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顧朝夕目光深情地看著紅了眼眶的蘇晚,彎唇一笑,「比起口頭上的感謝,我更想要你實際上的行動。」

2020-11-01By 0 Comments

「什麼?」蘇晚愣愣地看著他。

顧朝夕低頭,湊近她耳邊,壓低了聲音說了句什麼。

蘇晚立刻紅著臉推開他,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醫生說前三個月都不可以。」

顧朝夕一愣,才想起來她現在肚子里有了寶寶。

原本興緻勃勃的小顧朝夕,不得不偃旗息鼓。

「可我們分開這麼長時間了,我好想你。」顧朝夕像條大型黏人犬在蘇晚的身上嗅來嗅去的。

蘇晚被他弄得癢,一邊笑著推他,一邊說道:「別鬧,天都快亮了,你抓緊時間睡一覺,明天還要去警察局給子同翻案呢!」

顧朝夕無奈嘆息,捏了捏她的小臉,「是,老婆大人!」

第二天,顧朝夕就帶著新的證據,和李飛凡律師一起去了警察局給蘇子同翻案。

「我的當事人蘇子同先生,在案發前右手手指就受了傷,這一點不僅有電視台的錄像為證,還有顧司令可以作證。蘇子同先生是陪著顧司令一起摘絲瓜的時候,把手指割破的。」

警察局長冷汗連連,「顧……顧司令?」

「沒錯,需要顧司令親自來作證嗎?」

警察局長暗暗叫苦。

這個案子不僅有總統閣下的特別命令,現在還牽扯到顧司令。

一個個的都是大佬,他一個小小的警察局長壓根就惹不起啊!

警察局長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蘇子同的確是無罪的,他現在正式無罪釋放。顧總,您看這樣可以嗎?」

顧朝夕滿意的點點頭,「可以。」

警察局長鬆了口氣。

緊接著,顧朝夕就慢條斯理地開口:「這一次的事件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蘇子同作為公眾人物,更是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我要求警察局必須要公開登報道歉!」

「這……」警察局長愣住了,「要警察局登報道歉?可這樣的事情沒有先例啊!」

「我當事人在拘留所期間,因為警方的玩忽職守,導致他受傷入院,我當事人將正式對警方提起訴訟!」李律師公事公辦地說道。

警察局長頭都大了,只好答應下來。

第二天早上所有報紙、網路、媒體的頭版頭條,都是警方的道歉聲明。

不僅證實了蘇子同並沒有殺人,是被冤枉的,警方還公開向蘇子同道歉。

自此,蘇子同的冤屈算是正式洗清了。



在平民窟的一間出租屋裡。

藍夢的經紀人躲在這裡好幾天了。

要不是她跑得快,她前幾天就被人給殺死了!

她暗暗咬牙,猜到肯定是藍夢想要殺人滅口。

現在蘇子同的殺人嫌棄洗脫了,可是殺人案並沒有告破。

經紀人親眼目睹了藍夢殺害李雅,藍夢那麼狠的人,肯定會殺了她的!

不行,她一定要逃走!

趁著天黑,她戴著口罩帽子在小巷子里穿梭。

突然!

一個黑影追了過來。

來自死亡的恐懼讓她拔腿狂奔。

忽然身後傳來一聲悶哼聲。

她跌倒在地上,顫抖著往後面看過去。

從黑暗中,走出一個弔兒郎當的身影。 「就這身手,也敢出來殺人滅口?」

「你是什麼人!」經紀人顫抖著問。

秦朗的及時出現,救下了藍夢的經紀人。

經紀人的口供,賬戶里季寒打的巨額資金,都讓季寒和藍夢跑不了。

兩人在倉皇逃跑的時候,在港口被警察抓了個正著。

藍夢殺人、季寒幫凶,兩個人都沒能逃脫法律的制裁。

季市長為平眾怒,引咎辭職。

宋家閉門謝客,徹底與藍夢、季寒劃清界限。

但是宋涼生曾經與藍夢青梅竹馬,差點結婚,藍夢殺人的事情曝光后,對宋家造成了極大的影響。

宋老急於擺脫宋家的困境,於是給宋涼生安排了相親。

此刻,在銀杏酒樓的包間里,顧家一家人正聚在一起吃飯。

蘇晚懷孕三個月了,檢查出來是懷了雙胞胎。

讓可把顧家全家人給高興壞了,顧爺爺誇蘇晚是家裡的大功臣,讓一家人在外面吃頓飯,慶祝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在包間里,蘇晚簡直比一千隻大熊貓還要珍貴。

