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風鈴子的強大,超乎想象!

2020-11-01By 0 Comments

她的風,很強。

她的空間一道,更強!

此刻,兩者聯合!

強大的封禁之道,連林楠都被震到了。

哪怕是風謠不停的抗爭,一次次的試圖以強大的保命手段掙扎,但都無用。

強大的封禁之力,從天而降,將她完全籠罩在內,越來越強,越來越恐怖。

「不!」風謠最後一次吼叫。

然而,無用!

「轟!」

一聲悶響,在空中爆發而出,徹底將風謠鎮壓。

「蓬!」

堂堂帝女風謠,這一刻再無任何反抗之力,瞬間被打爆,粉身碎骨!

風謠,被殺!

死在風鈴子之手!

「蓬!」一瞬間,困住八位風域天驕的天火燎原被破,恰好看到被轟碎的風謠。

「該死!」八位天驕,齊齊怒吼而出,哪裡還管其他,瘋狂對著林楠風鈴子二人沖了過來。

這一刻,風鈴子臉色微微有些煞白。

隨手將風謠的須彌戒指仙寶等收了起來,再度看了一眼其他人,風鈴子沒有耽擱。

「走!」

頓時,直接極速遁走,林楠緊隨其後。

那對孿生兄弟早已在天火燎原被破之際,便已然抽身退去。

絕招被破,他們自身也受到莫大的傷害,面對風域這群紅了眼的天驕,根本不是對手。

「追!」八大風域天驕拚命追殺,殺氣衝天。

整個風谷附近,這一刻都沸騰了。

帝女被殺!

影響太大,當周圍一些人聽聞這個消息時,一個個臉上顯得格外精彩不少。

普通的爭分,哪怕是天驕的隕落,帝級強者也不會太在意。

但嫡親後裔,也就不同了。

風謠,是帝女!

帝尊的女兒,屬於第二代,她的被殺,可想而知。

數萬裡外,當天賜等人得到消息之際,都忍不住臉色微變。

「他們會遇到大麻煩的!」天賜沉聲自語。

殺帝子帝女,在整個仙界之中都極為忌諱。

他天賜,也只是後裔,相隔數代的那種,甚至有些各域的帝尊嫡系,相隔十幾代,數十代都正常。

強者,生育力極低,想要誕生一個孩子,超難。

任何一個,都異常的疼愛。

風謠,是風帝的幼女,超級疼愛的一位。

「他們怎麼會去對付風謠?」戰不是很理解,風域風族雖然是古老仙族,和天庭也不對路,但卻沒有撕破臉,這次祖仙域的爭鋒,他們沒有參加。

風鈴子的具體身份,知道之人不多,哪怕是戰和天賜也不知。

但眼下,殺了帝女,哪怕是出去,也是大災難,大麻煩。

風族,會不顧一切的斬殺二人。

半個小時后,一處隱蔽之地,林楠風鈴子二人躲在一起,林楠還好,風鈴子臉色依舊不是很好。

但好在,二人擺脫了身後的追殺。

至於那對孿生兄弟,早已散去。

「謝謝!」風鈴子蒼白的臉,開口道謝道。

哪怕是她的鎮封,也是在林楠的配合之下。

沒有林楠,她也殺不了風謠!

「是你自己動的手。」林楠輕笑一聲,哪怕是到此刻,林楠依舊震撼。

這位風族上一代的風語公主,太令人震驚了。

林楠不得不承認,比他可能更強。

「你最後的封禁,真的很強!」林楠感嘆了一聲。

風鈴子轉頭看向林楠。

「這是風族最強神通,也是風典最後一頁的禁忌之術,是我父親所創,只有風屬性與空間雙重屬性兼修的人,才能修鍊成功,而且其中涉及了很多的特殊秘法,極難修鍊,不過一旦練成,同階無敵,可封禁一切!」

林楠認真點頭,風謠很強,尤其是那些拚命手段。

但還是被封禁鎮壓了。

否則即便是給足林楠時間去硬殺,也很難。

就在林楠這邊感嘆之際,風鈴子突然間開口。

「這個封禁手段,我可以傳個你!」

頓時,林楠露出一絲意外,驚喜。

天網建筑師 「還需要我做什麼?」林楠開口說道。

這種超級手段,可不是隨便得到的,風鈴子動手這個封禁,直接鎮殺風謠,一旦被他掌握,同樣會更強。

封禁之餘,動用林楠的刀,所向無敵。

「一個承諾!」風鈴子笑道,這一刻他很滿意。

相對於其他人,她更滿意林楠,也更看重林楠。

「說!」

「我要你成帝之後,滅殺風帝!」風鈴子沉聲說道。

這就是她的要求,傳授林楠這個封禁手段的要求,看似有些誇張,但實際想想,卻太簡單,太遠了一些。

成帝后!

成為帝級之前,完全不受影響。

成帝后,林楠會多強?

