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馬丁嘆了口氣:“好吧,我這就轉達你的意思,但我得提醒你,別抱什麼希望,而且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2020-11-04By 0 Comments

“當然,這是關乎‘黑血’生死存亡的大事,我不會草率的下決定。”本·艾倫說。

“好吧。”馬丁拿出手機走到一邊低聲的打了很長時間的電話,最後他轉頭對本·艾倫說,“那邊要討論決定,最快要明天上午才能給出答覆。”

“可以,但你要陪着我們到他們討論出結果。”本·艾倫說。

“嗯。”馬丁點了點頭,又對電話那頭說了幾句之後才掛斷了電話,“那我就陪着大家。”“你不怕?”重拳看着他。“有什麼好怕的,獸人留下我是爲了讓我的上級覺得他扣留了我做人質,但我卻不這麼認爲,你們就算殺了我也不解決問題,何況我們之前的合作基礎,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這只是給cia提個醒,你們手裏還有人需要他們拯救。”“你小子倒還明智。”本·艾倫說。馬丁看着他:“本,說句難聽點的話,和cia相比,你們太渺小了,最好別把事情鬧得太僵。”“當然,但應有的權利必須爭取,你們cia至少不會把我們相應的人身權利都剝奪掉吧?雖然在你們看來和世界上最大的情報機構做對是一件極其瘋狂並且很自不量力的事情,但在我看來,自由比什麼都重要,我的人拼了命把我救出來,給另外自由,同樣我也要給他們真正的自由,如果你們的上級不糊塗的話肯定知道我要什麼。” 談判、和cia的談判,在別人看來這是個瘋狂的舉動,並不是本·艾倫自不量力,而是他在爭取自己該有的東西,雖然有些瘋狂,但卻值得敬佩,爲了這一班兄弟他無所畏懼。當他晚上馬丁留在這裏等cia的消息,本·艾倫到是沒爲難他,畢竟雙方‘私’‘交’甚厚,不至於鬧翻,他們就這麼等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馬丁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馬丁和那邊談論了很長時間才結束通話。掛斷電話之後馬丁鬆了口氣說:“上面答應不在對你們進行監視,還你們自由,但你們必須保證一切以爲我們爭取利益爲前提,保障不傷害cia的利益。”

“當然沒問題。”本·艾倫一口答應,對他們來說這個空口承諾和屁話沒什麼區別,所以他答應的很痛快。

馬丁繼續說:“之前的誤會上層會以任務酬勞的方式給予你們補償。”

“可以,這是他們應得的在。”本·艾倫也不推辭,然後他又繼續說道,“那麼,你們的要求呢?我想你們是不會隨便給這麼多優厚條件的,肯定有什麼要求吧?”

“是,上面的確有一些要求,首先你們需要幫我們完成一些任務,當然,這些任務是有酬勞的。” 強婚霸愛,嬌妻乖乖入局 馬丁坐下,“也就是說在之前的合作基礎上增加合作內容,但各方面的政策對你們很有利。”

“既然是合作我們就有選擇不接受的權利。”本·艾倫坐在馬丁的對面拿出一大盒雪茄放在桌上任由其他人自取,“自願合作,你們就不能強迫我們做事。”

“本……”馬丁也拿了一支,“我們是朋友,我是不會給你們難度太大的任務的,你該清楚,這種合作是有限度的,我不會任由他們提太多的要求,而且,你的確有選擇的權利,如果覺得任務難度太大你可以不接受。”

“馬丁,我有個問題。”本·艾倫突然說,“我們只是一支小僱傭軍,你們爲什麼要揪着我不放?你們大可再找一家僱傭軍爲你們服務。”

馬丁點上雪茄:“你們是我們合作時間最長的一支隊伍,也是我們最信賴的一支隊伍,換人當然可以,但我們要重新對一支隊伍進行調查和考覈,這是需要消耗大量時間和金錢的,否則我們無法把一些祕密任務‘交’給他們,而你們卻有着與我們長期合作的經驗,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支成熟的隊伍遠比一支剛剛開始合作的隊伍更加融洽。”

