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黎玥看著顧銘,希冀道:「你能辦得到嗎?」

2020-11-05By 0 Comments

「看情況。」

顧銘說:「要是他們要求不過份,我可以忍著,但要是他們要求過份,那我就只能對他們說對不起了。」

如非必要,他不想得罪李家,畢竟他睡了人家媳婦,對不起別人在先。

但是,他跟蘇曼是你情我願,不存在強迫。

這點愧疚,只夠他小小賣李家一個薄面,但李家人要是得寸進尺,有什麼貓膩心腸,那他就不會客氣,該收拾的人要收拾。

這個回答黎玥很不滿,不滿說:「別說什麼過份不過份,無論李二公子一會提什麼要求,你都得忍著,讓我來處理。」

「你怎麼處理?」顧銘問。

「我……」

黎玥張嘴,到嘴邊的話沒有說出口。

但是,顧銘知道,黎玥這是打算盡量滿足,最大限度保證他們的利益。

可行嗎?

自然可行。

但是,憋屈。

黎玥沒講,就是因為她知道,這種憋屈的事情他不可能接受。

顧銘握上黎玥的玉手說:「小玥姐,一切有我,放心,天塌不下來,就算踏下來,我也會為你撐起來的。」

黎玥把玉指扣在顧銘手指間,緊扣后,鼓起勇氣說:「我們一起。」

「好!!」

顧銘答應,雖然他並不覺得黎玥有這樣的本事,但是黎玥有這樣一份心,足夠了。

不在說話,兩人就這樣十指緊扣的前行,直到保安停下,這才分開。

門口有兩名門童隨時恭候。

保安指著顧銘和黎玥說:「他們就是朱先生讓我帶過來的人。」

朱建強早有交代,門童推開門說,「請進!!」

顧銘和黎玥進去。

進去,他們就看到朱建強大大咧咧坐在真皮沙發上,抽著雪茄,一副大佬模樣。

然而,顧銘壓根沒有把他放在眼裡,目光掃視,發現屋內只有朱建強一人,當即皺著眉頭道:「李二公子呢?他怎麼不在這裡?今晚不是他想見我們?」

一連三問。

把朱建強都問懵~逼了。

他第一次遇到如此沒有自知之明的人,那李二公子是顧銘想見就能見的嗎?

他覺得不是。

回過神來后,立馬不屑的說:「你有這個資格見二公子嗎?」

沒有給顧銘回答這個問題的機會,朱建強替顧銘回答道:「你沒有見二公子的資格,能見著我,已經是你的榮幸。」

朱建強一副顧銘現在應該感到很榮幸的模樣。

「我去!什麼玩意?」

聽到這話,看到朱建強這幅表情,顧銘差點吐了出來。

這太噁心人了。

顧銘嫌棄道:「少在那裡噁心人,我也不想要這樣的榮幸,要是李二公子今天沒時間見我們,那就算了,當我們白跑一趟。」

同樣。

顧銘也沒有給朱建強說話的機會,接著說:「記住,下次想要見我們,讓李二公子親自到黎家葯業來,一點誠意都沒有,別指望我們再過來見他。」

「什麼?讓李二公子親自去見他們?這……這簡直太喪心病狂了。」

朱建強很生氣,很憤怒,不敢想申海市有人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是一點沒有把李二公子放在眼裡啊!這是置李二公子的尊貴身份於不顧啊!

作為李二公子的一條狗,不把李二公子放在眼中,那就是不把他放在眼中,他簡直忍不了。

他怒道:「臭小子,你知道你這樣說話的後果是什麼嗎?」

「什麼?」顧銘感興趣說。

朱建強擲地有聲說:「今天你出不了天上人間的大門。」

「呵呵!!」

顧銘發出嘲笑聲。

他最不怕別人這樣威脅他了,當即說:「那我得試試,我能不能出去。」

說著,他拉著黎玥往外走。

黎玥心驚肉跳道:「顧銘,我們……我們真這樣走了嗎?」

顧銘說:「正主沒在,見一個小蝦米浪費時間幹什麼?不如離開。」

他知道,李二公子一定在天上人間某個地方注視著這裡的一切。

具體在哪裡,他懶得去尋找,也懶得見,傳達一個他很強勢、不好惹的信號就行了,剩下的,讓李二公子自己去琢磨。

這句話,他說得很大聲,朱建強聽到了。

小蝦米?

顧銘把他形容成小蝦米?

侮辱啊!!

至從跟了李二公子以後,走到哪裡別人都敬他三分,他就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把他攔下。」朱建強氣急敗壞道。

門童把顧銘攔下。 不自量力。

顧銘喝道:「讓開!!」

門童不讓,還說:「請你回去。」

顧銘說:「那我今天要是不回去呢!!」

門童笑了。

這還需要回答嗎?他們站在這裡,想出去,得先過他們這一關。

一名門童說:「如果你一定要出去,那我們只能說對不起了。」

「呵呵!!」

顧銘咧嘴笑道:「你們不用說對不起。」

「啊?」

門童很懵,不知道顧銘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們在想。

還沒想清楚,他們懂了。

不科學?

