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馴獸第一:龍十三:。

2021-02-02By 0 Comments

而天下第一樓由於賣情報,爲人解決困難,看病更是得到大量財物寶貝,可謂富可敵國,加之老闆娘爲公認的武林第一美人,這裏的美食美酒連當今皇上都稱讚不絕。天下第一樓當之無愧被稱爲第一。

“我第一樓向來對來往客人以禮相待,何況我並無強買強賣你們要的消息,若想要你們想知道的,最好還是在此安靜等候,若還要咄咄逼人,第一樓禮讓三分後未見得還會繼續忍下去!”

老闆娘話才說完,便見一個黑衣大漢大刺刺的走了進來,羣雄都不禁一怔,坐在門口的鐵鋒更是面色大變,怒道:“你是誰!”

那黑衣人也學着他的口氣道:“你是誰?”

老闆娘已經笑了,坐在角落裏的那老頭也笑了,羣雄也想笑,但是礙於情面又不得不忍住。

眼前竟然有兩個鐵鋒!而且相貌衣着竟然一模一樣!


老婆子大訝,半天說不出話來,老頭子在她耳邊道:“剛進來那個,是天下第一樓的鬼臉扮的,此人最爲頑皮胡鬧。”

鐵鋒一張臉已經氣人紫色,大喝道:“你爲何裝成我的樣子!”


鬼臉依然學着他的樣子,他的口氣道:“你爲何裝成我的樣子!”

羣雄終於忍耐不住,大笑起來,不少人也已經猜到,這人定是易容天下第一的鬼臉。

鐵鋒雖然氣急,但是終究還是保持份清醒,心念數轉,已經猜到這人是鬼臉,當下重重的哼了一聲,不再言語。

鬼臉迎面貼近鐵鋒,道:“你怎的不說話了?”

鐵鋒轉過身去,心道:“我惹不起你們天下一樓,還躲不起麼。”打定主意不再說話。

鬼臉頓覺索然無趣,大聲嚷道:“我乃是鐵鋒,我是混蛋,我去外打滾兒。”

說完,他竟真的跑到外面打起滾兒來。羣雄驚訝之餘,又不禁莞爾,鐵鋒氣得便是臉牙都顫了。

老婆子忍俊不禁道:“還真是個瘋子。”

老頭道:“天下第一,本來就很少同於常人的。”

老婆子似懂非懂的看着老頭子。

老頭子嘆了口氣,忽然道:“來了!”

“什麼來了?”

“消息來了。”

“沒有啊。”老婆子向問外看去,並沒有看到什麼“你怎麼知道來了?”

“有馬蹄聲,很急,就快到了。”老頭子話剛說完,老婆子就看到一匹黃馬嘶叫飛奔而來,上面還託着一個人,廳內其他人自然也都看到了,只見那馬衝進大院,然後像瘋了一般直闖大廳!

那黃馬在大廳內橫衝直撞起來,似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衆人被黃馬的氣勢所震,措手不氣,紛紛避讓。

老闆娘驚訝過後,嬌喝一聲:“止住它!”衆人只覺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閃向黃馬馬腹下,竟將黃馬連帶上面的人舉起,然後將那馬重重的摔在地上,黃馬在地折騰了一下,便再沒了動靜。

衆人看去,這一且竟是剛纔受盡欺負的店小二所做,原來他竟是個武林高手!

秋幫主和鐵峯更是臉色一變,任誰都能看出這個小二的輕功和內勁都是武林中一流的,何以甘心做第一樓的一個雜役受他們欺辱?

老闆娘看了一眼同馬一起摔在地上的人,臉色一變,急忙道:“快,小二,把他送上樓去!讓醫道人務必救他一口氣回來!”小二也面色極爲難看,慌忙擡起地上的人飛奔上樓。鬼臉也驚訝之極,起身跟着小二上樓了。

“老頭子,那人是什麼來頭?”老婆子問道,老頭子並不回答,只是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唉,出事了,出事了。”  衆人也圍住老闆娘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究竟怎麼回事?”

