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黑狗眯眼看着消失的背影,轉身看向身後,眼中光芒閃爍。

2021-01-31By 0 Comments

“明天給我殺了他,殺不掉,你們也不用活了。”

面對黑狗,這些氣焰囂張的生物全都低下了頭,不敢作聲。

黑狗沒再說話,緩步消失在遠處。

回到住處,昆羽把儒艮喊了過來。

“明天陪我去一個地方,有能量幣賺。”


一聽到有錢賺,本來恭謹俯首的儒艮眼中冒出精明的光芒,忙不迭的劃拉着前肢。

昆羽抿了抿嘴,他終於知道當時應皇爲什麼說自己這樣交流太不方便了。

看着依然在比劃的儒艮,昆羽陷入沉思。

以後想要躋身頂尖,只靠自己肯定不行,自己闖闖祕境可以發一筆橫財,但想要穩定提升,還是要有自己穩定的資源獲取渠道。

看來是時候拉一套自己的班底了。

儒艮經商和資源獲取方面是個不錯的好手,但就是太不喜歡提升實力,看來得想個辦法將他的實力給提升上去。

最起碼以後要有自保的能力。 準備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昆羽帶着儒艮出現在了監禁區。

監禁區裏一片安靜,昆羽擡頭看了眼天色。

確實有點早了。


儒艮乖乖的站在昆羽身後,低垂着腦袋。

反派親媽的被寵日常[穿書] ,將編兜放下,眼睛一閉,進了意識空間。

對戰前,昆羽需要把身體調整到最佳。

許久,身體被戳了一下,昆羽從意識空間出來,擡眼前望,遠處,黑狗當先走了過來。

身後並沒有跟着其他生物。

看着立在身前的黑狗,昆羽平靜的問道。

“怎麼?有問題?”

黑狗搖了搖頭,轉身往回走去,口中解釋道。

“我們連夜做了個高臺,算是對你的重視。”

昆羽先是一愣,隨後微微一笑。

跟在身後的儒艮擡頭看了眼黑狗,又迅速的低下了頭。

不急不緩的穿過石窟羣,昆羽在一片亂石灘前停了下來。

亂石灘中央已經立起一個高臺,高臺上有幾個體型碩大的生物正在做最後的收尾。

很明顯,高臺是臨時搭建的,高低不平,檯面坑坑窪窪,唯一的優點就是非常大。

不過能在一夜之間就搭建好這種簡易高臺,說明黑狗對於監禁區的統治力不低,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能想到建一個高臺。

昆羽感嘆一聲,側頭看了眼並立的黑狗,張嘴隨意的說道。

“我突然想加大賭注了。”

黑狗轉過頭,感興趣的問道。

“你想賭什麼?”

“賭你。”

我挖到寶啦

昆羽也沒多做解釋,只是再次露出笑容。

黑狗看見昆羽的笑容,漆黑的皮毛根根豎立,冷哼一聲轉身要走。

“別急啊,你不想知道我下的賭注是什麼嗎?”

黑狗的腳步停下,原地糾結了許久,慢慢的轉過身,看向昆羽,只不過眼神明顯變得厭惡。


昆羽嘴巴一張,一個水滴狀的水晶體出現在面前,煙霧渺渺。

黑狗不自覺的吸了口氣,霧氣進入鼻腔,頓時整個眼睛都亮了,火焰般的眼睛裏閃爍着精光。

“好,我賭!”

話音落地,黑狗轉身走掉。

昆羽將水滴收回,視線轉回高臺上。

“老闆,是,看上,他了?”

一個磕巴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昆羽看了眼後面說話的儒艮,沒有急着回答,反而陷入回憶。

實在受不了和儒艮的溝通,昆羽用了一夜的時間把能量發聲的方法告訴了儒艮。

能量發聲不是王級生物的專屬,只要生物能操縱能量,都可以用能量發聲。

但因爲能量的掌控力不夠,能量質量太差等很多原因,王級以下的生物基本上沒法靠能量發聲。

不過昆羽又解決辦法,雖然過程比較痛苦,但最終還是讓儒艮勉強發聲。

能自己發聲的那一刻,儒艮和昆羽同時送了口氣。

視線從儒艮身上收回,想了想還是解釋了一下。

“這黑狗,能在這麼短時間搭建一個這麼大的臺子,可見對監禁區的掌控力之足,說明實力強有手段。”

“能在確定要挑戰後就開始搭建臺子,說明有腦子。”

“能在我還不確定會不會一定來的情況下就如此耗費,說明有魄力。”

“你說這樣的才能,能輕易的放過麼?”