“信賴?”本·艾倫冷笑,“信賴到對我們進行全方位監視的地步?”馬丁臉一紅,這句話說的有點打臉:“我知道,他們有些事情做的過分,可是你想想,和你們一起給我們工作的幾支僱傭兵到現在還有在爲我們服務的嗎?沒有了吧,他們的生意都被你們搶的差不多了,而且就連之前最大的‘紅骷髏’也被你們徹底滅掉了,不是嗎?”“說到這件事我倒是還有一肚子的不滿,我們在陷入最困難的時候你們可是對我們全面封鎖了關於馬克·西‘蒙’消息。”本·艾倫深吸了一口煙,“不過你從個人角度給我們的幫助我們絕對不會忘記的,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對cia心存芥蒂。”“本,你該知道,我夾在你們中間都快要瘋掉了,一邊是我效忠的組織,一邊是我的朋友,我要同時維護兩邊的利益,這很費腦筋,幫你們又不能觸犯國家利益,這很難,之前我們也談過這個問他們,幫了你們我也犯了錯。”馬丁苦着臉說,“你該明白我的不容易。”“馬丁,從‘私’人角度來說,你不該參與到這件事裏來,我指的是昨天晚上這件事,不光你爲難,我也很爲難,cia這一點上理虧,之所以找到你就是想利用我們之間的關係把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們擔心的是鬧翻了之後我們說一些對cia不利的事情出去吧?我們替cia乾的見不得人的勾當不在少數,哪一件被曝光都夠cia的局長辭職的。”

馬丁苦笑:“本,你纔是真正的‘奸’商,好吧,有些事情我不否認,但我肯定不會承認,所以抱歉,有些話我就不多說了,不過你也該注意自己的言行,這些話在我面前說也就罷了,最好別讓其他人聽到。”“這個我知道,我還是有分寸的,我們只是內部矛盾,還沒鬧得不可開‘交’,這些事情我不會到處‘亂’說。”本·艾倫點了點頭:“嗯,我們要面臨的問題就是今後該怎麼辦?是否有必要繼續合作下去。”“本,我要提醒你,要挾cia可沒什麼好處,你得明白,這麼做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他們現在雖然決定和你談判,但不代表他們就可以放任你繼續下去。”馬丁半軟不硬的說道。“馬丁,這不是要挾,而是我們有權利決定,沒錯我是‘黑血’的頭兒,但我們這裏不是一言堂,不是我一個人就能決定的,所以,這不是要挾,如果大家覺得可做沒什麼必要那就終止,我們願意違約賠償,可是你們的損失更大才對吧?我只是要你明白,我們不是離開你們cia就沒生意做,所以請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沒錯你們cia是我們目前最大生意來源,但這不代表你們已經成了我的生命線,脫離你們我們一樣能存活下去。”這話說的馬丁啞口無言,終止合作的損失問題對他們cia來說算不得什麼,但是對於個人來說這就是功過成績的否定,不光是他,他的上級都要受到牽連。

“好吧。”馬丁咬了咬牙,“我們可以提供‘風刺客’、‘斷手’的相關情報,你們至少要把我們目前的合作全部完成之後再撤出,接也算是幫我的忙,怎麼樣?”

“嗯……”本·艾倫閉着眼睛仔細考慮了一下,“可以,反正我也沒打算和你鬧翻。”馬丁在心裏暗罵本·艾倫滑頭,這是‘逼’着自己開出更多的條件作爲‘交’換。“既然你們能提供我們需要的東西,那我們就繼續合作下去,放心,我不會自找麻煩,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筆勾銷,同時那個受傷的特工我會給出必要的賠償。”本·艾倫見好就收,反正也沒打算真的和cai撕破臉,他只是打算利用這件事爭取更多的利益,以及終止被監視的被動局面,既然目的已經答道就不必繼續再糾纏下去,適可而止。其實馬丁何嘗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他之所以一點點的拋出‘誘’餌就是爲了將價碼壓低,反正雙方都沒有撕破臉的意思,而且他們也要爲了保守共同的‘祕密’繼續合作,cia怕本·艾倫他們泄‘露’有些見不得光的事,而本·艾倫他們卻要靠這些東西自保。

馬丁笑了笑:“本,至少現在我們還有共同語言。”

“沒錯。”本·艾倫伸出右手,“合作還要繼續。”“對,要繼續。”馬丁握住他的手,“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作爲朋友,我不會把今天談話的細節上報,只會說出結果,放心,我有分寸。”“我知道,你會幫我們爭取更多的利益。”本·艾倫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你代表的是cia,我代表的是‘黑血’,所以,從工作角度出發,不傷及‘私’人感情,友誼繼續,工作繼續,合作繼續。”“ok。”馬丁聳了聳肩,“反正我們吵了這麼久也沒形同陌路。”

