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魅族大規模收縮勢力,卻受到了不明人士的狙擊,受到不小的損失,另外有探子發現,獸人在大量聚集人手。

2020-11-12By 0 Comments

在一線嶺已經有超過一千三百名的獸人戰士聚集,而且人數增長沒有絲毫停歇的趨勢。

不少人心驚,獸人們是瘋了吧!竟然真敢舉族對魅族出手,如果剛開始局面不明顯,那麼現在大多人都知道,獸人要與魅族開戰了。

沒人覺得獸人會贏,魅族大本營陰山的魅族足有近萬人,收縮分部勢力之後,還要上萬,獸人卻舉族不過三千之數,人數對比,實在是太大了。

若說實力,魅族也是異人種族之一,擅長暗殺,真打起來,實力也不見得會遜色獸人多少,最最最重要的一點,在高端戰力上,魅族可是有五轉魅后坐鎮的。

獸人靠什麼?莫非靠陳義……

不少大人物心中吐糟,陳義再強,也就相當於四轉巔峰罷了,這不論放在哪個大勢力中也算頂尖戰力,可以擔任長老一職,可以說年輕有為。

但是,說到與五轉能者抗衡,陳義實在是不夠看,這是修為境界的問題,紫金城主,雪域雪皇,魅族魅后,這三人是天炎帝國南方三名最強的人,靠的是什麼,就是五轉的修為。

傅先生的心肝是個大佬 四轉能者與五轉的差距,哪裡有那麼好彌補。

紫金城,一名背對室門的中年人聲音低沉道:「獸人還有那個陳義小鬼倒是能折騰,但我與魅后也算是老相識,她可不是那種新人以及不如流的勢力加起來就能打敗的。」

敢稱為南方排行第四的勢力獸人族為不如流,凶名赫赫的陳義為小鬼,換個人肯定覺得中年人在裝逼,口氣太大了。

但方元卻不這麼認為,他道:「那麼城主,我們需要去做什麼措施嗎?畢竟我們還在通緝著陳義,獸人族敢與陳義攪和在一起,得給他們一點教訓才好。」

不錯,中年人就是紫金城城主,五轉能者的高手,南方第一強者,力壓雪皇與魅后的存在,也就是他,才這麼有資格評價陳義與獸人族了。

紫金城主道:「蚌鶴相爭,必有一傷,等他們雙方打累了,我們在出手吧!南方平靜這麼多年也該有點動作了。」

他雄心壯志,身為南方第一強者,紫金城城主,他有著一飛衝天之志,奈何天下能人輩出,莫說了前往中原打出一片天地,乃至走出天炎帝國。

就說在帝國南方,也有雪皇與魅后兩名大敵,種種一切,限制著他的發展,這次陳義帶獸人與魅族大戰,不論結果如何,都是一個好機會。

只要打出真火來,紫金城主就可以帶紫金城以及南方的人類城池勢力發動大規模掃動,除掉異己,這樣中原朝廷問話,也有了回復說的過去的理由。

……

雪域,巨大宮殿中。

雪皇凝聲道:「你是說,雪花她們也在血家寨附近失蹤了?」

「是的吾皇,我懷疑是血家寨的人動的手,我們的人在那兒接二連三的出現意外,就算不是血家寨所為,我不相信他們毫不知情。」雪櫻低頭恭敬道。

聽到這話,雪皇的眉頭皺起,算上消息傳出與回復,現在都過了半個月,雪花等人說出事,那早出事了,如今趕到也無濟於事,但到底是什麼人針對雪族,莫非是陳義?

也不對,陳義還在一線峽忙著與魅族開戰呢,哪有空在血家寨整幺蛾子,比起和魅族開戰,對於陳義來說,雪花的事反而是小吧!

