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黑袍人四十歲左右,瘦長臉,留著短短鬍子,臉色不怒而威。

2020-11-06By 0 Comments

「五魔尊,你來了。」岩真連忙走上去,恭敬地問:「你剛才也聽到了,有什麼看法?」

「五界之中,年輕的金丹修士,屈指可數,敢跟我們魔界作對的,唯一人爾。」

「你是說,江南王。」岩真猜測。

「除了他,誰還有這麼大的膽子。」仇天冷哼一聲:「在修真界的時候,我就聽說過他的名聲,本以為兩年沒見,他已經消聲匿跡,沒想到他來了修羅界,還搶了我們志在必得的引雷丹,成功進入金丹期。」

「這個傢伙可不簡單,他可是連續打敗冰雪一族族長,雷音閣閣主雷絕,還把冰三重給殺了,這些可都是金丹中期的修士啊,咱們現在怎麼辦?」岩真有些擔心。

「你擔心什麼,他再厲害,也只能打敗一個,以你我聯手之力,他來就是送死。」仇天喝道。

「這倒也是。」岩真總算鬆了口氣,然後又說:「你說這個傢伙,突然出現在岩城,還把我的手下殺了,他到底想幹什麼?」

「肯定是想削弱咱們的實力,阻止我們發展,他是受了金山寺的派遣。」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既然他想要你們的命,我們就來一個將計就計。」仇天想了一下,說道:「你馬上讓岩明珠跟矮道人進殿,如果我猜得不錯,他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們兩人中的其中一個。」

「我馬上宣他們進殿。」岩真急道。

岩明珠是他的妹妹,他是絕對不會讓她再出事的。

十幾分鐘之後,岩明珠跟矮道人先後進來。

矮道人名如其人,長得非常矮,身高不到一米五,臉長得非常大,看起來模樣有些滑稽。他的身高還不到岩明珠的肩膀。 能穿越的修行者 反觀岩明珠,長得倒是五官端正,單看外表,就像個女漢子。

「哥,你這麼焦急叫我們回來,有什麼事情?」 無限劍神系統 岩明珠上來的就問。

「有件不好的事情要告訴你們,葉雄盯上咱們了。」岩真回道。

接下來,他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我們跟他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殺我們的人,針對我們?」岩明珠不解地問。

岩真投靠魔界的事情,她一點都不知道。岩真知道自己妹妹的個性,嫉惡如仇,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投靠了魔界,肯定會反對。除了她之外,其餘的金丹修士全都知道,他還在想,用什麼方法跟她說。

「這兩年,咱們岩國發展迅猛,從一個席席無名的小國,快速發展成為五大國之外的第六大國,葉雄是金山寺的人,金山寺是金國的護國法寺,他肯定是受了金山寺的命令,過來阻止我們發展的。」岩真說道。

「他來了更好,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傳聞中的那麼厲害。」岩明珠冷哼一聲,眼神之中,滿滿都是戰意。

「我猜測他此次前來,肯定是想殺我們的金丹修士,所以將你們兩個召回來。你們以後萬萬不可一個人擅自行動,這兩天呆在城裡,哪裡也別去。」岩真嚴肅地說道。

「他是金丹初期,我也是金丹初期,我還怕不成。」岩明珠傲然道。

「妹妹,你別激動,他不是一般的金丹初期,就連金丹中期他也能斬殺。」

「難道我就沒斬殺過金丹中期……」

岩明珠還沒說完,突然身體爆發出一鼓強橫的白色光芒,一掌拍在地上。

「誰潛伏在下面,給我出來。」

強勁的元氣,直接沒入土中,將一團白色的東西,從裡面彈了出來。

眾人看去,發現那白色的東西,是一把迷你小劍,看起來很萌。

劍靈哪想到這個女人實力如此恐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震蒙了,從土裡面彈出來,好在它反應夠快,很快就一頭扎進土地里,不見蹤影。

