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顧晚娘一說出口,就知道糟糕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百花樓的清妓當久了,這幾個字說起來,輕車熟路的。

幸虧顧璟的線條大的無法估量,根本就不曾關注到顧晚娘說了什麼。

「三妹妹此言差矣,即便是這些人知道了,這話也不會傳到母親的耳朵里,你說可是?」

顧晚娘差點氣得翻了個白眼,將那香胰子一收拾。

「二哥哥,你的心意我領了,祖父既然都已經將梅山書院的上下都打點好了,二哥哥便不應該荒廢了學業,寒了祖父的心。」

愛上了一個啞女 刀劍無心,戰場豈是這般好上的?別說前世顧璟死在了戰場上,就今世,一個侯府世子,也不可能肚裡沒點墨水。

「三妹妹,我想好了,我尋找了時機,便要投身函谷關外,保家衛國。」

顧璟說的昂首挺胸,似乎以此想法頗為驕傲。

莫非,這戰場是顧璟自己想要去的?

今朝無戰亂之禍,有的只是函谷關外,蠢蠢欲動的北蠻子。顧璟常年混跡在酒肉朋友,煙花巷子之間,且朝中尚文,家中無武將。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無論是前世今生,顧晚娘都不明白,顧璟這想法是從何而來的。

「塞外無禍事,你去做什麼?就算是武世子,也不可能腹中無筆墨,誰家大將軍,是個兵蠻子?」

顧晚娘:「既是從軍,也必須習得兵法才是。」

「妹妹說的是,但是這不影響,二哥哥我兵法早就背熟了,孫子兵法,素書,吳子,六韜,兵跡,武編等等都已經是倒背如流。」

「三妹妹若是不信,可以抽問我,我必定不會錯一個字。」

顧璟的眼中泛著精光,顧晚娘錯愕了,她從前一心撲在程諭身上,竟然都不曾知道,顧璟是什麼時候對著武藝如此上心了。

顧晚娘遲疑了,看著顧璟一心瞧著自己,他這般誰都不曾告訴的事情,只告訴了他三妹妹一人。這三妹妹必定是善解人意,闔府上下這唯一一個懂他的!

滿眼爍爍的看著顧晚娘,想是顧晚娘一定要支持他。

顧晚娘到底說不出來一句不好的話,只得堪堪的道:「還是不要紙上談兵的好。」

這句話,還是讓顧璟稍稍有了些失望,看著顧璟失神,顧晚娘恨不得告訴了他,刀劍無心,小心性命。

突然間顧晚娘一愣,對了,今朝無戰亂之禍,就算是有胡人在函谷關外,也是僵持了數百年了。

怎麼顧璟一去了函谷關外,就胡人作亂了?再說了,就算是後來顧晚娘也不曾聽說,胡族與大昭開戰。

「顧璟,我問你,你為何要上戰場?和人與你說道的?」

突然被自家嬌滴滴的妹妹,如此嚴厲正經的問詢,顧璟還以為瞧見了母親,「我是你哥哥,哪有人只呼哥哥名號的。」

「無人唆使,是我自己。」

顧璟湊到顧晚娘的耳邊,小聲說道:「三妹妹,你可知道,曾祖父是武將?開國立業,我仰慕祖父偉業,想要追尋。」

顧璟的話輕飄飄的,卻一字一句敲打在顧晚娘心間,似乎在告訴她,她的擔心是多餘的。

平衡起來顧璟的性命,顧晚娘寧願顧璟與她生隙。

「武將開國立業,文臣安邦立命。自古,只有戰亂建業之時,才需要武將,南陽侯府後世歷代從文,你還不明白嗎?」

自己最疼愛的妹妹,居然如同長輩一樣與他說教。說了一番,老祖宗說過的同樣的話。

顧璟張著嘴巴看著顧晚娘,待到反應過來,顧晚娘已經起身去了內室。

顧璟失神,如此乘興而來敗興而歸,自顧自的提起步子,這三妹妹今日怎麼這麼不乖巧了? 日子平白無故,倒是過的快的,老祖宗的生辰眨眼便到了。

顧璟還沒有來尋他的三妹妹,程諭的年少有為的名聲,卻已經傳遍了京城。

晚春時節,許多花瓣兒都落了,敞梅院的院子里吹來了一地的柳絮,白花花的一片。

春分將這院子掃了,這風一吹,轉眼便又來了。

春分看著那天邊又吹過來的柳絮,將那掃帚一擲,差點起得背過氣了。

「這幾日都不知道每日要掃幾遭,這柳絮到底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這柳絮是從敞梅院上風向的,一個無人居住的偏僻小院,被風吹來的。