結局算不得皆大歡喜,卻也算是雙方滿意,本·艾倫把馬丁送走之後鬆了口氣:“把大家都叫進來。”

大家進來之後本·艾倫看着他們:“這件事雖然處理完了,但隱患仍在,大家今後要多加小心,把家裏人安置好,我們今後會經歷更多的麻煩,大家要有心理準備。”

“只要雙方的合作一天不斷,他們就不會對我們不利,所以,關係要維持下去。”山狼說,“我們已經陷得太深了,所以,大家多小心吧。”

“而且還要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我們要他們提供‘風刺客’和‘斷手’的情報。”本·艾倫暗自出了口氣,“這個尺度不是很好把握。”“走一步算一步吧。”重拳掃了一眼滿地的鮮血,“還是幫你處理一下這堆垃圾。”說着去打水洗地板。“今天開始大家都搬到公司的公寓,我們要小心一點,至於要住到什麼時候根據情況而定。”本·艾倫看着大家,“cia在提防我們,我們同樣也要提防他們。”

“本,我和蘇珊去你們的基地修養就可以,你們忙你們的,等傷好了回來幫你們。”黑玫瑰說。

“好,你們的安全是我最擔心的。”本·艾倫點了點頭,“獅鷲,送他們過去。”“是。”本·艾倫看了看時間:“好了,幫我打掃一下衛生,然後回公司,我們商量一下對策。” 處理完各自的事情之後大家都搬到了公司,可生活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經過信使的監測掃描發現,之前的莫名信號消失了,看來cia真的停止了對他們的監視,只是他們不清楚這是否只是表象,或許cia改用了其他方式也說不定。

“總算是還了我們一個清靜的世界。”重拳靠在沙發上舒了口氣,長久以來說話都有所顧忌的日子總算是過去了,再也沒有了那份壓抑和沉悶。

“我不相信他們會這麼輕易的放棄對我們的監視。”幽靈說,“不過至少他們表面工作做的還不錯。”

“至少今後不會太明目張膽的對我們進行監視。”山狼枕着雙手躺在沙發上,“有了這次的事情我們還是小心點兒好,畢竟他們是個國家級情報機構,技術手段先進。”

“應該,提高警惕很有必要。”軍醫端起咖啡壺,“誰還要?”

“最近閒來無事也不能外出,只能在這裏悶着真的很沒意思。”幽靈端起咖啡杯,示意他在來一杯。

“昨天我和隊長去看了賭徒,他的狀態一般仍然沒有醒來的跡象,不過蘇珊照顧的很好,我們可以放心了。”山狼說。

“醫生說沒說他是否有可能醒過來?”幽靈問。

“說了,但叫我們不要抱太大希望,所以,我們只能祝福他。”山狼說。

“怎麼沒帶我們去?”重拳懶洋洋的說。

“爲了保持醫院的安靜。”山狼說。

“……”重拳很無語。

“好了,沒事去都回去睡覺,別在這裏礙眼。”山狼揮了揮手,最近公司的業務細化,分工越來越明確了,他也沒什麼事情可做,所以心裏很煩。

衆人陸續離開,反正沒什麼事情可做,他們就睡覺、打遊戲、看電影或者去屋頂‘抽’煙,獅鷲找了個清靜的地方看小說,而黃蜂卻總想着去辦公區好那些‘女’職員搭訕,反正沒有任務,不能外出,這種感覺可不怎麼樣,他們很像是關在牢籠中的野獸,這樣下去早晚要出問題。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山狼找到本·艾倫商量對策。

“你打算把他們關到什麼時候?”山狼問本·艾倫。

“還不知道,現在情況不明,還不能輕易把他們放出去。”本·艾倫低頭看着一份資料,“布魯斯那邊已經查到了一些‘風刺客’的消息,但還不夠詳細,也無法保證準確‘性’,馬丁說他們那邊已經有了進展,但還在覈對與整理之中,所以我們還得等,至於等多久,誰也不知道。”