「剛才那是什麼東西?」矮道人一臉的震驚。

「如果我猜得不錯,那應該是五行之靈,傳聞葉雄身上有幾個五行之靈,他才可以在短短的時間之內,突飛猛進,現在看來,果真如此。」岩真神色嚴肅起來,望著自己妹妹,嚴肅道:「明珠,咱們的通話,已經完全被聽到了,從今天開始,你一步也不許離開皇宮,聽到沒有?」

「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我現在就去會會他。」

岩明珠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離開大殿,任憑岩真怎麼叫都叫不住。

「矮道人,這幾天你就呆在皇城裡,等風頭過去,再出去吧!」岩真吩咐。

「國王,我聽從你的吩咐。」

「下去吧!」

等矮道人下去之後,仇天又從大殿後面出來了。

「這個妹妹,我真是拿她沒有半點辦法。」岩真無語道。

「令妹是人之中鳳,就連咱們的大魔尊,也對她贊口不絕,說她才是真正的戰士。」仇天贊道。

「真的,大魔尊殿下,也知道我妹妹?」岩真頓時激動了。

「大魔尊運籌帷幄,對於五界的事情,了如指掌,上次明珠姑娘,越階斬殺金丹中期徐鳳成的事情,在我們魔尊會議上專門提過,他還讓我們要多注重實戰,別一昧追究境界。」

「感謝大魔尊,我這個妹妹啊,說話實話,就是個天生的戰士,我父親就曾經誇過她很多次,還說她如果是男人就好了,可惜是女人。」岩真有欣慰。

「明珠姑娘發展下去,肯定會大有一番作為的,但是她的思想,我希望你還是多跟她溝通溝通,別讓她成為咱們的敵人,你知道咱們魔族對敵人的態度。」

「五魔尊,你放心,我一定會說服她的。」岩真保證。

(十二點左右,還有兩章。) 岩城之外三十公里,一處洞穴之中。

葉雄盤坐在地上,開始修鍊法術《冰凍結界》。

這《冰凍結界》是金山上人送他的法術,他一有時間就修鍊。

這門法術,雖然比不上不破金身厲害,但也是一門非常厲害的防禦法術,學會了,防禦金丹中期的攻擊不在話下。等進入鬼界之後,他要盡量不使用《梵聖功》跟《真猿九變》這些會暴露他身份的法術,這〈冰凍結界〉就成了他很重要的一門神通。

葉雄身上發出一層藍色的元氣,在身體周圍繚繞著。

這是水元氣,顏色呈藍色。

他控制著元氣,在周圍慢慢凝聚成冰,最後在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四方體結御,將他的身體緊緊地保護在結界中間,三百六十度防禦。

這時候,一道白光從外面疾射進來,劍靈回來了。

葉雄收功,身體周圍的元氣進入他的身體之內,恢復正常。

「劍兒,打探得怎麼樣了?」葉雄問。

「這岩城皇宮,還真是高手如雲,我差點就回不來了。」劍靈罵道。

「出什麼事情了?」葉雄急問。

劍靈當下將在大殿上遭遇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說這個岩明珠,也太厲害了吧,我潛伏在地底下,連五魔尊都發現不了我,她是怎麼發現的,一出手就將我給逼了出來。」劍靈震驚地問。

「有可能,這岩明珠有什麼特殊的神通,才能發現你;還有,那個五魔尊仇天也未必沒發現你,只是當時岩明珠在場,他不好出手而已。」葉雄神色嚴肅地說道。

在他的查探之中,只知道這岩明珠實力不錯,看來還在自己想象之上,他更沒想到,五魔尊仇天也在岩城,這三大高手聯合在一起,他是半點機會都沒有。

「主人,接下來,咱們怎麼辦?」劍靈問。

「咱們按兵不動,看看情況再說,還有,以後你出去查探,一定要小心。」葉雄叮囑。

「主人,我會的。」

劍靈說完,一頭扎進葉雄的內世界之中,開始休息起來。

劍靈進去,一道綠光從他的身體之內出來,木靈出來了。

「主人,我醒了,你怎麼變成這副模樣了?」木靈奇怪地問。

葉雄簡單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木兒,感謝你在空間裂縫的相助,如果沒有你,我肯定會受更重的傷。」

