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黎玥摟著顧銘的脖子回應著。

2020-11-02By 0 Comments

很久,兩人才分開,熱吻后的黎玥老實了下來,靠在顧銘的懷裡問:「有想過我們的將來嗎?」

嬌妻本無心 這才是她心裡不開心的原因,可不是因為顧銘晚一天送葯過來。

這種事情,以前她沒有想過,覺得遊戲很好玩,不需要男人。

但是顧銘的出現,以及後面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她意識到,遊戲只是遊戲,可以用來打發時間,代卻寄託不了感情。

前陣子她忙,沒有時間東想西想。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小培元丹運營良好,銷售進入正軌,開拓渠道的事情也無需她負責,讓她有更多的時間思考她的事情。

當然,也有來至家裡人的壓力。

家裡人可不知道顧銘那套忽悠衛宇的說辭,操心她的終身大事呢。

跟顧銘在一起,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家裡人肯定是不會反對。

可是顧銘……

她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感覺抓不住顧銘,感覺顧銘隨時都可能從她身邊飛走,就如同顧銘突然出現在她面前一樣。

這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男人,怎麼跟他一起過日子嘛。 她很擔心,擔心的看著顧銘,期待顧銘給她一個滿意的答覆,乃怕假的也好,這樣至少她心裡有個念想,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迷茫,不知道以後如何。

顧銘反問:「你想我們的將來如何?」

「我不知道。」黎玥搖頭。

她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才問顧銘,結果顧銘反過來問她,簡直一點男人的擔當都沒有。

她生氣說:「假如你睡了我,你是不是還要我向你負責才行?」

顧銘說:「這話我可沒有說過。」

「那你什麼意思?想睡了我以後不負責任?」黎玥氣憤說:「你要是這樣想,那這輩子……」

她想說這輩子不讓顧銘睡。

可是,她跟顧銘都這樣了,她不讓顧銘睡讓誰睡?那子虛烏有的大哥?