顧朝夕坐在她的旁邊,吃什麼全都不用自己動手。

吃魚挑刺,吃蝦剝殼,伺候得像是女王一樣。

「小晚就是有本事,這下子誰還敢在我面前得瑟?」顧爺爺開心得不行了。

他的那些老戰友們,總是抱著孫子在他的面前炫耀。

說什麼嫌棄孫子煩人,每天接送幼兒園累得很之類的話。

每次都把顧爺爺氣得半死。

都怪自己的孫子不爭氣,在部隊里混得好有屁用,得到總統閣下的器重又怎麼樣,連個孫子都給他生不出來!

田園小王妃 還得了個什麼怪病,不能接近女人,女人一靠近他三米,他就半死不活的。

顧爺爺原本都不抱希望了,沒成想時來運轉,顧朝夕遇到蘇晚,結婚了不說,連孩子都有了,還一下子懷了個雙胞胎!

這可讓顧爺爺揚眉吐氣了!

看看他的那麼老戰友們,再得瑟又怎麼樣,有誰的孫子是雙胞胎的?

哈哈!

等到雙胞胎生出來,他就天天帶著在大院里晃悠,氣死那些老戰友!

「我還有個好消息!」秦朗急忙開口說道。

「小朗,你有什麼好事?」

大家都把視線看向了秦朗。

秦朗得意的一笑,「上個月我不是去A國交流學習了嗎?我和白光霽醫生一起,研究出治癒三哥的藥物啦!」

「真的?」舒文君清冷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她這個兒子,從生下來她就沒有親近過。

要不是有蘇晚在,顧朝夕連跟她一起吃飯都不行。

現在秦朗研究出新葯,以後她終於可以接近這個兒子了!

「當然是真的,多虧了白醫生。」

「那實在是太好了。」

「來,雙喜臨門,我們來干一杯!」

所有人都很開心,顧朝夕喝了酒,雖然不至於喝醉,卻也有點微醺。

他的手搭在蘇晚椅子的後背上,把她半摟在懷裡,聲音低低的在她耳邊說道:「就算治好了,我身邊的三米之內也會只有你一個女人。」

蘇晚心裡像是喝了蜜一樣的甜。

一頓飯,全家都吃得特別開心。

吃完飯,他們走出包間,卻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宋涼生一抬頭,就看到顧朝夕擁著蘇晚走出來。