春風拂拂,這柳絮也是一陣一陣的,如春日白雪,從空中漂落。

「楊花院里那幾株柳樹,得砍了才好。又沒得主子住,白白給別的院子平添負擔。」

奶媽看著那一個人嘀嘀咕咕的春分,「姑娘罰你掃院子,你掃便是,怎麼那麼多廢話?」

「再說了,楊花院里今兒個已經收拾出來了,從洛陽來了表少爺,表少爺都沒說要砍了那柳樹,倒是給你臉了。」

顧晚娘看著氣鼓鼓的春分,她這院中這些丫鬟就是太空閑了。所以才得空,將這院中的事情都給傳了出去。

風又吹落下來一陣柳絮,春分極不耐煩的又拿起來掃帚。

其實顧晚娘挺喜歡這柳絮的,從前住的西街的院子里也有那麼一棵柳樹,到了三月便每日掉下來一地的柳絮。

起初顧晚娘對此也不勝其煩,後來孩子死了,程諭走了,這柳樹變成了自己唯一的慰藉。

楊花院里新來了一個表少爺,這事情倒是吸引了顧晚娘的注意,前世也是來了這麼一個表少爺。

表少爺從不出院子,但是卻將這府中上下,改變了不少。就例如那子時掌燈,卯時司晨的習慣。

說來,自己當皇后的那個姐姐,還與這表少爺議過親。倒是不知道,是誰家的表親了。

顧晚娘到底是記得不清楚了,那表少爺進府的時間,竟然這般的早。

見顧晚娘還坐在床頭髮呆,這驚蟄著急壞了,「我的三姑娘,都已經什麼時辰了,您還沒有梳妝打扮。」

「前院的賓客都已經到齊了,驚蟄瞧著別的幾個院子里的主子,都已經早早去梅蘭院里陪著老祖宗了。」

顧晚娘不著急,今日賓客眾多,閨中女子本就不可以見客,早早的去了幹嘛?

躲在屏風後面,看誰家兒郎生的俊俏?