「主人,是木靈自己沒用,受傷重。」木靈張開小嘴說道。

葉雄看著他那黯淡了不少的身體,有些內疚。

「我真慚愧,你們追隨我,我一直都沒能找到好的東西,讓你們吞噬進階。」

「主人,你千萬別這麼說,如果不是你用靈木液將我孕育出來,我現在可能還是一枚木靈胚胎,更別說進入修羅境了,跟著你,我已經少花幾十年修鍊了。」木靈回道。

「咱們的木兒,怎麼時候也這麼會說話了?」葉雄笑道。

「火哥,冰哥,劍哥,它們三個都是這麼說的。」木靈很認真地說。

「葉雄伸手過去,撥弄著它頭頂的幾片葉子,扯了一下。」

「主人,疼。」木靈連忙說道。

「木兒,你說他們三個頭上都沒長東西,偏偏是你頭上長著這三片無名葉子,這葉子到底是幹什麼用的?」葉雄奇怪地問。

「我也不知道,不過這三片子好像對我很重要,上次,劍哥跟我開玩笑,划傷我一片子,我都快疼死了。」木靈回道。

葉雄也覺得木靈這三片葉子,似乎有些重要,但是他從來沒有從典籍上看到,它有什麼作用。

「主人,冰靈跟火兒都出去執行任務了,我要不要去?」木靈問。

「不用了,你還是回去內世界,好好跟曼陀羅訓練。」葉雄連忙說。

現在,他連神通境的冰靈火靈都不放心出去了,更別提只有修羅境的木靈了。

「主人,那我進去訓練了。」木靈一頭扎進他的身體。

葉雄意識進入內世界之中,他已經很長時間沒進來看過了。

此時的內世界範圍又大了一些,天空更加亮了,隱隱有另成一片天空的模樣。

曼陀羅青藤已經長到五十米高,看起來就像一條巨大的青蛇,氣勢逼人。

自從曼陀羅進入內世界之後,葉雄發覺自己的內世界變化非常大,範圍大了,元氣充足了,也明亮了很大。他意識到,似乎沌混之體的靈植,對內世界的變化非常大。

他甚至懷疑,自己的戰力比同階強大,這也是一方面原因。

傳聞進入元嬰期之後,內世界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自成一方世界,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達到以那種境界。

葉雄走到元氣池之中,看著池中的那朵奇怪的蓮花,上面如同蓮子一樣的金丹閃爍著四色之光,這說明他現在處於非常好的狀態。

葉雄繼續進入修鍊《冰凍結界》之中。

第二天一早,葉雄讓冰靈出去岩城查探,其餘三靈都不讓它們出去,畢竟四靈之中,以冰靈的實力最強。

中午的時候,冰靈回來了,一進山洞就罵道:「真是氣死我了。」

「冰兒,怎麼了?」葉雄問。

三靈也紛紛從內世界裡面出來,聽它查出什麼了。

「那個岩明珠,真是欺人太甚,你知道她做了什麼嗎?她居然在岩城大喊大叫,罵你是縮頭烏龜,有種與她一戰,沒得到你的回復,她居然在城內各個地方,掛滿條幅,上面的話真是不堪入目,我得氣得差點跟她拚命了。」冰靈罵道。

「她這樣明顯是逼我現身,如果我被激出來,豈不是中她的詭計了。」葉雄笑道。

「你是沒看到她的做法,如果你去到現場,一定會氣得吐血的。」冰靈說道。

「聽你這樣說,我倒是想見識一下,這個女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葉雄衝天而起,御空飛行,朝岩城飛去。

跟往常一樣,他將自己的境界降到築基中期,御空飛行,沒有使用流光術。

半個小時之後,他落到了岩城外面,徒步走進城中。

他現在這副面貌,沒有人認識,所以一點都不擔心被人認出來。

剛走到城門之下,葉雄抬頭,頓時就哭笑不得。

只見城門之上,掛著一條長長的條幅,足足有二三十米。

隔著幾百米都能看到,上面寫著一行大字:葉雄是烏龜王八蛋。

落款:岩明珠。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冰兒這麼生氣,我看見了都生氣。」火靈無語地說道。