她現在只能讓顧銘睡,其他男人那怕想,她也不願意。

不能拿這個威脅顧銘,她只能不滿的瞪了顧銘一眼。

「汗!!」

顧銘狂汗道:「這不是還沒睡嘛,等睡了以後我們在談未來的事情好不好?現在談有點早。」

黎玥把心一橫,咬牙說:「你現在說,說了今晚我就讓你睡。」

黎玥這是在放大招,誘惑不可謂不大,差點顧銘就心動了。

但是,今晚不行。

來的路上,他給方雪打了一個電話,要方雪洗白白在家裡等她。

說過的話,他能食言嗎? 你比風月更涼薄 這樣多不好,多讓人家失望,他今晚必須過去。

不過,貌似拒絕黎玥也不好,搞不好會讓黎玥更加的不開心。

想了一下,顧銘說:「小玥姐,要不今晚你先回去慎重考慮一下,明晚我再去你家跟你深入交流?」

「不是男人。」黎玥數落說,覺得顧銘是怕承擔責任,所以才不願意給她一個美好承諾。

也是顧銘,要是換成其他男人這樣沒擔當,她只會說一句,「有多遠給老娘滾多遠。」

但是,換成顧銘,她不會。

顧銘不願意承認責任,她來,她就不信了,她一個人還把孩子撫養不大。

所以,接下來的她的舉動很乾脆。

「小玥姐,你幹嗎?」顧銘驚訝萬分的說,不敢想一直不給的黎玥,今天膽子這麼大,居然主動要。

黎玥哼道:「坐著別說話,享受你的,以後的事情我來處理,跟你沒有關係。」

花心闊少的犀利女保鏢 「以後什麼事?」顧銘納悶說。

黎玥白眼說:「今天是我的排~卵~期,你說以後有什麼事情?」

顧銘懂黎玥的意思了。

有這麼容易?要是有這麼容易,他那麼多女人,不會到現在一個都沒有懷上。

他並不覺得黎玥運氣有那麼好,一次就能懷上,需要黎玥多多努力才行。

至於現在,不是黎玥努力的時候。

他拒絕了黎玥,說:「小玥姐,別這麼著急,生孩子這種事,需要慢慢來,急是急不來的,你得做好長期作戰的心裡準備。」

「至於現在,你先冷靜,冷靜。」

「什麼?冷靜?」

黎玥驚呆了,難以置通道:「小銘子,你不會真是太監吧!這個時候勸我冷靜?」

她主動呢。

這麼好的事情,打著燈籠難尋,這也有男人拒絕得了?

她覺得,能夠拒絕她主動的男人,要麼太監要麼性取向不正常。

顧銘的性取向沒有問題,否則不會每次來都摟啊抱她的,那麼,只能證明,她沒有冤枉顧銘,給顧銘取外號小銘子取對了。

還不樂意。

現在她看顧銘拿什麼話說。

顧銘想哭。

好不容易當一回正人君子,居然被人誤會成了太監,他這真夠冤枉的,比竇娥還冤。

不過,那是那句話,今天不合適,不能辜負洗白白在家裡等他的方雪。

雖然,方雪沒有答應洗白白在家裡等他,但是他相信,方雪不會令他失望的,保不準現在誘~人的制服小短裙已經穿在身上。

想想都激動。

他豈能浪費美人的一番熱情。

他說:「小玥姐,是不是太監我們明天再說,現在我有點事情,需要先走,我們明天見。」

顧銘把黎玥放下,整理了一下剛才被黎玥扯開的衣服,打算離開。

黎玥噘嘴,表達著她的不滿,見顧銘真要走,不滿說:「明天我有事,才沒時間跟你見面,你今天走了,明天別想。」

「我說的晚上。」顧銘說。

黎玥道:「我就是晚上有事。」

「什麼事情?」顧銘隨口問了一句。

黎玥傲嬌道:「不告訴你。」

顧銘沒有追問,說:「我陪你一起去。」

這樣黎玥就算不告訴他也沒有什麼,到時候他自然會知道黎玥晚上去幹什麼。

黎玥想了一下,沒有拒絕,因為顧銘不說,她明天晚上也想顧銘陪她一起去。

現在顧銘自覺,她勉為其難道:「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明天下午六點,到這裡來接我。」

「行。」

顧銘答應。

黎玥提醒說:「得準時,晚了我可不等你。」

顧銘拍著胸脯說:「放心吧!小玥姐,我一定準時到,不會耽誤你的正事。」

頓了一下,顧銘又問:「小玥姐,現在要我送你回家嗎?」

「我有車,無需你在這裡獻殷勤,去忙你的吧!」黎玥態度又變化說,如六月的天氣一般,令人捉摸不透。

顧銘自討沒趣道:「當我沒說,再見。」

他離開。

黎玥坐在辦公室發獃,想著剛才她的大膽舉動,俏臉忍不住發紅。

可是,剛才她就是想要嘛,想要終結她黃花大閨女的名頭,想要生個孩子玩。

她是這樣想的,管不了顧銘,還能管不了她生下的孩子?敢翻天,學顧銘一樣不著調,非得打得他皮開肉綻不可。

好可憐的娃。

還沒出生就有一把利劍懸在他的頭上,這要是出生了,還不得被她媽當猴耍。

可惜,顧銘不給,不僅娃娃懷不上,黃花大閨女的名頭都終結不了。

她突然覺得好悲催,主動送上門都不行,真想一狠心自己終結,讓顧銘明天哭去。

但,仔細想了一下,她打消了這是喪心病狂的想法,還是如往常一樣,適可而止吧!!

不多時,辦公室中,黎玥動聽的歌聲響了起來。

浪費資源。

天打五雷轟。

轟轟!!