其實很科學,因為顧銘出手了,猿臂一伸,抓住門童的衣領,輕輕一提,門童的身子就被顧銘提了起來。

「我艹。」

門童心裡凌亂的一P。

一名門童心驚膽顫說:「大哥,有話好好說。」

說啥?

顧銘覺得,跟門童沒有啥好說的。

不是看不起他們,而是他們剛才已經說了,不用說對不起。

所以,他的動作很是乾脆,直接往外一扔,跟扔垃圾似的。

門童說,沒錯,他們就是垃圾,不自量力的垃圾,連招架之力都沒有,就被別人給廢了,倒在地上,哎喲連天的叫喚著。

顧銘回頭,嘲笑的看了朱建強一眼,然後拉著黎玥離開。

朱建強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看著倒地的門童大罵廢物,關鍵時候派不上用場。

他沒有去追顧銘的意思。

這種事情,不是他這種身份乾的,太丟份了。

他掏出手機,撥打保安部的電話,命令道:「剛才進來那兩個人要出去,把他們給我攔下。」

「明白!!」

保安出動。

作為天上人間的保安,實力和素養毋庸置疑,都是精銳。

效率非常高。

很快,他們就把顧銘包圍起來。

顧銘把黎玥護在身後,黎玥緊緊拉著顧銘的手,一副跟顧銘共進退的模樣。

顧銘苦笑,這是在拖後腿,限制他實力發揮。

不過,他卻是沒有把手抽出去,任由黎玥拉著,料想十幾隻小蝦米,不動手,光憑腳就能搞定。

保安不知道顧銘的恐怖,圍住顧銘后,為首的保安隊長沉聲喝道:「請你回去。」

顧銘懶得跟這些保安廢話,拉開架勢道:「別啰嗦,要打直接打。」

保安:「……」

他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這是以為他們是吃乾飯的,這麼瞧不起他們?

不多說。

手底下見真章。

他們動手。

兩名保安呈左右夾擊之勢,想要一舉制服顧銘。

顧銘乾脆的一人賞了他們一腳,然後他們就要多遠滾多遠了。

「嘶……」

看到這一幕,保安是倒吸一口涼氣,總算明白剛才顧銘為什麼一副瞧不起他們的樣子了。

顧銘,有瞧不起他們的實力。

硬茬子無疑。

非常棘手,他們在思考如何應對。

顧銘沒有給他們思考的時間,直接問保安:「還打嗎?不打我可走了。」

「這個……」

他們表示不想打。

不是怕疼,也不是怕受傷,主要是剛才顧銘那兩腳太乾脆利落了,他們自負做不到,也知道,一般武者也很難做到。

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

但是,他們必須打,因為只有如此,他們才能向朱建強交差。

他們用行動表明他們的選擇,就是不讓。

需要多說嗎?

顧銘覺得,無需多講,打出去就完事。

開動。

他攔腰抱起黎玥,雙腳交替出擊。

很快的那種,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嚇人的緊,路人目瞪口呆。

砰砰砰……

一連竄的悶響后,戰鬥結束。顧銘也懶得放下黎玥,就這樣抱著黎玥揚長而去。

等到顧銘走遠,這些保安才跌跌撞撞從地上爬起來,身上都受了不輕的傷。

這是顧銘手下留情的結果。

他們知道。

一名保安心有餘悸的說:「隊長,他好強,我們這麼多人,他還抱著一個女人,我們在他面前,居然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是啊!好強。」保安隊長看著顧銘離去的方向,眼中滿是憧憬之色。

作為一名習武之人,他渴望有朝一日能夠變成顧銘那樣的強者。

可惜,太難了,直到現在,他還沒有窺視到明勁的大門。

顧銘,年紀輕輕就有遠超常人的實力,他除了佩服,唯有佩服。

還佩服朱建強,居然有勇氣讓他們攔這樣的強者,這是誰給他的自信?他們?這是在坑他們!!

很不爽。

但不爽歸不爽,該傳達的消息還是要傳達。

保安隊長說:「你們先去治傷,我去去就來。」

保安隊長前往地字六號包廂。

包廂內,打過電話的朱建強又靠坐在舒適的真皮沙發上,抽著雪茄,自信天上人間精銳的保安可以把顧銘攔下,然後送到他們的面前來。

他都想好了,等會再次見到顧銘說什麼,他會嘲笑顧銘說,走啊!怎麼回來了,有本事別回來啊!

最後,還會罵顧銘一句,「什麼玩意,不自量力。」

想得很美。

現實很殘酷。

咚咚咚……

敲門聲響起。

不等外面人說話,朱建強直接說:「把人帶進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