昆羽這邊解釋玩,那邊儒艮卻悄悄的鬆了口氣,加緊的尾鰭也悄悄的鬆了開來,眼神直視前方,不再隨意發問。

準備工作沒有用太長時間,一個臨時的臺子而已,沒必要弄得過分精緻。

很快,昆羽就出現在了臺子上,將身上的編兜解了下來,放在儒艮的身下,安靜的在臺上等待。

這場比試,儒艮需要作爲賭局的見證者,同時兼職盤口的運轉。

高臺下圍滿的生物,所有生物看着儒艮身下的編兜,滿眼通紅,躍躍欲試。

不過可能是水螳螂回去向他們普及了昆羽的不凡之處,圍着的生物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謹慎。

只是誘惑實在太大了,躁動的氣息在獸羣中不斷翻滾,終於,一隻綠毛蟹扛不住誘惑,甩了兩枚能量幣給了儒艮,這是他全部的家當。

等到儒艮將四塊能量幣規整的擺放在面前的石頭上展示後,綠毛蟹一聲怪叫,興沖沖的落在高臺上。

昆羽睜開眼,當對手落在高臺上的剎那,比鬥就算正式開始。

這場比賽對於別的生物來說是賭鬥,但對於昆羽來說是生死局,所有的被監禁的兇獸們在臨上場前,被黑狗再次警告一定要殺死對方。

紅甲俯身衝出,昆羽氣勢全開。

無限蓄力系統 ,一上來變用了全力。

兩隻寬大的前鰲就是他的武器,鰲刃有鋸齒狀的利刺,只要被前鰲夾住,必定會被撕下一塊血肉。

渾身綠色光芒閃爍,前鰲變大了幾分,用力夾向了衝過來的昆羽。

昆羽似是來不及躲了,直直的奔着鰲刃而去。

綠毛蟹眼中閃爍着殘忍的光芒,臺下的生物也發出不小的呼聲。

刺啦一聲,綠毛蟹的胸腹被劃了一道長口子。


綠毛蟹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他明明看見昆羽被自己的前鰲夾住了,爲什麼下一刻會出現在自己的身前?

好在雖然劇痛,但是並不致命,綠毛蟹神情凝重起來,前鰲收了回來,擋在身前成防禦姿勢。

昆羽飄然後退,紅甲長刀繞體旋轉一週立在身旁。

看着昆羽沒有再進攻的打算,綠毛蟹眼中閃過嗜血的光芒,渾身的綠光再次茂盛了幾分,雙鰲飛舞,腳爪舞動,檯面上出現六個小坑。

長刀飛向昆羽的身側,一聲金屬碰撞聲傳出,長刀穩穩的擋住了一隻前鰲。

昆羽身形不停,側身一躲,第二隻前鰲從身側劃過。

長刀收回,綠毛蟹白嫩的胸前再次出現一道長痕,正好和上一個長痕形成交叉。

受傷徹底激發了綠毛蟹的凶氣。

不顧身前的傷勢,雙鰲飛舞,金屬碰撞聲響徹高臺。

戰況看似兇險異常,但昆羽總能在關鍵時分差之毫釐的躲過綠毛蟹的重擊。

看的臺下的衆生物們驚叫不已,暗自搓手,恨不得臺上對戰的是自己。

只有立在後方的黑狗,眼中閃爍着疑惑,低聲呢喃。

“沒有用能量,純粹用肉體?小黑魚,你想幹什麼?” 狂躁中的綠毛蟹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體力在飛速下降,體表上的綠色光芒也開始不規律的閃爍。

隨着綠毛蟹體力消耗加劇,昆羽遊走起來更加遊刃有餘,眼睛緊緊地盯着綠毛蟹露出的破綻,在綠毛蟹失誤時給上一刀。

身上的血痕越來越多,胸前幾乎沒有完好的地方。

要放在平時,綠毛蟹早就開始警覺,甚至開始後退,但昆羽卻做了一個非常不齒的事情。

他每劃上一刀,就會故意露出一個破綻,綠毛蟹正準備後撤,卻發現昆羽露出的破綻,心中一狠又攻了上去。

昆羽自然的躲過這一擊,再劃上一道,如此周而復始,綠毛蟹已經被這般拉扯的有些瘋狂了,完全不顧身體的損傷,眼中只有對方。

隨着血液流逝,綠毛蟹的移動速度已經慢了一倍還多,在綠毛蟹的眼中昆羽的速度在不斷加快。

身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劇痛,通紅的雙眼恢復了清明,被壓抑的痛覺迅速佔領的大腦。

一聲怒吼,綠毛蟹邁動腿爪想要後退。

世界開始旋轉,周圍的聲音越來越模糊,黑暗前的最後一幕是立在地上的半截身體。

隨着綠毛蟹死亡,臺下傳來了一陣遺憾的嘆息聲。

儒艮高舉四枚能量幣,吼叫一聲,放進一旁的編兜內。

編兜內的能量幣又多了兩枚,臺下的觀衆眼珠再次泛紅,剛纔那一抹慼慼然瞬間消散一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