一道閃電劃破天空,天空瞬間暗了下來,不多時,便下起了瓢潑大雨。

這對於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顧銘來講是一場災難,瞬間淋成了落湯雞。

他還沒上車呢。

等他上車,冒雨前往方雪家的時候,發現,還有一件悲催事情等著他。 「什麼?大姨媽來了?你怎麼不早說?」

顧銘有種吐血的衝動。

不敢信,他冒著暴雨來方雪家,遇到如此悲催的事情。

逗他玩呢?

坑他呢?

方雪這也忒不地道了吧!

方雪不認可顧銘的說法,辯解道:「我想說,可是你沒有給我說話的機會,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方雪抱怨說:「這我咋說嘛。」

「不能打過來?」

「可以!!」

「那你為什麼不打?」

早有準備的方雪,一一回答道:「掛的時候,我想打電話來著,正好遇到點事情,就沒有給你打,等到我忙完的時候,又忘了給你打,等我回家,想起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又來了。」

最後,方雪可憐兮兮說:「這不怪我。」

「你狠!!」

顧銘豎起大拇指誇讚道,才不信方雪的鬼話,對方指定是故意的。

方雪露出得意的笑容。

她當然是故意的,故意逗顧銘玩,其實她的大姨媽壓根就沒有來。

不過,她現在卻是不想告訴顧銘這個,因為告訴顧銘,顧銘指定不老實,立馬抱著她進屋。

她不想。

不是不想那事,好久沒有得到顧銘的滋潤,她心裡是想的。

但是,她更想跟顧銘好好吃頓飯,享受浪漫的燭光晚餐。

東西她都準備好了,就等顧銘過來,可顧銘過來,看到一身制服的她,就猴急的不行,這飯怎麼吃嘛。

現在,打消掉顧銘某些想法,正是跟顧銘享受浪漫燭光晚餐的時候。

不過,在此之前,她準備帶顧銘參觀一下她的豪宅。

房子是顧銘買來送給她的,一次都沒有來過,只是知道位置。

如今,顧銘過來,自然要讓他熟悉一下,省得晚上進錯了門,跑到她閨蜜房間去了。

開始顧銘是不知道方雪跟她閨蜜一起住的,不過當他上樓,看到有兩間卧室有人住的時候,他知道了,方雪這裡還有人。

「誰啊?」他隨口問了一句。

「我閨蜜。」方雪如實說。

「學跆拳道那個?」顧銘想起曾經方雪說的那位練習跆拳道,讓她無懼前男友陸明喆騷~擾的給力閨蜜。

當然,這不是他記住方雪這位閨蜜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方雪說她這位閨蜜美若天仙,最開始還想把她閨蜜介紹他。

很早的事情了。

那個時候方雪還不知道她男友背著她當小白臉,等到知道后,這個事情方雪再也沒有提起過。

忘了?

顯然,不是忘了。

而是一心想當顧銘女朋友的方雪,已經不可能把她的閨蜜介紹給顧銘了,甚至還防著顧銘,不讓顧銘去她的出租房跟她約會。

往事浮上心頭。

顧銘打趣道:「現在不怕我打你漂亮閨蜜的主意了?」

「不怕!!」方雪搖頭說。

「為什麼?」顧銘好奇道。

方雪白眼道:「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你心裡沒數嗎?多這一個?」

她不知道顧銘具體在外面有多少女人。

但是,從顧銘找她的頻率可以得知,顧銘在外面的女人一定不少。

每每想到這個事情,她就有種哭笑不得的感受,因為當初顧銘說過的話應驗了。

她永遠記得,她們第一次在許鵬家,完事後,顧銘告訴她,現在不當他女朋友,以後只能當他情人,再晚點,情人都當不了,因為他會擁有很多很多情人。

這敢信?

當時打死她也不敢信,一個小小的房屋銷售員能辦成這樣的事情。

現實,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如今,顧銘今非昔比,女人眾多,多她閨蜜一個不多,少她閨蜜一個不少,她才不會在意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