這一點,無從得知。

但毫無疑問,林楠不懼同階,只要能成為帝級強者,區區一個風帝,自然不在話下。

所以,林楠笑了。

「成交!」 楚非被他的話噎住了,隨即擺擺手:"算了算了,隨你吧,我不管了,你自便就好!"

藍銘晟不知道的是,他沒過兩天,就去向楚非請教,簡直是自打嘴巴,不忍直視。

其實,他自己都沒意識到,他用腿瘸去騙雲夢恬,每天晚上去抱抱雲夢恬,這已經很犯規了。

至於楚非說的那些話,他只是不相信,如果真的管用的話,他未必不會用。

只不過,好在藍銘晟聽了楚非的話,也不著急了,等著他慢慢吃飯。

而另一邊,雲夢恬在林曄上樓后,兩個人快速的向著加工廠而去。

他們本來約好的時間是三點鐘,可是,三點鐘都過了,醫院那邊還不見有人來。

林曄當即就有些不高興了,雲夢恬平日里有午休的習慣,林曄見過幾次,看到她在辦公室里弄了一張摺疊裝,弄了一個屏風,平日里擋著看不見,她中午都會在那裡休息。

只不過,今天中午,她見自己吃完飯後,就拉著自己來加工廠這邊,說是怕遲到,給醫院那邊的負責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可是,林曄有種直覺,這並不是她的真心話,她只是想要早點見到那個叫藍銘晟的醫生。

想到那個醫生跟雲夢恬之間看似彆扭,旁人卻很難介入的那種感情,讓林曄心裡有些不爽。

上午的時候,醫院那邊催的還挺緊的,結果,現在他們趕在約定的時間,已經提前到了,對方卻連人影都沒見。

等了十來分鐘,林曄心裡有些惱怒,去了一趟衛生間,回來的時候,經過會客室從窗戶邊看見,雲夢恬趴在小會客室的唯一一張桌子上睡著了。

之前,他不了解雲夢恬的時候,覺得千金大小姐,你就好好獃在家裡享福,幹嘛要跑出來瞎折騰。

可是現在,他知道了雲夢恬的能力,得知她有多厲害,看到她疲憊,他就心疼的不得了,她這樣的人,不管有沒有能力,都該被人寵著疼著。

林曄心裡暗暗發誓,如果今天來的是那個藍銘晟,他一定不會太客氣。

林曄這樣想歸這樣想,卻下意識的放輕腳步,開門的時候,他也小心翼翼的,生怕驚醒了睡著的雲夢恬。

看到雲夢恬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他的眉宇間劃過一抹心疼。

他輕輕地走到雲夢恬旁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輕輕地給雲夢恬披在身上。

話說,藍銘晟和楚非雖然說晚點來,可是,他們最多也就遲個十幾分鐘,找個借口說堵車就差不多了。

可藍銘晟沒想到,就是這短短的一點時間,雲夢恬身邊的那個助理,已經上去給雲夢恬獻殷勤了。

他從第一次見林曄,就有一種下意識的敵意,現在看來,他這敵意簡直就是一種提前預警。

楚非推著他的輪椅,他的目光從窗戶邊看進去,林曄一臉溫柔的給雲夢恬披上外套,看著她趴在桌子上睡著,儘管只留了一個後腦勺,他的目光也溫柔到了極致。

藍銘晟氣得差點站起來,只不過,他的身體剛剛一動,就被楚非按住了。

楚非皺眉:"你幹嘛?你忘記你的腿現在不能再走路嗎?"

藍銘晟皺了皺眉,他還沒有告訴楚非,他的腿實際情況。

現在聽到他這麼說了,藍銘晟這才冷靜了一點,想到腿的事情,他還瞞著雲夢恬呢!

所以,他最終還是生生的忍住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有些冷:"楚非,你不是說讓我晚點來,以退為進嗎?你那什麼破辦法,是讓我來看情敵如何獻殷勤的嗎?"

楚非嘴角抽搐了幾下,無奈道:"我也不是神仙啊,大哥,我能知道,你家青梅為何睡著了嗎?至於獻殷勤的那個,不一定就是情敵嘛,說不定就是下屬關心上司!"

藍銘晟有些惱火:"屁!你以為我是瞎子,分辨不出來嗎?"

楚非無奈的伸手扶額:"那個男人看見我們了!"

藍銘晟一怔,這才看見,裡面的林曄,目光冷冷的看著他們,應該是他們的說話聲音太大,被林曄聽到了。

藍銘晟冷哼了一聲,聽到就聽到了,他還能怕這麼一個不入流的情敵不成!

藍銘晟給自己打氣,對身後的楚非道:"楚非,推我進去,讓他們帶我們去質檢!"

楚非點了點頭,推著藍銘晟到了會議室門口。

儘管剛才已經對著窗戶目光對視過了,可是,楚非還是很有禮貌的敲會議室門。

林曄站直身體,站在雲夢恬旁邊,冷聲道:"進來!"

