘿一邊說,一邊從身上將一個盒子拿出來,打開。

「好香,這是茉莉抹茶。」伊夢眼睛一亮。

「何止是茉莉抹茶,這還是咱們小時候那條山村的。」碧羅笑道。

「咱們不是無法下界嗎?」伊夢不明白,她這東西是怎麼帶到神界的。

「咱們下不了界,還不能用下界化身啊,我可是一層層傳達下去,讓飛升的人帶上來的,為了帶這一盒茶回來,我可是等了一萬年。」碧蘿說道。

神界不是任何人都能飛升上來的,一萬年出一個能飛升神界的人,已經不容易了。

「碧蘿,你真是太好了,我的好姐姐,快點,讓我嘗嘗味道。」

伊夢一邊說,一邊從房間裡面,將茶壺拿出來。

「還是讓我來吧,你粗手粗腳的。」

碧蘿一邊說,一邊泡茶去了。

整個過程,伊夢沒有半點的懷疑。

果然,傷人最重的往往是最親近的人。

片刻之後,一殼飄散著濃香的茉莉茶就端了上來。

葉雄在屋外,幾乎都能聞到那濃濃的茶香。

「來,姐姐嘗嘗,味道怎麼樣。」

碧蘿一邊說,一邊一邊倒茶,推了過去。

伊夢將茶接過,放到鼻間聞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口氣,說道:「好香。」

但是,她卻沒喝。

「姐姐,你嘗嘗味道。」碧蘿笑道。

「妹妹,你真要我喝嗎?」伊夢望著她。

被伊夢盯著,碧蘿不由得一陣心虛,喬裝震定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味道如何?」

伊夢沒有喝,將茶杯輕輕地放到桌面上,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了。

「碧蘿,咱們認識多久了?」伊夢突然問。

「咱們一起長大,一起踏足修真一道,一步步來到聖界的,算起來應該有兩萬年了吧!」碧蘿回道。

「兩萬年的交情,都敵不過一個男人嗎?」伊夢目光炯炯地盯著碧蘿。

她的臉上儘是悲哀之色!

「妹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碧蘿喬裝鎮定。

「你前幾次坑我,我假裝不知,就是希望你看在咱們從小一起長大的份上,有一天迷途知返,沒想到,你今天居然會向我下毒。」

砰!

伊夢直接將茶杯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碧蘿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臉色慘白,說不出的難看。

她沒想到,自己的底細,早就被發現了。

「走吧,我以後都不想見到你,咱們之間的關係,到此為止。」伊夢冷冷道。

碧蘿臉色變了又變,嘴不停地動著,想說什麼,但是什麼都說不出口。

「就再找什麼借口了,你一直都覺得我是傻子,但是,你真的覺得我是傻子嗎?」碧蘿冷冷道。

「伊夢,你別得意,總有一天,我會讓全聖界的人都知道,我碧蘿不比你差。」

拋下這句話,碧蘿轉身離開,瞬間就不見蹤影。

伊夢癱倒在桌子上,眼睛裡面一抹淚水流了下來。

從她的目光之中,葉雄能體會出來,她此刻心裡有多痛。

一個跟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夥伴,在背後朝自己捅刀子,是人都受不了。

正在這時候,葉雄突然想起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

伊夢沒有中毒,桑天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史書記載,始祖爭奪一戰,伊夢輸了,離開聖界,下落不明。

外面的人都傳,伊夢是被自己最信任的夥伴下毒,實力只能實施出八成,最後不敵桑天的。

前幾天晚上,葉雄去夜探桑天,聽到桑天跟碧蘿的對話,跟傳聞一樣。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碧蘿居然下毒失敗。

這又是一個大坑啊!

按照這情節發展下去,萬一伊夢打敗桑天,當上始祖之位,那豈不是歷史被改變了?

雖然他什麼都沒有做,但現在他是在穿越過去啊,萬一歷史改變了,他跟陸青鋒,豈不是要完蛋?

媽的,又被命運坑了一次。

第一次他也啥都沒做,結果命運跟他開了個玩笑,讓他出手救伊夢,最後他成為了神影。

這第二次,他同樣什麼都沒用,結果命運再一次跟他開玩笑。

這特么的,做也不做,不做也不行。

強勢纏綿:總裁大人,你輕點! 葉雄整整一夜,都呆在屋頂,查看著伊夢,希望她出什麼意外。

比如,什麼修鍊走火入魔。

又比如,什麼神秘人過來,將她打傷,讓她參加不了比賽。

再比如……

葉雄一直在等著,可惜等了一夜,都沒有意外出現。

經過一夜的盤坐修心,伊夢已經從碧蘿的背叛之中,恢復過來。

她的身體狀態,處於最強盛的時候,元氣非常飽滿。

碧蘿的背叛,不但沒讓她沮喪,頹廢,反而讓她的雙目更堅定。

她的目光已經在表達她的內心:她要證明給碧蘿看,她永遠都贏不了自己。

葉雄悄悄地離開,回到房間裡面,整個人躺在床上發獃。

命運的車輪,正在朝跟歷史相反的方向而去。

他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不然的話,等到歷史真的被改變的時候,他的小命就沒有了。

雖然,他不敢確定桑天一定會輸。

但是,萬一真的輸了呢?

「我的命運不能掌握在別人的手裡,絕對不能。」

葉雄終於想通了,站了起來,朝桑天的住處而去。

跟伊夢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他發覺自己對她的仇恨越來越越低,這是一種非常不妙的現象。

他幾乎忘記自己這次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殺伊莎了。

片刻之後,葉雄來到了桑天的住處,破開禁制進入。

此時,桑天正跟碧蘿在聊天,兩人都一夜沒睡。

碧蘿的下毒失敗,讓兩人完全亂了陣腳。

大戰在即,心已亂,勝算更低。

「神影。」

見葉雄進來,桑天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碧蘿一雙美目,一眨也不眨地看著突然闖進來的葉雄,顯然,她早就從桑天口中聽說過神影之名。

或者,還從別的渠道聽到過。

「碧蘿見過神影大人。」碧蘿輕輕作揖,一副有很修養的模樣。

「你認識我?」葉雄目光落到碧蘿身上。

「當然認識,伊夢可是提過你好多次了,每次師尊為她選婿,她都以有了心上人為借口推掉了,她的心上人,就是你,我怎麼可能不知道?」碧蘿溫香軟語地說道。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雄根本就不敢相信,這個表面柔情似水的女人,心底潛藏著蛇蠍之心。

「滾出去,我有話跟桑天說。」葉雄指著門口。

碧蘿沒想到,自己都裝出最溫柔,最動人,最吸引男人一面了,這個男人居然會對自己說滾。

她的臉色頓時很難看,眼神之中,帶著一抹怨恨。

這個女人,征服心還在伊夢之上。

至少,伊夢還光明正大。

這個女人,卻背後傷人。

「我再說一遍,滾!」葉雄吼道。

「碧蘿,你先出去。」桑天吩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