事實上,早知道陳義有如今之勢,雪皇斷然不會派雪花去追殺,因為去了也對付不了陳義,就算對付,恐怕也得是他本人親自出手,或者設下埋伏。

「先別派人外出了,仔細關注一線峽的動作,任何事等戰況結束再說。」雪皇沉聲道。

南方已經很久沒有戰爭了,現在既然要發生,那麼對於雪族未必不是一個機會,吞噬掉戰敗方,壯大雪族自身,這樣一來雪域很有可能代替紫金城成為南方第一勢力。

雖然如此一來,日後中原朝廷必定會派人圍剿出手,可那都是以後的事了,再者就算中原朝廷來戰,壯大的雪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這樣對比,其餘什麼事都得往後靠,就算往出派人,也是去一線峽或者陰山安插眼線才對。

……

玉石城,陳家。

這座小城池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靜,經歷過獸潮的一波洗禮后,人們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當然,這其實與普通人沒太大關係,戰鬥的也是能者罷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陳家家主不久前閉關,據說要突破初期,成為四轉中期的高手。

小城池也有各自的交流範圍,在玉石城所處的八個小城池範圍中,可以成為四轉中期能者,已經是最強的了。

哪怕是蒼雲城那位姓雲的老頭,也不過是四轉中期罷了,一個年齡大的與正值壯年的比,哪個更有威信,實力更加強大,不言而喻。

所以,不管是陳家還是玉石城的普通人,都在期待著陳隕星的破關。

陳家密室中。

轟!

劇烈的爆炸傳出,深紫色的能量氣流衝出,把石壁院落等徹底毀壞。

超大的動靜使陳家人震動,長老們身形快如閃電,把三轉能者的速度發揮到極致,迅速來到院前,並趕緊派人封鎖此地。

只見在那煙塵繚繞處,一道身影走出,渾身泛著深紫色的光芒,強大的氣息讓長老們白鬍子往後飄,臉上帶著明顯的驚駭之色。

雖說他們也知道四轉能者要比三轉強太多,可陳隕星平時也不出手,如今突破所帶來的氣勢,頓時把他們都給震驚了。

「家主……」

一眾長老們不由出聲,眼中帶著絲絲期待,陳隕星一臉嚴肅,身穿一身白衣,道:「最近有什麼事發生了嗎?」

「這……是有一點,似乎是關於少爺的。」

有長老欲言又止,畢竟陳義如今受到通緝,可以說站在朝廷的對立面,是兇徒,還直言少爺的話被有心人聽到,多少是個麻煩。

而且,他們也不敢斷定陳隕星對於陳義到底是一個什麼態度。

「說吧!」聽到是關於陳義的消息,陳隕星眸子微微一凝,眉宇間帶著一些認真。

聞言,長老把話一一道來,他們的勢力層次比較紫金城等差的太遠了,所得到的消息也是捕風捉影,當然,大方向上還是對的。

聽完后,陳隕星沉吟起來,半餉道:「這件事可以的話多注意點,有情況隨時向我彙報,其餘的就別做了。」

「是。」長老應聲,同時眼中帶著些許驚艷,想想陳義如今也就十九歲,自從兩年前家族大比進行了開竅大典之後,就如同龍出淺灘,一飛衝天。

只是短短兩年,已經成為可以影響南方各大勢力的存在,比積蓄數百年底蘊的陳家不知強了多少,這簡直是一個活著的傳說,只要不死,日後必成大器,成就不可限制。

屆時,甚至是現在,只要陳義接濟一下陳家,給點小恩小惠什麼的,足以讓整個陳家飛黃騰達,統領周圍八城更是輕而易舉。

有子如此誰能不羨慕,果然不虧是家主的兒子,只不過父子倆的關係不咋地啊!