“布魯斯對我們要對‘風刺客’下手有什麼建議嗎?”山狼問。

“他認爲這不是個好主意,‘風刺客’實力雄厚,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但我考慮的是他們可能有僱主的一些信息,我們可以從他們手中得到一些有價值的情報。”本·艾倫繼續說,“馬丁他們已經確認了‘風刺客’的一些信息傳接站,目前正在追查他們大本營的位置。”

“這次馬丁會如此積極的幫助我們,這還真讓我有點意外。”

“這是之前達成的協議,他們必須履行,另外他們很久之前和這個‘風刺客’有過節,所以他們更希望我們儘快清楚這個組織。”

“過節?什麼過節?”山狼問。

“他們的一個副局長曾經被‘風刺客’殺掉,可是一直以來他們都找不到機會進行報復,因爲他們根本就找不到這個‘風刺客’在哪裏!”

“哦?”山狼一愣,“那他們這次就能找到了?借我們的手幫他們報仇?還是……”

“這一點我也覺得奇怪,如果他們查得到就輪不到我們動手了,可要是查不到幹嘛卻又如此積極?”本·艾倫放下手裏的東西。

“沒準是不打算自己冒險,利用我們解決這件事既能減少損失又能報仇,算是一舉兩得吧。”山狼分析着說。

“一時間還搞不清楚,先等等看吧,看他們能給我們什麼樣的情報,其實我們對‘風刺客’也不是必須採取軍事行動,雖然他們惹了我們,但我們連他們的影子都‘摸’不到,但如果馬丁能‘弄’到情報我們就動手,反正我們手裏的活兒還很多,不用爲了這個‘摸’不着邊際的組織而‘浪’費太多的時間和‘精’力。”

山狼點了點頭:“只是最近‘斷手’組織很安靜,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好像不太正常,會不會是馬丁他們隱藏了相關的情報?”

“這個又有誰知道呢?反正我們是一點與他們相關的情報都沒有,這就是現狀,布魯斯查不到,馬丁經歷又都在‘風刺客’身上,所以,我們纔會這麼長久的休息。”本·艾倫想了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們可能可能被‘逼’瘋,這樣吧,你把人帶到訓練場,那邊至少不用被關在屋裏,讓他們去放鬆一下。”

“也好,省得他們發瘋。”山狼點了點頭。

“雖然這件事已經過去了,但我們還是得謹慎點,不得不防。”本·艾倫苦笑,“他孃的,這是什麼日子?搞的我們好像做賊一樣,整天小心翼翼的。”

下午山狼把隊伍拉到了訓練場,這裏天地廣闊,可以任由他們折騰,現在這裏已經有一百多人在接受訓練,除了‘黑血’招募的士兵之外還有大批各國分公司派遣來學習的高級保鏢,其中部分已經通過這一渠道加入“黑血”的行列,所以基地很熱鬧,整天喊殺震天,熱鬧非凡。

“護士團”的人也都在這裏,黑玫瑰和蘇珊兩個傷員正坐在訓練場邊上看着平子帶領着一起打羣‘女’兵訓練,這些是“護士團”的主力,最近沒任務他媽就一直呆在這裏。

山狼和這裏的人打了招呼之後就帶着其他人去了響雷的辦公室,到了這裏他的職位最高,公司的高級副總裁駕臨自然要有副總裁的範兒。

“不去訓練場?”黃蜂看着大隊的‘女’兵問。

“你可別惦記,這些‘女’兵可不是你能擺平的,小心他們割了你*。”重拳說。

“怎麼?她們又這個嗜好?”黃蜂開着玩笑說。

“這些潑辣貨一個比一個難對付。”幽靈說,“你別不服氣,她們中很多人的軍齡比你長,參加的戰鬥也比你多,所以,我勸你還是老實點的好。”

“泡妞這種活動我是從來都不缺席的,他們再辣也是‘女’人,需要男人滋潤,尤其是這種從軍的姑娘,所以,我不覺得有什麼嚴重後果,所以我肯定要找機會試試……”

響雷是這裏的頭頭,也是這裏最忙的人,基礎建設離不開他,訓練計劃離不開他,各種雜七雜八的事情也讓他忙的不可開‘交’,之前獅鷲等在這裏的時候他還算有人幫忙,可現在他卻忙的不可開‘交’,所以他一直在打申請希望本·艾倫能派人過來幫着他,但目前位置公司能‘抽’調的人手實在有限,只能從新招募的員工中派一些人過來協助他的工作。