“是不是天機童子的消息?”

“那人是誰?”

老闆娘緩緩的走出人羣,走向門口,看着遠方嘆氣道:“那人就是天機童子手下最爲得力的助手追風。”

“那我們要的消息呢?”

“是啊,老闆娘快開出價碼,看把這消息賣給我們誰好啊。”


這些所謂的英雄俠士,此刻眼中有的只是能否得到消息,竟沒有一人關心追風的死活。

衆人再次吵鬧起來。

老闆娘走進大廳說道:“追風此時性命不保,天機童子現在又杳無音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得到了各位要的消息,還請衆英雄等我上樓看醫道人能否救活追風,問清楚再賣不遲。”然後走上樓梯。

“還要等?那我也去!”

“我也去!”

“對!我也要上去!”

“咱們大夥兒都上去!”

衆人又叫喊起來,紛紛跑上樓梯。

老闆娘回過身來,面色如冰,怒道:“放肆!我第一樓啓是你們這等假英雄能隨便上樓來的!下去!”然後綵帶揮出,那綵帶似有靈性,雖然看上去柔弱之極,但是卻又力大的很,跑上樓梯的衆人竟都被打下樓梯,摔的甚是狼狽。  “我會讓洪大守在二樓,如果還有人敢亂闖,就試試被洪大摔出去的滋味!”老闆娘說完,便走上二樓。 懺悔地在威斯敏斯特星球上如此著名的一個原因,便是那片頗含有神學意味的大海,在若隱若現的遠處一座孤零零的海島,每一道湧向懺悔地的海浪都會首先越過它,就像是某道主留在世間的目光,總在注視著那些向它虔誠祈禱的人們。

而這座聖徒若望被監禁過的海島如今徹底變成了孤寂之地,除了那些海洋生物敢毫不介意地踏足這裡,沒有人再來過,即便是曾經來到威斯敏斯特星球拜聖的保羅二世教皇,也只是駐足在海岸邊眺望了一下,便沉默地離去,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梅勒希斯來到這海邊的時候,發現在那片金黃色的沙灘上,見徐林正沉默地看著自己腳下,似乎在觀察什麼。

在那裡,有著一群螞蟻在忙忙碌碌著,似乎是從退潮后的沙灘里拿回可以供它們生存的糧食,幾條早已被晒乾的小魚被一群螞蟻抬起,緩緩朝上坡處移動而去,速度很慢,但卻莫名讓人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在看什麼?」梅勒希斯雖然感到奇怪,但還是出聲問道。

「生命。」徐林沉默了一會兒后回道,看著這些死去的小魚和不久后即將分食它的螞蟻,他有種莫名奇怪的感覺,這片小小的沙灘就像是一個宇宙,每一顆砂礫都是一顆星球,在其中來來往往的各種生命不就是如同這螞蟻和死魚的關係,前一刻可能力量比你強大的存在,下一刻就可能被無情地殺死,最後被徹底分食,什麼痕迹都沒有留下。

還剩下兩年時間就極有可能面臨帝國那位撒克遜屠夫狂風驟雨的紫荊花,不就是正在邁向死亡的一條大魚么?

梅勒希斯對徐林的回答倒是沒有多少更深的想法,只是隨意坐下來,順手遞過去一瓶酒:「帝國的古朗姆酒,喝不?」

徐林不是安東尼奧那樣的虔誠者,沒有那麼多節制的規矩,接過那瓶酒後就直接來了一口,古朗姆酒特有的辛辣滑過喉嚨,令他想起了前一世的醉生夢死,再次灌下一口,將思緒從生命上收回來,他問道:「你的前提是什麼?」

梅勒希斯嘿嘿一笑,掏出自己懷裡的另一瓶酒,也是灌了一口,沒有直接說出那個前提,而是問道:「你就不問問這一切的原因?」

徐林微微一笑,回道:「我想知道的你不一定會告訴我,倒是你想說的,你一定會說,主動權既然不在我手裡,我問了有什麼用?」

這一次梅勒希斯微微挺直了一下有些駝背的身子,認真地問道:「你想要知道什麼?」

「關於那場大爆炸的真正原因,還有亞特蘭蒂斯出身的柯思拉教授,以及你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徐林緩緩說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三個問題,其實他內心還有許多的問題,只是這三個比較關鍵,他相信弄明白這三點,或許就可以找到那位柯思拉教授的弱點了。