她眉眼低垂,顧朝夕不知道在她的耳邊說了什麼,她笑得眼睛彎彎的。

顧朝夕的大手一直摟著她的腰,小心翼翼地提醒她注意台階,對她完全是一副視若珍寶的樣子。

顧家人全都圍著他們有說有笑的,就連性格一向清冷,出了名的驕傲不理人的舒文君,都拿著一件披風,搭在了蘇晚的肩膀上。

宋涼生心神恍惚,上次見到她,還是在她和顧朝夕的婚禮上。

他看得出來,顧家人都很喜歡蘇晚,她的樣子看起來也很幸福。

他站在角落裡,蘇晚卻並沒有看到他。

也許是感應到了他的視線,蘇晚的眼睛朝著這邊看過來。

可是,在下一瞬,顧朝夕便在她的腰上輕輕拉了一下,將她擁進懷裡。

「天氣冷,我們早點回家吧。」顧朝夕柔聲說。

「好!」蘇晚原本要看過來的視線,被轉了回去,落在顧朝夕的臉上。

顧朝夕彷彿有意無意的朝著宋涼生的位置看了眼,然後擁著蘇晚走了。

「宋先生,你在這裡啊,我還以為你走了。」一個姑娘走了出來。

她就是宋老安排的,今天和宋涼生相親的對象。

宋涼生卻心不在焉,似乎沒有聽到她說什麼。

「宋先生?宋先生?」

「嗯?」宋涼生轉頭過來,眼睛一片茫然。

那姑娘說:「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嗎?」

「對不起,我突然想起有點事情,你自己回去吧!」

宋涼生開著車,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轉悠。

他沒有回家,來到了一家酒吧,坐了很久。

付帳的時候,他問酒店老闆:「如果你十多歲的時候愛上一個女孩,想想看,等你快三十歲的時候,你是否還會繼續愛她?」

「沒想過。」老闆對他笑笑:「愛一個女人,最好只愛她一個晚上。」

「可是我會。」 醫妃藥翻天 他說:「我會一直愛到自己的心潰爛掉,不再痛了,心也沒了。」

酒吧門口,有一個人喝醉了,不停地在那裡大聲嚷嚷著。

「我跟你說,我師傅可是催眠大師!他住在拉普蘭德的雪山之上,只有有緣人才可以找到他!」

那些人都在嘲笑他,「你這個醉鬼說什麼胡話呢!你師傅那麼厲害,你怎麼混得這個鬼樣子?」

「我沒有說胡說!我曾經幫市長的公子催眠一個人,那個人掉進湖裡了,我催眠他,讓他以為一直照顧他的是另一個女人。」

宋涼生心頭一跳,轉頭去看那個醉鬼。

「還市長公子呢!市長公子是殺人犯幫凶,已經蹲大牢了!」

「就是市長公子!他叫我催眠的那個人姓……姓……對了,姓宋!」

宋涼生瞳孔猛地一縮,三兩步衝上去抓住那個人,大聲質問:「你說什麼催眠?季寒讓人催眠誰?你說,說啊!」

一瞬間,宋涼生全身冰涼。

他忽然覺得很恐懼,難道他……被人催眠過? 宋涼生全身驟然如置冰窖。

如果他真的被人催眠過,那他到底忘記了什麼?

又或者是記錯了什麼?

原來,他一直以為的事實,全都是假的。

他所知的,所看到的所謂的真相,全都被謊言所遮蔽了!

到底什麼是真?

什麼是假?

當年……在他最落魄、最痛苦的日子裡,陪伴他的人……究竟是誰?



監獄。

藍夢穿著一件藍白相間的囚衣,素顏、頭髮亂糟糟的在腦後綁著。

當看到囚室外面的人是宋涼生的時候,她的眼睛驟然一亮,朝著鐵欄杆撲過去。

「涼生,你是來救我的嗎?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你救救我,把我救出去,我不想呆在這裡!涼生,你快救救我啊!」

藍夢哭得梨花帶雨,纖細蒼白的手指一直死死抓著鐵欄杆。

在鐵欄杆的外面,宋涼生俊美的臉上面無表情。

他已經找到一個頂級的催眠師,幫助他恢復了記憶。

他已經想起來,原來他從頭到尾喜歡的人都是蘇晚。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當年,他車禍受傷之後,一直都是蘇晚在他的身邊照顧他。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最低落,最難捱的日子。

是蘇晚一直陪著他,幫助他走出來。

當他拆開紗布的那天,他約了蘇晚在湖邊見面,想要跟蘇晚表白。

可是沒想到,有人從背後推了他落水。

冬天的湖水冷得刺骨,他雖然被及時救了上來,卻發起了高燒。

季寒便找到了催眠師,給他催眠,讓他忘記了蘇晚。

忘記了他喜歡的人是蘇晚;

忘記了一直以來在他身邊照顧他的人是蘇晚。

他們偷換了他的記憶,讓他以為那個人是藍夢。

他怎麼可能喜歡藍夢?

他一直喜歡的人都是蘇晚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