然後,他就看見楚非推著藍銘晟進來。

如果不是良好的職業素養,藍銘晟感覺,自己肯定上去將藍銘晟揍一頓了。

楚非和藍銘晟還沒有走到桌子旁邊,便看見雲夢恬睡眼朦朧的睜開眼睛,看到藍銘晟和楚非,她蹭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

林曄的外套,就跟著掉下來。

藍銘晟冷笑著看了一眼林曄,然後,目光溫和的看向雲夢恬:"小夢,你怎麼在這裡睡著了?"

雲夢恬皺了皺眉,態度有些疏離:"現在是工作時間,藍醫生喊我雲副總就行!"

藍銘晟的神色變了變,倒是楚非笑了笑,開口道:"雲副總,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在路上堵車了,害的你們等了這麼久!"

"沒多久!"

"是等了很久!"

雲夢恬和林曄同時開口,說起來的話,卻讓場面變得有些尷尬。

林曄看到雲夢恬詫異的看了自己一眼,連忙開口道歉:"雲副總,不好意思,剛才是我失態了,我是看您都沒有午休,把別的工作推了,在這裡等了將近一個多小時,有些不平!"

雲夢恬的眸子閃了閃,她如此聰明,何嘗聽不出來,林曄的話是針對藍銘晟的。

她無奈的搖搖頭:"你說什麼呢,林助理,現在才三點一十八,他們就是遲來了十幾分鐘而已,堵車,情有可原!"

"可是,一般情況下,這種約定,不都是提前應約嗎?我不是很懂醫院的醫生有沒有時間觀念,我只知道,商場上,時間就是金錢,一分鐘錯失好幾億的情況多的是!"林曄像是絲毫不打算給藍銘晟面子,說的很不留情面。

楚非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他突然覺得,自己今天的確是給藍銘晟提了一個糟糕的建議。

雖然說,雲夢恬的助理,是有點小題大做了,可是,他卻明白,不是因為人家小題大做了,他的確出了個餿主意。

因為,不光在商場上,遵守時間很重要,當醫生的也一樣,商場上,時間是金錢,那麼,醫院裡,時間就是生命,一分鐘,足以活活拖死一條鮮活的生命。

想到這裡,楚非懊惱的搖了搖頭,抱歉的看著雲夢恬:"雲副總,您的助理說的很對,今天不管怎麼說,都是我跟藍醫生的錯,希望你們能原諒!"

雲夢恬並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

她看了一眼坐在輪椅上,一直沒有再說話的藍銘晟,開口道:"藍醫生,能給我介紹一下這位醫生嗎?"

她本來還以為,今天會是藍銘晟一個人過來,卻沒想到,他還帶了別的醫生,這樣也好,最起碼不會太尷尬。

藍銘晟看著雲夢恬,目光有些負責,他雖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他辦的有些幼稚,可是,雲夢恬毫不顧忌的披著屬下的外套,不僅如此,還站在這個林曄的一邊,指責自己的不是,他錯了,他認。

可是,他真的不希望雲夢恬真的這樣看待自己。

他的聲音有些沉重:"他是楚非,你們喊他楚醫生就行!"

雲夢恬點了點頭,目光在楚非臉上掃過:"這是我的助理,林曄,你們喊他林助理就行,好了,我現在帶著你們去看看這批零件的質量吧,今天應該是最後一次零件質檢,因為這邊質檢過關了之後,就要進行組裝了! 宋道

藍銘晟點了點頭:"恩,我知道了!"

他的聲音悶悶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雖然林曄的外套,已經回到了林曄手裡,可是,想到雲夢恬剛才披過那件外套,他心裡就不舒服的緊。

不僅如此,他還發現,林曄這次看自己的時候,比之前看自己的時候,多了很多敵意,這敵意是怎麼來的,他用腳指頭都能想到。

藍銘晟心裡有些慌,早知道,他就該攔著雲彬柯,不給雲夢恬安排這個破助理的,現在看雲夢恬的態度,對這個林曄還挺滿意的,就算是他想要從中做手腳,怕是都不容易。

藍銘晟的心裡又是懊惱,又是鬱悶,心裡那股酸味,怎麼都壓不住。

他們到了加工廠,這些零件一批一批的看過去,是不可能的,他們只能抽樣調查,林曄負責幫忙抽調零件樣品。

楚非在那邊選擇抽樣,雲夢恬就站在藍銘晟旁邊,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在那裡忙活。

藍銘晟的心裡,醋罈子早就打翻了,他看著雲夢恬,語氣很不好:"你是不是對這個林曄,很滿意?"

雲夢恬皺眉,低頭看了他一眼:"你這陰陽怪氣的,幾個意思,林曄本來就能力出眾,我滿意他難道有問題嗎?藍醫生!" 數個小時后,在風鈴子的帶領下,林楠出現在一處特殊的密地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