“副總裁大人光臨營地真是讓人意外。” 腹黑少爺吻上我 響雷見他們進來趕緊起身相迎。

“別扯淡,你不是最近忙得不可開‘交’,現在我們沒事情,過來幫你乾點活。”山狼坐下,“受訓的人真是越來越多了,還沒竣工就有這麼大的規模真是太好了,至少說明我們我們的業務量在增大。”

“好是好,但我也快累死了。”響雷嘆着氣說,“太忙了,你們要是能來幫忙那真是太好了,只是你們這幫忙時間有限,要是長期留下就好了。”

“這個問題我們可沒法解決,你得找隊長反應,現在你也已經是高級副職,所以你還是好好和他談談。”山狼說,“對了,隊長有意把颶風‘弄’回來和你搭檔,這樣既安置了他又成全了你。”

“嗯,這倒是不錯,那小子來了至少還能和我做個伴。”響雷點了點頭。

“颶風在休假,等他平復一下心情就回來,畢竟斷了一條‘腿’,換了誰都沒那麼容易適應,所以我們得給他點時間。”山狼說。

“這個我理解,不過還是快點吧,我這裏已經忙的不可開‘交’,他回來起碼能多個人和我說話聊天,總之好處多餘壞處。”響雷指着桌上的一大堆文件說,“每天都要堆這麼高,企劃、方案、訓練計劃……搞得我每天都頭痛。”山狼把人留下之後就走了,他和本·艾倫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他不能留在這裏,重拳他們畢竟不常在這裏,所以他響雷只能把他們安排到特殊訓練一項上,根據他們的特長進行鍼對‘性’講解,之前的訓練大綱暫時停用,這樣一來訓練方面的事情就不用他在跟着‘操’心了,一切訓練計劃、考覈、評估都由他們自己搞定,按時上‘交’訓練記錄就可以了。響雷總算是可以放下這邊的事情去忙基礎建設的事情,一切都剛剛開始,千頭萬緒,所以他們只能一點點理順,響雷還得焦頭爛額的忙上一段時間。 一羣閒人融入了訓練營的生活,在這裏他們是有着豐富作戰經驗的高級教官,被人敬仰與崇拜的老兵,在新人眼裏他們是傳奇,是戰神,在‘女’兵眼裏他們是真正的男人,所以他們在這裏真是如魚得水,過的倒也逍遙自在,可是就在他們到達訓練基地的第八天,任務下來了,他們只能丟下幹了一半的工作走掉,這把響雷氣的夠嗆,不過也沒辦法,畢竟他們現在進行的任務不是爲了賺錢,而是在保衛“黑血”的生存,所以他也只能接受這個現狀,帶着人開始收拾重拳他們丟下的爛攤子。

他們沒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機場,這次依然是不帶裝備乘坐公司的飛機,任務內容依然是除了本·艾倫之外沒人知道要去哪。

“隊長,總在訓練中,好久沒解饞了,到了地方能不能讓我們先吃頓好的?起碼來上一頓地方特‘色’。”鐵拳問。

“如果任務不那麼着當然沒問題。”本·艾倫喝着就說,“不過我勸你還是別報太大希望。”

“好久沒出來了。”重拳伸了個懶腰,“但願這次去的不是什麼連數都看不到的地方。”

“不,絕對不會那樣,我們這次去的地方風景還不錯,房子也不少,起碼是個中型城市。”本·艾倫有些狡詐的說。

第二天早上天亮的時候時候之後飛機降落,衆人下了飛機之後看到機場裏一側的大廣告牌上一排排的俄文才‘弄’清楚這裏是什麼地方。

“這是哪?俄羅斯?”毒‘藥’看着機場外面,大家都清楚他問的是什麼地方,而不是哪個國家。

“烏克蘭。”本·艾倫說,“走吧,有人在等我們。”

“我靠,我還以爲到俄羅斯了,還打算去看看颶風,沒想到是烏克蘭。”重拳略帶失望地說。

“好地方,通用俄語,至少沒有語言障礙。”山狼說。

衆人出了破舊的機場。

外面有一輛中巴在等着他們,司機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中年人,只是和本·艾倫簡單‘交’談了幾句之後就再也不開口了。