根據昨天晚上從貞德利亞那裡得到的消息,想要對付一位身為奧古斯丁家族走狗的黃金家族後裔,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在徐林得不到任何來自家族方面幫助的情況下。

梅勒希斯思索了很長的時間,然後他將一本小小的日記本交給徐林,示意一切答案都在其中后,便不再說話,只是更加沉默地喝起了酒,徐林接過日記本,深吸一口氣后將其打開,已經有些泛黃的紙張記錄了一個更加長的故事。

……

神聖歷八百七十二年五月二日天氣晴

我們在帝國星耀騎士團的護送下來到了這片與世隔絕的基地,據說這裡已經接近那片早已化作死寂的深淵星系,我真不知道來這裡幹什麼,難道說是接觸那些代表死亡的死靈一族么?我不知道,我問費列羅院長,他什麼都沒有告訴我,只是眼神很冷靜,就像是某種渴望掌握強大力量的野獸,冷靜到死寂的程度。

我們的魔法影像設備在第一時間就被沒收了,就連隨隊而來的其他鍊金術師也被分散,唯有我因為年紀輕輕就晉陞為煉金大師,所以被一個人帶往這處基地的深處。

……

神聖八百七十二年五月三日天氣陰

基地里的人都還不錯,很快我就認識了一位據說來自神聖教廷很有名的現代魔法研究者,他叫做奧本海默,哦,只是他長得真不像是一個研究者,太粗獷了,就像是一群綿羊中站了一頭熊一樣,不過他對我很好,我把他看作是我的兄長。他和我說了一些話,大部分我都只有一個大概的印象了,但是只有一句話讓我銘記於心。

他說:「像我們這種研究現代魔法的人,一定要謹記一句話,那就是『弱小和困境不是生存的障礙,無知和傲慢才是』,你也不要忘。」,這句話很有意思,我答應了他。

我們分在了一組裡,除了我們,還有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叫做卡夫卡,是一個很沉默的傢伙,藥劑師出身,另一個則是比我還要年輕的傢伙,叫做柯思拉,我很討厭他的眼神,他看你讓你感覺就像是被一條毒蛇盯上,渾身發顫。

我不喜歡基地里的食物,那絕對不是從土壤里長出來的,哦,該死的深淵星系,該死的死靈一族。

……

神聖歷八百七十二年五月九日天氣有毒

熟悉了幾天環境后,工作終於開始了,我們四個人的組許可權級別似乎很高,尤其是奧本海默和那個柯思拉,竟然可以直接面見基地長,不過這些都和我沒有關係,我只知道奧本海默給我帶來了這一年我要做的研究課題,是關於魔法金屬合成的,說實話這個課題對我來說不算很陌生,很容易就上手,但我聽說別人的課題都很難,甚至一個組才分只有一個課題,所以我覺得是奧本海默給我選擇了比較輕鬆的課題,我不說,但心裡默默感激。

另外,奧本海默對人真的很不錯,聽說我吃不慣基地的東西,還特意讓基地改善了我的伙食,至於那位卡夫卡,接觸了一下人還不錯,就是太孤僻了點,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挺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的,因為那很安靜。

……

神聖歷八百七十二年七月六日天氣重型毒氣風暴

第一次發現卡夫卡的秘密,這傢伙竟然是黑魔法藥劑師,哦我的主,看到他在這種天氣下室外工作的我,有點感嘆幸好自己只是一個鍊金術師,不用干這種活,不過我的好日子似乎也有點到頭了,奧本海默越來越忙,而那位柯思拉則似乎想要讓我去分擔他任務的意思,說實話,對於幫助奧本海默,我打心眼兒里樂意,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柯思拉有什麼隱瞞著我們。