頂多是見了幾個宗親夫人,看能不能與自己相看件親事。

從前顧晚娘不去,是因為心裡眼裡只有程諭,現在不去,是因為知道去了也沒有什麼好事。

今朝崇尚儒學,女子也同樣要博得才名,幾個宗親夫人能看些什麼?不過是模樣身段,再問問女學功底。

顧晚娘既不要長臉。

同樣的,顧晚娘自幼女學底子就差些,雖說被老祖宗老侯爺手把手,教會了些經世之學。

但到底背不得幾個女學學問,詩詞歌賦。

當了許多年清妓,這女學就更是忘記的差不多了。

這般問起來那些女書,婦德婦戒的,顧晚娘就更加的心虛了。更何況,顧晚娘的父親,生母還素有才名。

驚蟄看著顧晚娘那皺巴為難的小臉,自然明白自家姑娘在害怕些什麼。

「就算姑娘不去見客,到底是老祖宗壽誕,姑娘不可能不露面。頂多是趕著時辰去,到時候夫人們都散了,姑娘也就不會為難了。」

顧晚娘挑眉,看著時辰,自己也正是這般打算的。

雖說顧晚娘醒來之後,更愛穿的素凈些,但是總共今日是個喜慶日子,穿不得素凈的。

驚蟄從柜子里,拿出來一件淡粉白色銀紋綉百蝶度花裙,一件淺黃色雲雁細錦衣,還有一件粉色縷金挑線的坎肩,再尋了琵琶紋的紅色髮帶。

這般將顧晚娘打扮起來,因為個子還未抽條的緣故,竟然像一個瓷娃娃一般可愛。

顧晚娘看著琉璃鏡中自己的模樣,活了二遭,還第一次打扮成這個模樣,這感覺真是奇特的很。

顧府百年功勛之家,又是朝中元老,家中幾個男兒,除了幾個不成氣候的,大都又都是朝中重臣。

這般來祝賀的人,皇室功勛,朝中新貴,一個都少不了。

顧府不曾分家,因為老祖宗與老侯爺恩愛,除了一個庶齣子,便只有顧晚娘的祖父一個子嗣。而那庶齣子早年就去了金陵,也一直都不曾歸家。

冷情總裁的前妻 往常,顧家都是東西二個花園,三房住的偏僻,得穿過花園才能去的老祖宗的院子。

如今東花園必定都是外客,顧晚娘覺的麻煩,便從西花園繞道而行。

西花園的主景是個大池子,原來養了不少的錦鯉。不過後來因為西花園淹死了個姨娘,便給荒廢掉了。

後來更是常常有丫鬟婆子說,這處夜間有熙熙索索的聲音,還有女子的哭喊聲。如此就更加荒廢,無人敢打理,無人敢走到這處來了。

顧晚娘是死過一次的人,怎麼還會怕這魑魑魅魅,無風無影的事情?

倒是這些花花草草,雖然沒了人搭理,但同樣也沒了人採摘,生的倒比東花園的還要好了。

穿過西花園只有一條路,就是繞著池子走。

顧晚娘走在池邊,幾株茶花生的艷麗,那茶花下竟然有一個朱釵,閃著光。

顧晚娘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個雲腳珍珠卷鬚簪。

這簪子是程諭在自己去歲生辰之時,送與自己的,因為丟了這簪子,顧晚娘傷心了好久。

最後還是程諭拖了走商,從金陵買回來一隻一模一樣的簪子,顧晚娘這才作罷。

這簪子,竟然丟在了西花園,莫非是那日自己滑到摔落在此的?