“上車,我們走。”本·艾倫對大家招了招手。

衆人還沒坐穩車就開了,一個小時之後他們到了一個小鎮,司機屁話沒說就把車開走了。

“如果不是之前你和他說過話我還以爲他是啞巴。”巫妖對司機的表現非常不滿。

鎮子非常的荒涼,到處都是破敗的房舍,路邊的雜草足有半米深,馬路裂開的縫隙裏都長出了雜草,說明這裏已經很長時間都走過車了。

“這就是我們落腳的地方?”幽靈看着破敗的鎮子問本·艾倫,總算是明白了他在飛機上說的那句話的意思,這裏的確有樹有房舍,是城市,可是,唯一最重要的因素是這裏沒人。

“對,這裏除了我們在沒有別的人。”本·艾倫指着不遠處一棟破敗的大樓說,“走吧,我們就住在哪裏!”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好像很多年沒人住了。”山狼問。

“在這片土地上很多地方都比蘇俄時期荒涼得多。”重拳深吸了一口氣,“還好,至少空氣清新,沒有污染。”

“污染……”本·艾倫笑了笑,“這裏的污染比任何地方都重。”

“天是藍的,也沒有廢氣排放,哪裏來的污染?”毒‘藥’看了一眼天空有些不解。

“我大概明白了。”獅鷲看和遠處的房舍說。

“哦?你明白什麼了?”本·艾倫很感興趣的問他。

“你說的污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環境污染。”獅鷲掃了一眼經過的一棟大廈,“這裏是核污染的重災區——切爾諾貝利。”

“呃……”所有人都愣住了。

發生在1986年4月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可謂是盡人皆知,這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核事故。上萬人由於放‘射’‘性’物質遠期影響而致命或重病,至今仍有被放‘射’線影響而導致畸形胎兒的出生。 情上加霜 意外發生後,馬上有203人立即被送往醫院治療,其中31人死亡,當中更有28人死於過量的輻‘射’。死亡的人大部分是消防隊員和救護員,因爲他們並不知道野外中含有輻‘射’的危險。爲了控制核電輻‘射’塵的擴散,當局立刻派人將135,000人撤離家園,其中約有50,000人是居住在切爾諾貝利附近的普里皮亞特鎮居民。到2006年,官方的統計結果是,從事發到目前共有4000多人死亡。但是綠‘色’和平組織,基於白俄羅斯國家科學院的數據研究發現,在過去20年間,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受害者總計達9萬多人,隨時可能死亡。因此,綠‘色’和平組織認爲,官方統計的結果比切爾諾貝利核泄漏造成的死亡人數少了至少9萬人,這個數字是官方統計數字的20倍!對於綠‘色’和平組織的“估計”缺乏理論支持。

“我們怎麼來了這個地方?”幽靈皺起了眉,他清楚這裏肯定是在外部的邊緣地帶,還沒進入輻‘射’區,否則本·艾倫不會不帶任何防護就進來。

“當然是有任務。”山狼跟着本·艾倫進入樓道,空曠的樓道里黑漆漆的,他們的腳步聲被放大了數倍。

本·艾倫沒說話,而是取出手電筒帶他們進入地下車庫,裏面真是黑得一塌糊塗,裏面還停着幾臺老舊的汽車,上面滿是厚厚的塵土,應該是當年撤離的時候沒有來得及開走的。

男神很忙,女司機上路 本·艾倫帶着他們到了最裏側的通道口,仔細辨認了一下將‘門’打開,裏面是一個類似儲藏室的地方,大約有兩百個平方,一邊的牆角擺着一大堆金屬箱。

“這就是我們的裝備,上面有個人的名字。”本·艾倫說。

“看樣子又是馬丁提供的東西!他們就喜歡‘弄’這種金屬箱。”重拳在一大摞東西中翻找,“這是獅鷲的,給你;鐵拳,你的。”

領完東西他們各自拖着兩個大箱子回到了一樓的大廳,大廳裏滿地都是塵土,這是一家醫院的前廳,桌椅反倒,各種物品散‘亂’地丟在地上,可見當年人馬離開的時候有多匆忙。

“這裏有人來過。”黃蜂指着地上的腳印說。

“當然,這裏又不是重污染區,我們能來別人同樣也可以來,看這些腳印上次有人來應該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幽靈蹲下身,“這些還是老式的蘇制軍靴的印記,而且非常的模糊,所以這些腳印至少有二十年的歷史了。”