魔法金屬合成遇到了一些不小的瓶頸,其中推算出來的因子當量數好大,似乎不像是他們所說用於合成帝國騎士抗魔盔甲同等地位的炮彈爆炸量,我想去問問奧本海默,但沒有找到。

工作無聊,養了一盆刺蝟球,好養活。

……

神聖歷八百七十三年三月二日天氣陰


記起來好久沒有記日記了,工作是真的非常忙啊,因子當量的問題終於解決了,我也通過加速器和魔法陣合成了這種金屬,但奧本海默看到這種金屬的時候臉色似乎不太好看,好像那不是他要的東西,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已經有兩個月沒有見到他了,但我相信我們之間的感情並沒有消逝,畢竟連卡夫卡這樣的傢伙都能夠向我打開心懷,沒道理奧本海默會疏遠我的。另外,我有了新的課題,現在我才知道,其他研究小組都是為我們這個組服務的,目的就是為了一種叫做爆金的物質,這是什麼我不懂,但應該不會是什麼不好的東西吧?

刺蝟球生長的很好,唯一不開心的就是,柯思拉那傢伙進來警告我,不要隨便去打擾其他研究者,安心做我的金屬合成,我就覺得那些因子當量數不對,肯定是他其中搞鬼。

……

神聖歷八百七十三年十二月六日天氣極寒

一個星期前是第一次和卡夫卡一起出門見識什麼叫做大自然的可怕,不過我很快就適應了,我們走過來很多很多地方,也談了很多事情,但更多的卡夫卡似乎提到了有關現在聯邦和帝國的事情,一些不好的事情似乎正在發生,他說他嗅到了戰爭的氣息,我笑他,和平協議放在那裡,怎麼可能有戰爭?話再說回來,就算有,又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卡夫卡沒有說話,從他的眼底,我看出了一種叫做憂慮的東西,但我也沒有安慰他,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煩惱,尤其是像我們這種人。

話說回來,想到奧本海默最近似乎開朗了許多,大概是因為手頭的事情解決了吧,我真為他感到高興,希望我們能夠越過越好。

……

神聖歷八百七十四年五月

我第一次在其他研究者的幫助下合成了一點點的爆金,看著這點小小的東西在微顯鏡下的樣子,奧本海默卡夫卡還有那個柯思拉都十分高興,紛紛要求我為這爆金取一個名字,我想了想它的晶體造型,終於決定將它取名叫做玫瑰,啊,真的很浪漫。

不過我並不是很高興,因為卡夫卡莫名其妙地生病了,在他的體內似乎有一些十分古怪的力量,就連教廷祭司都難以醫治的樣子,只能先離開我們去休息了,但我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古怪,就和那個爆金給我的感覺一樣,好危險。

新課題又來了,基地長說需要更多這樣的爆金,但是我知道那一點玫瑰晶體耗費了多少資源,要是想要達到基地長口中那種數額,只怕耗時長久。

……

神聖歷八百七十六年一月

卡夫卡說的事情發生了,帝國奧古斯丁陛下發動了對聯邦的戰爭,大量的資源被用於戰爭之中,基地之中的各種項目都停止了,但奧本海默來找我,說他可以私下提供給我資源,我知道那是整個基地的所有資源,他說他希望我可以幫他這個忙,將爆金純度繼續提升,那對他來說很重要,看著他的臉,我沒法拒絕,所以我答應了。

但我沒有告訴他,在爆金技術的關鍵地方,我用特殊的加密方式截取了其中的序列,取名叫做玫瑰序列,我希望將來可能會有用。

不說什麼了,好累。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這本日記中間總是斷斷續續,有著大片大片的隨意亂畫和空白,可見當時梅勒希斯心中的極度不安,漸漸地在徐林的眼前,一處極為陰森封閉的基地出現在眼前,遠比自己的prison基地構想更加恐怖更加壓抑,抬頭望去甚至只能看到深淵星系一片死寂的星空。

爆金技術,玫瑰序列,還有後來那場震驚星空的大爆炸,到底其中有著怎樣的內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