「主人,干她。」劍兒怒道。

「你們別激動,她這樣做,我反而覺得她很幼稚,咱們先進去看看。」

葉雄說完,朝城門口的方向走去。 「站住。」一名守衛攔住了他:「把臉湊過來看看。」

葉雄走過去,那守衛在他臉上看來看去,檢查很久,見他沒有易容,這才放他進去。

葉雄覺得他們這種做法,純屬多餘,以自己的實力,要想潛進入實在是太容易了,不知道誰想到這樣的辦法,用盤查的方式找自己。

剛剛走進去,葉雄一眼就看到面前的一座茶樓最頂上,掛著一條條幅,上面又寫了一行字:「葉雄,是男人的一戰。」

茶樓頂上,是一座小亭,亭中有一桌。

此時桌邊,坐著一位身穿白色戰甲的女子,一邊喝茶,一邊目光不停地在周圍行人掃過。

突然,她的目光掃過葉雄身上,好在葉雄掩飾得好,裝成怯懦的模樣,不敢看她,她這才沒有發現。

「主人,要不要干她?」劍靈非常激動地問。

它恨不得葉雄立刻上去,把她狠狠揍一頓,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干她容易,但是你別忘記了,這裡可是岩城,岩真跟五魔尊仇天也在這裡。」

如果一對一,哪怕五魔尊仇天,葉雄也不懼,有信心將他打敗,但是如果這三人之中,任何兩個聯手,他就未必討得了好處。

「那咱們怎麼辦?」劍靈問。

「我先上酒樓吃點點心,慢慢考慮怎麼干她。」

葉雄上了旁邊一間茶樓,點幾樣小點心,一邊吃一邊心想怎麼干她。

就在這時候,一道流光從皇城飛來,落到涼亭之中,岩真到了。

岩真走到岩明珠對面坐下來,笑道:「我的好妹妹,怎麼樣,找到那個傢伙沒有?」

「還沒有,不過我有預感,他現在一定在這附近。」岩明珠目光掃了周圍一遍。

「我看你還是別浪費時間了,這裡是岩城,他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來這裡應戰,而且,你不覺得……」岩真指著周圍掛滿大街的條幅,哭笑不得:「不覺得這樣很幼稚嗎?」

「不覺得。」岩明珠面不改色。

「行,我就等著看好戲好了,不過我可提醒你,不能離開岩城一步。」

岩真說完,身體化成一道流光,朝皇城而去。

岩明珠依然在上面坐著喝茶,哪怕周圍來來往往的人,全都望著她,她都面不改色,內心強大的一逼。

名少的神祕老婆:豪門梟寵AA制 葉雄喝了一壺茶,將一塊百花餅放進嘴裡。

突然,他眼睛一亮,連忙進入內世界之中,找到劍靈跟火靈,跟它們吩咐一番。

二靈得到命令,嗖地沒入土地里,領命而去。

幾分鐘之中,牆頭那條長幅突然莫名其妙地燃燒起來。

岩明珠見狀,身體化成一道流光,站在城牆之上,四處查看。

火靈知道她的厲害,燒完條幅之後,馬上潛進地里。

另一邊,劍靈在她離開之後,馬上在她剛才坐的涼亭石桌上,刻下一行小字:半小時后,陰風谷,可敢一戰。

落款:葉雄。

城牆之上,岩明珠見涼亭這邊有狀況,再次化成一道流光,回到涼亭之中,可惜劍靈早就刻好字離開了。

岩明珠看了眼石桌上的字眼,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大聲喝道:「葉雄,誰不敢應戰,就是烏龜王八道。」

說完,她衝天而起,化成一道流光,朝陰風谷而去。

陰風谷在岩城西南面,大約五百公里左右,全速而去的話,也就是半個小時時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