“還是先整理自己的裝備吧。”重拳將自己的兩隻大箱子擺在一邊全都打開,裏面是武器衣服以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還真要深入輻‘射’區?”山狼拿出裏面的防輻‘射’服皺着眉說。

“全部的蘇式武器還有蘇式作戰服,看來這次我們是要扮成蘇軍了。”黃蜂拿起軍需在腳上比量了一下。“這是俄式裝備好不好。”幽靈看着他直搖頭,“難道你連兩者的區別都分不清?”“在我看來……”黃蜂反覆的拉着ak104的槍栓,“他們本來就是一個國家制造的東西,區別不大,就像這ak,改來改去還是一個德‘性’。”“當然不一樣,否則內務部特種部隊也不至於把之前的武器換掉。俄羅斯經費充足的特種部隊、重組後的信號旗、還有不穩定的加盟共和國總統衛隊都有換裝ak-105,這些部隊都把aks-74u轉入後備,用ak-74m與ak-105搭配使用。這些都是經常‘交’火的一線部隊,ak-105可以說是在實戰中得到了挑剔的特種部隊和嚴謹的總統衛隊的認可,這從側面說明了這槍還是不錯的。”重拳檢查了一下槍,“基本是全新的,cia真有本事,‘弄’到這麼多原廠貨。”“rpg-29型反坦克火箭筒,這玩意都給我們準備了,是不是考慮怕恐怖分子的車跑的快?”山狼拿出發‘射’器檢查了一下,“可惜只有兩枚彈頭。”“這手雷真是太霸道了。”軍醫拿出一枚綽號“檸檬”f-1破片手榴彈,“他們是不是要搞死我們?”

“‘檸檬’?這種老式的手榴彈他們是從哪裏搞來的?還有殺傷力嗎?”鐵拳用懷疑的目光看着他手裏的手雷。“我靠,還真是。”幽靈從自己的裝備裏也翻出了這玩意。f-1破片手榴彈裝有大約60克的tnt高爆炸‘藥’,連同引信總共重600克,相當於普通手榴彈重量的兩倍,殺傷範圍能達30米,威力頗強,輕型防彈衣都沒用。“這玩意在俄國黑市上隨處可見,太大太重,玩兒不好就得自己受傷,所以大家還是小心點好。”重拳看着“檸檬”搖了搖頭,“媽的,看來cia也不是萬能的,居然到黑市買這破玩意來糊‘弄’我們。”

“這不正符合你的要求,用起來過癮!”山狼說,“這些東西總體上還不錯,至少大部分還能湊合用。”

“如果他提供的東西都不能用我保證回去宰了他。”山狼說,他是唯一有資格說這種話的人,畢竟是他把馬丁從莫尼比亞叛軍的監獄裏救出來的。“這小子還算知恩圖報,起碼給我們提供了必要的幫助。”黃蜂說。“他……”重拳的臉上滿是不屑,“只能算是一個很會利用人的情報官而已。” 切爾諾貝利,盡人皆知的人間地獄,當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核4號反應堆在進行半烘烤實驗中突然失火,引起爆炸,8噸多強輻射物泄漏,輻射量相當於400顆美國投在日本的原子彈,核電站周圍7000米以內的樹木全部死亡,成爲永遠無法生長植物的土地。

專家稱消除切爾諾貝利核泄漏事故後遺症需800年,而反應堆核心下方的輻射自然分化要幾百萬年,核泄漏事故發生後,前蘇聯疏散了11萬多人,隨後數年,又從污染嚴重地區搬遷了23萬人,前後共疏散34萬餘人,這麼大規模的疏散行動導致的結果就是出現了大片廢棄的城鎮。

廢棄醫院的樓頂,獅鷲在放哨,天是深藍的,草地是墨綠的,樹木鬱鬱蔥蔥,一切都是那麼的寧靜,不,應該用死寂來形容比較恰當,這裏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恐懼,這是一個完全被隔離的世界,已經徹底變成了人類的禁區。

放眼遠眺到處都是一片荒涼,被人類遺棄的鎮子毫無生氣,偶爾有幾隻飛鳥掠過天際,空氣中除了風聲什麼也聽不見,遠遠的他能看見一望無際的廢棄建築。

如果沒有當年的那次事故,這裏是否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城市? 烽皇 獅鷲在想,可是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無法去假設。