顧晚娘附身撿起來這簪子,用綉帕包裹了起來,這風一刮,一吹驚動了不少的雜草,竟然發出來熙熙索索的聲音。

風聲之中,似乎還夾雜著女子鈴鐺般的笑聲。

顧晚娘呼吸一震,莫非還不是傳聞不成?陡然吞了口口水,有點後悔沒叫驚蟄跟著自己一道了。

顧晚娘鎮定一想,此時近午時,也沒有厲鬼,敢在這般時候鬧事。

顧晚娘提著裙擺往雜草堆里走去。 穿過雜草堆,是幾座假山,假山疊得緊,看不出來裡面到底有些什麼。

離得那聲音愈發的近,顧晚娘確認,這是人聲,絕對不是什麼風吹出來的聲音,也不是什麼鬼叫。

聲音愈發的真切,竟讓顧晚娘一時錯愕了起來。

是女子與男子的靡靡之音。

顧晚娘臊了起來,柳眉一挑,不知道是家中哪個受不住寂寞的女子,竟然與外室的男子,在這種地方就辦起來了事情。

顧晚娘剛想走,便聽見裡面的人似乎打算歇會菜,竊竊私語了起來。這話題,似乎…

「你個死鬼,三姑娘出了事情不久,還在老祖宗壽誕之上,你就敢來尋我,不怕被人知道?」

聽這聲音,竟然是自己的繼母,顧秦氏。

顧晚娘一張小臉瞬間變了臉,聽到裡面的人,又說道:「你個磨人的小妖精,小爺幾日不見,想你的很。」

這聲音,更是讓顧晚娘的臉拉得更長了,居然是自己的表兄,趙宏生。

母親娘家被貶斥過,這舅舅往常在金陵之地做地方官,這表兄也常常是在金陵浪蕩,偶爾還會替外祖母來長安城見自己。

一個與自己姑父的繼室,一個與自己丈夫原配的侄子,顧晚娘想著便是覺得泛噁心。

還有這秦氏,顧晚娘當真沒想到,顧三爺正值壯年,就已經給顧三爺戴起來了綠帽子。

這秦氏是顧三爺在自己南巡的時候,從秦淮河的煙雨之地帶回來的,最是會唱著咿咿呀呀的吳語小曲兒,一唱起來便是蘇了不知道多少男子的心。

本就有北花南秦的說法,說的便是北地的花想容,南地的秦九娘。

這秦九娘還有一個本事,那就是給了詞,便可以哼出來一首曲兒。

顧晚娘的父親顧三爺,三次科舉不上,倒是也掙了個驚才絕絕的名聲,這自詡的才子,遇到一個所謂的紅顏知己。

那是得命了要娶回去,幸虧是父母最愛幺兒,這才是被老祖宗和老侯爺護著,這才沒被尚書參本子,還領得了一份口糧。

「你個磨人精,莫不是狐狸變得?若不是你在窗上掛上了紅紗綢,我會在這處尋你?」

顧晚娘知道這趙宏生一貫是個輕浮的主,與不少的丫鬟眉來眼去,但是卻沒有想到,會與自己這繼母有這一道姦情。

看著二人如此輕車熟路的模樣,莫非這趙宏生,在金陵之時,就是這秦九娘的恩客?

這時,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一隻波斯貓,陡然出現在了顧晚娘身側,張牙舞爪,差點嚇的顧晚娘發出來聲響。

雖說顧晚娘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但是貓在草叢中的穿梭聲,卻還是驚動了假山內的二人。

「是誰。」

秦九娘與趙宏生都嚇得夠嗆,趙宏生更是都顧不得系好褲子,便起身來尋。

腳步聲愈發的近,顧晚娘慌了神,這西花園除了那假山,可真沒什麼可躲避之物了。

猶豫不得,顧晚娘急中生智,往假山的另一側躲去,尋找個假山洞,便鑽了進去。

剛一進洞,顧晚娘便被人制住,捂住了口鼻。此人手指有繭,但是不如習武之人粗糙,瞧著倒像是個常年拿筆的文人。

莫非這裡,還有二隻野鴛鴦?聽著呼吸聲,好似只有一人。

趙宏生找到了一隻波斯貓,以為是自己多疑了,不由得放心了起來。

「不過是一隻貓兒,肥的很,白色的毛髮。」

秦九娘:「誰家的白貓,來了這西花園?」

趙宏生自幼便常常來著顧府,自然對其中熟悉。「是二姑娘手底下,養的一隻西域來的波斯貓。」

趙宏生覺得是自己多慮了,一下心情大好,又抱著秦九娘摸了起來。

秦九娘:「這丫頭也是命大,便是這樣了才昏睡一日便就醒來,明明那石頭上面的血漬都快一個巴掌大了。」

「早知道便就更加大力的推了。」

秦九娘可沒想弄出來人命,「那可是你表妹,你莫不是想了結了她?」

趙宏生:「什麼表妹,處處與我過不去,打眼裡瞧不起我。」

那捂住顧晚娘口鼻之人的手,終於鬆開了,顧晚娘回過身子,瞧見是一個男子,月白色衣物,看著有些清瘦。

容貌俊逸白皙,五官立體,沒什麼表情,瞧著禁慾的很。

這人好似有點眼熟,但是顧晚娘卻想不起來了……

秦九娘與趙宏生還在纏綿,與顧晚娘僅僅是一牆之隔,甚至顧晚娘還能感覺到假山的動靜。

有些曖昧不清的聲音,還有那那旖旎的氣味,頓時讓顧晚娘不知手措起來,顧晚娘下意識的吞了口痰。

這下意識的動作……

這若是只有一個人就算了,還有一個不曾見過的外室男子,顧晚娘羞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顧晚娘斜眼一瞧那個男子,那人仍舊站立不動,似乎滿臉寫著清規戒律。

看著這般正經的模樣,顧晚娘也害臊不起來了。

這般正經的臉,顧晚娘想起來了,此人是梅山書院的先生,前世與自己打過照面,姓甚名誰卻是不記得了。

隔壁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

腹黑男神的呆萌甜妻 那二人,又細細說起來了話。

秦九娘:「這三姑娘留著還有用,再說了三姑娘什麼也不曾見著,你不要真動了手。」

「我若是想了結了她,她早就死了。」趙宏生提起褲子,穿好衣衫。

「最近這些日子我們還是不要見了,這顧晚娘平白踏進這個地方,估計有玄機在其中。」

秦九娘媚眼如絲,瞠了趙宏生一眼。

「提起褲子便是不認親了,那我也去看看那個丫頭,探探口風,莫不是真被她知道了什麼。」

趙宏生小聰明倒是不少,「不需,你莫不是打草驚蛇,倒是自己暴露了自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