想到以前陳義小時受到的虐待,各個長老就一陣懊惱,早知如此,他們當初肯定會死抱大腿,與陳義打好聯繫,也不至於導致現在的尷尬境地。

……

一線峽,是一個巨大峽谷的裂縫,一條長達數百公里的巨大裂痕,其中枯木無數,在獸人霸佔此地前,這裡是魅族的秘密分部之一,有著數百人盤踞。

現在這裡則作為了大本營處理,陳義,還有三個四轉巔峰獸人,將近一千五百的獸人戰士,以及那八百多亡命徒,都聚集在此。

他們的總人數已經到達兩千多,還有獸人,以及一些散修聞訊趕來,熱鬧而嚴肅的場景中沒少發生動亂。

這些人本就不是一起的,現在讓他們強行聚集在一起,剛開始還好說,一旦久了不出事都不可能。

不過在最開始被陳義幹掉一波人後,這些人也安靜了下來。

密密麻麻的人群安營紮寨,在最中央的寨子里,陳義身穿一套不知在哪弄來的黑色重甲,腰間掛著黃金聖劍,滿臉肅穆的站在一張地圖前。

左右兩側各有二十人起身,他們同樣身穿不同色彩與款式的鎧甲起身,一起拱手洪聲道:「少帥!!」

總共四十人齊聲吶喊,本就不低,更別說這些人都是四轉能者,乃是高手中高手,一起出聲,換個實力弱點的,都可能被這氣勢嚇的癱軟在地。

陳義輕輕壓了壓手,手中拿著一根特製樹枝,道:「在坐的諸位,都是我方精銳,四轉能者的高手,你們每個人放在外面都能威震一方,現在可以安靜的齊聚一堂是給我面子,我很感謝。」 ?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啪啪啪!

一連串的拍掌聲接連響起,每個領導人在說正事前免不了一番廢話,雖說這是在戰時,可眾多四轉能者還是很理解的。

陳義輕咳一聲,道:「好了,廢話我也不在多說,大家都坐下吧,作戰會議正式開始。」

四十名四轉能者陸續入坐,每個人神色都很嚴肅,如果讓那些小城池的勢力見到,恐怕直接會被嚇爬。

南方的小城池,就算最普通的四轉能者,城池中也未必會有一個,而有四轉能者坐鎮的小城池,通常都是周遭小城池乃至相處範圍中的霸主。

可就算是這樣,他們何時見過超過十位的四轉能者聚集?現在四十名四轉能者匯聚一堂,別說小城池,就算是紫金城與雪域等勢力都會高度重視,如臨大敵。

因為,就算是號稱南方第一大城的紫金城,名義上也不過是有十三位四轉能者罷了。

此時這個帳篷內,所擁有的力量讓人震顫。

陳義輕輕一點地圖上的某個角,道:「陰山地理特殊,極其陰暗,適合魅族作戰,前期我認為不應直接打入……」

一番口舌之後,他停止了演講,而是讓眾將士各抒己見,畢竟就算是陳義,也只是分析一下什麼可以做,什麼不適合做罷了。

具體事宜,還是要聚眾人之智慧於一體,方能大成,只是這是一個純粹武力至上的世界,對於用兵打仗,某種程度上取決於高層戰力的勝利與否。

在用兵上,他們懂得的也不多,只能說多少算多少。

「本人建議把魅族進行約戰,各帶部分人馬,在某些地點進行戰鬥,如此一來我們不必受陰山地理影響,魅族也不用怕我們直接進攻陰山而對陰山產生損害。」一名四轉能者手摸下巴,一臉的睿智之色,立馬引起數人的附和。

但是馬上就有人反駁道:「魅族底蘊深厚,我們背水一戰尚有一線勝機,若是打消耗戰,我們如何能敵?莫非你為我們提供戰爭物資不成!」

這話說的那開口之人啞口無言,面紅耳赤,很快,又有人提議道:「魅族還有不少據點,我們打仗為的就是修鍊資源,他們撤退匆忙,肯定來不及收縮帶走所有東西,不如我們……「

「別放屁了,那些東西才有多少,既然打開了,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把魅族干翻,不然你拿著手中東西,不覺得燙手嗎?」

「那你說怎麼辦?」

「我認為把戰爭人數控制在一定範圍是最佳,假如我們派出五百人,魅族派出五百人,在某些戰爭地點一決勝負,勝利一方自然可以索要大量修鍊資源,失敗一方也要接受條約,這樣一來又可以把戰爭控制在一個可以接受的點上,對雙方都是件好事。」