“獅鷲,情況怎麼樣?”耳機裏山狼詢問打斷了他的思緒。

“安靜的鬼都感覺害怕。”獅鷲淡淡地說。

“什麼時候你也有了幽默感?”山狼問。

“是嗎?謝謝。”獅鷲口氣依然平淡。?? 最強僱傭兵513

“好了,現在把這次任務的內容說一下。”本·艾倫的聲音闖了進來,“放哨的注意聽一下。”

“我們這次來不是要從裏面搞核燃料棒出來吧?”幽靈開着玩笑問。

“想得美,你怎麼鑿開幾米後的混凝土?這裏是世界上出了名的核石棺裏面封存了大約200噸的鈾和近1噸的鈈,而且據說石棺已經出現裂縫,非常的危險。”重拳說。

“反正我們又不會深入核心三十公里範圍,還有防輻射服,所以不用擔心他有沒有裂縫。”幽靈聳了聳肩膀。“好了。”本·艾倫開口,聲音不大,但說人都閉了嘴,他看了看大夥繼續說道,“據情報顯示‘自由之翼’將在這裏購買一枚手提箱式核彈,我們的任務就是阻止他們,把核彈搶到手。”“又是馬丁的活吧。”山狼直搖頭,他就知道馬丁是不可能平白無故給他們提供裝備的,‘自由之翼’是cia的對頭,他們絕對不會容忍這個危險的恐怖組織擁有核武器的。“這算什麼?幫cia的忙?還是受他們的僱傭?”山狼問。

“這是交易的一部分,我們幫他們完成這個任務,他們給我們斷手組織的相關情報。”本·艾倫說。

“這算什麼交易?”幽靈皺了皺眉。

“之前的約定是他們像我們提供情報,但這次不一樣,他們僱傭我們完成這個任務,然後換取情報,性質發生變化,這讓無法拒絕。”本·艾倫說。

“可是,我怎麼嗅到了一股要挾的味道?”重拳說。

“不,這次他們支付酬金。”本·艾倫說,“所以,把這理解成交易更恰當。”

“奪取核彈?那玩意對我們有什麼用?我們也帶不出去!”山狼問。

“我們只是負責運送到指定地點,燃油會有人接應。”本·艾倫臉上滿是些許的無奈。

“這是個很讓人無語的任務,明明和我們沒關係,卻要出來拼命。”山狼說。

“沒辦法,我們需要這份情報,而除了用戰鬥成果交換之外我們別無他法。”本·艾倫嘆了口氣,“所以大家努力吧。”

根據馬丁提供的情報顯示,三天後“自由之翼”的人會和一個神祕組織進行交易,距地提到就是在輻射區的邊緣地帶,但馬丁提供的情報有限,除了地點之外雙方的基本情況都沒有,所以我們不知道他們會有多少人來這裏,也就無法做出詳細的作戰計劃。

“這情報還真是‘詳細’,除了主要地點之外任何詳細內容都沒有。”山狼苦笑。?? 最強僱傭兵513

“有,這不是說明了,他們會化裝成軍人進行交易嗎?”重拳看着任務簡報說。

“在這種地方化裝成軍人就沒人管了?”幽靈搖着頭說。

“我們管。”本·艾倫拍了拍一邊的作戰服,“我們化裝成俄軍管一管。”

當天他們就前往任務地點進行偵查,交易地點是一個公園,裏面荒涼的讓人不願意深入,到處都是高高的枯草和瘋長的樹木,中間的空地上也已經從磚縫裏長出了很多野草,裏面的一些設施已經鏽跡斑斑,中間的列寧像已經倒塌,橫在一邊,到處都是亂糟糟的垃圾。

“這種地方真是讓人懶得來。”重拳蹲在對面的樓頂上觀察着公園的全貌。

“對,不過我們還是來了。”公園的樹林裏幽靈正在仔細偵查這裏的環境,野草已經齊腰,時而出沒的大老鼠可能是從來沒見過人,見他之後遠遠的跑開,站在遠處看着他。

“這裏的老鼠比平時見過的大一倍。”幽靈看着遠處正在和他對眼兒的老鼠說。

“輻射變異吧。”山狼說。

“有可能。”軍醫插話,“我們已經接近輻射區的邊緣,據說這裏有很大的老鼠,吃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