「哎,這個不錯。」

很快就有人覺得這個建議不錯了,附和的人居然在短時間內足有七八名四轉能者表示贊同,其餘三十多四轉能者,要麼在思考,要麼在心動,還有一些皺眉沉思,不知想些什麼。

不少人把目光看向了面無表情的陳義,露出詢問之色,卻沒得到什麼回應。

良久,等眾人意識到不對時,陳義才幽幽說道:「你們以為戰爭是什麼?是在玩過家家的遊戲嗎?」

頓了頓,他一錘桌子,怒聲道:「是魅族不長腦子,還是你們傻,人家有空陪你們玩這種無聊的東西?大家都是修行者,拜託,長點腦子,就算五百人對戰我們贏了,人家不能反悔嗎?如此像小孩兒玩耍的把戲都能想出來,你們還真是……」

陳義氣的有點說不出話來,一憤怒,幽紅色的能量下意識就在體內運轉起來,恐怖的氣勢伴隨他的話語而出,四十名四轉能者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他們心中為陳義展露出的恐怖氣勢而震驚,雖說那能量色澤不過三轉,可流露出的力量卻是生平少見,就算那些所謂的四轉巔峰也遠遠不如,恐怕只有五轉能者才有這種威能了。

此前,他們雖說也知道陳義的強大,定然超出他們在座的四轉能者很多,可那畢竟是猜測與某種預感,他們從未有過見陳義出手,或是露出什麼厲害的地方。

如今陳義不經意散發出氣息反而折服他們,不過惹陳義生氣,他們也一個個低下頭,不敢多言。

氣氛一下子有些怪異起來,還是坐在陳義坐下手位置的獸人女子阿昭洛洛笑道:「少帥,他們畢竟是修行之人,也沒經過專門訓練,自然不能與您相比……」

她穿著暴露,皮膚雖黑卻帶著別樣的野性美,明亮的雙眸向著陳義眨了眨,自從陳義統一了三個獸人族部落之後,阿昭就從力蠻身邊的二把手轉為了類似於陳義智囊的職責。

通常情況下,陳義有什麼事,也會找她分析商討一下。

現在阿昭的小暗示,就顯示了她與陳義之間和周邊其餘四轉能者的不一樣。

陳義冷著臉,也不說什麼,只是靜靜的看著阿昭,如果她不給他一個合理的回復,他可不會就這麼算了,這是在開作戰會議,不是私下玩鬧,該有的規矩絕對不能少。

新妻蜜嫁:腹黑老公,愛太深 阿昭也意識到了這點,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少帥,我也有一個建議,您看看行不……」

一番言語后,在座的四轉能者們配合的露出思索之色,要麼輕微附和幾聲,陳義卻是大大翻了一個白眼,因為阿昭說的話,雖說大致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實際上一大堆話都是廢話,仔細一想,就能明白的事。

……

山雨欲來,陰山的魅族已然達到一萬二千位,還有一些魅族分散敢來,預計所有魅族匯合時,人數可以達到一萬三千至一萬五千之間。

這是人數的碾壓,可以說魅族的一個余頭,也比陳義一方的人多,怪不得南方其餘的大勢力都不認為他們會勝利,實在是差距太大了。

說到高端戰力,魅族除了魅后這位五轉初期能者外,還有四大魅魔,他們分別是四個四轉巔峰能者,實力超凡,在魅族地位僅此於魅魔。

在往下,就是二十八位四轉魅族了,這二十八位是可以在陰山匯合的,其餘戰死或者被俘虜的並不算在內。

如此實力的魅族,果真不虧為一個異人種族,南方排行第三的超級勢力,就算是紫金城,面對如此全面出擊的大手筆之時,除了感慨,怕也不會在有別的。

這些四轉巔峰魅族與普通四轉魅族,通常不是坐鎮陰山,內部修行就是在外執行任務,或者在各個分部坐鎮一方,也只有在這種戰備的情況下,才共聚陰山。

四大魅魔逐漸返回陰山,在廣平的大場上,走在首位的是一名紫黑色指甲長達五十公分,眉毛,嘴唇,眼睛都為紫黑色的魅族。

他整個人散發著邪惡之意,四周數百上千名來迎接的魅族們卻是一陣歡呼:「是魅冷大人,四轉巔峰的魅冷大人曾經以一己之力戰敗五名四轉後期能者的聯手,實力超絕。」

魅族眾人歡呼著,一條道路隨著魅冷走過而分開,他的臉上帶著邪魅的笑容,朝著魅后所在的宮殿徑直走去。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不屬於這裡歡呼從另一個方向傳來:「是魅地心大人,魅地心大人乃是東家莊負責人魅雨心的哥哥,實力乃是四大巔峰之一,據說常年在外遊走,數年也不回一趟陰山,沒想到居然能在這種情況下見到,真是太幸運了。」

隨著眾人的話落,一頭烏黑長發,身穿藍衣的一名魅族神色平靜的走來,正是魅地心,他目光看向了魅冷,兩人目光相對,隱隱有著爭鋒之意。

魅族中只要消息稍微靈通點的,就知道魅地心與魅冷在兒時就互相爭鋒,一直以對方為打敗的目標,雙方的關係在某些方面,還很不和睦。

對視良久,魅冷率先開口了,道:「某人還真是當了一個好兄長,雨心都被陳賊所捉了,你這個當哥哥的還不緊不慢,換做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去救出雨心。」

「就是這樣,依照自己的喜惡行事,所以你才一直是我們四大魅魔中墊底的存在。」魅地心神色淡然,說出的話卻讓魅冷眯起眼睛,閃爍著一絲寒光。

如果不是情況不對,並且魅族有規矩限制,魅冷肯定會跟魅地心戰上一場,讓眼前這個討厭的人看看,誰才是四大魅魔中墊底的人。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幾乎快要擦出火花時,一陣黑霧伴隨著輕笑聲而來:「兩位,我等幾人多少年也不見一面,沒必要一見面就分個你死我活吧!」

緩了緩,那聲音又道:「要明白,你們真要這麼做,魅無敵恐怕會把你們二人同時給清理掉。」

聽到魅無敵三個字,不管是魅冷還是魅地心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問道:「說起那傢伙,怎麼沒見他?」

魅無敵是公認的四大魅魔之首,實力逆天,曾經有過一招擊敗魅冷的彪悍戰績,讓無數人震驚。

他更是魅冷一生的心魔與最恐懼而憤怒的人,提到魅無敵,就連空曠場地上數千名進行歡迎的魅族人聲音也漸漸消沉下去。 ?「那個修鍊狂人說最近又有新的感悟,正在閉關呢!」一團黑霧浮現在魅地心和魅冷之間,雖說語氣輕鬆略帶笑意,可還是讓人感受到他強行壓下的那份沉重。

曾經一度有過一個說法,如果不是魅無敵一心沉醉於修鍊,那麼他已經有了取魅后而代之的實力,要知道那時的魅無敵給人的感覺也是四轉巔峰。

四轉的修為有了超越五轉的名頭,魅無敵的呼籲聲之大可見一斑,現在又在閉關,等魅無敵再次出現時沒人知道他會有多強。

魅冷深吸口氣,道:「魅事通,你別在這兒提那個傢伙了,還不露出真面容,是看不起我們嗎?「

魅事通,四大魅魔之一,實力神秘,可與之交過手的魅地心卻發現此人有意無意的在隱藏真正的實力。

綜合判斷,魅事通的實力恐怕要強於自己與魅冷。

魅地心眼睛微眯,心中想著,只見那團黑霧逐漸散去,露出一個渾身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

旁邊的魅冷嘲諷道:「還是這樣,你還真是怕見不得人,我都有些奇怪你黑袍下的臉有多醜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