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齊墨川雙手捧住了她的臉,唇齒間,都是她甜美的味道。

2022-04-03By 0 Comments

直到齊墨川發現了不對,這才不得已的鬆開了蘇小荷。

聽著她粗喘的聲音,不由得擰眉,「傻,換氣都不會?」

蘇小荷咬唇,她真不會。

除了五年前那一晚的瘋狂,她只跟齊墨川有過親吻。

可他沒教她,她真不會換氣。

「蠢死了。」齊墨川一點蘇小荷的額頭,「下次記得換氣,記住沒?」

蘇小荷臉紅,根本不敢出聲,只是點了點頭,以表示她知道了。

齊墨川看著她可愛的樣子,才沖涼時用冷水沖涼了的身體,此刻正迅速的變得滾燙。

把她從老宅接回來,根本是自作孽不可活,今晚上,只怕又要是蘇小荷呼呼大睡,而他只有看著她睡的份了。

百分百的會失眠。

他與她一起睡,根本就是找罪受。

真不該接她回來。

大掌拍了拍她的背,「睡吧。」

蘇小荷閉上眼睛,聽著身側男人均勻的呼吸聲,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齊墨川輕嗅著身邊女人的味道,越發的清醒了。

果然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

悄悄的起身,重新又進了淋浴室,冷水沖了又沖,才悄然回來,睡著的時候,已經不知是凌晨幾點了。

天才朦朦亮,蘇小荷就醒了。

最近,她習慣了給老爺子煮早餐,所以,身體好了早晨就會自然醒,下意識的睜開眼睛,身側,是齊墨川均勻的呼吸聲,她看著他的臉,他睡著的樣子還是那樣的好看。

帥氣的一點都不因為睡著而減了分。

相反的,反倒是多了幾分的性感味道。

想到性感這個辭彙,蘇小荷臉紅的下了床,只想離他遠一點,不然,弄醒了他她可捨不得。

換了衣服下了樓,別墅里靜悄悄的。

蘇小荷進了廚房,就想給齊墨川做一份愛心早餐。

回想一下,好象是她煮的,他都愛吃。

冰箱里好多的食材,看來,彷彿這男人知道她今天要給他煮早餐似的,準備的妥妥的。

還是中西合壁的中西餐都各半。

不過,兩個人的份量真的很少。

一樣就做一點點,特別的麻煩。

不過,想到是給齊墨川做早餐,蘇小荷的小嘴就咧開了。

給他做,多麻煩多辛苦,她都樂意,都是甘之如飴的。

他不愛吃的她都知道。

手機里放著音樂,邊做邊聽著歌,突然間就發現,生活原來這麼的美好。

她很滿足。

「你是少奶奶?」忽而,身後有人喊了一嗓。

蘇小荷嚇的手裡的菜刀一下子落到了菜板上,回頭看廚房外站著的女人,五十歲左右的年紀,「你是簡嫂?」

「嗯,我是簡嫂,嚇到了你是不是?」簡嫂不好意思的走進來,「少爺說要我今早煮兩人份的早餐,我是不是起晚了?」

蘇小荷汗顏,「沒沒沒,是我今天起早了,就想來露一手,我煮就好,今早上給簡嫂放假了。」

看看時間,才五點半,她四點半就起了,的確是起早了。

可能是昨晚睡著前一直想著今早上要給齊墨川做早餐吧,所以,天一亮,就自自然然的醒了。

連鬧鐘都沒用。

「嘖嘖,看著少奶奶弄的早餐就有食慾,這麼多的種類,少爺一定喜歡,看來我平時是真的懶了。」

蘇小荷不好意思了,她能說她是得瑟的就想兩個人過一個二人世界的早晨嗎,所以就煮了好多樣。

就是想給齊墨川一個驚喜,要是讓她天天煮這麼多,她也吃不消的,這會子好睏。

醒的時候不覺得沒睡飽,這過了一個小時了,才發現沒睡飽。

不過是因為為心愛的男人煮早餐而開心,才忽略了沒睡飽的事實。

「簡嫂,我今個就是得瑟一下,顯擺一下,要是天天讓我煮,我一定吃不消的,你去歇著吧,我煮好了叫你,一起吃。」

「那可不成,哪有傭人與主人一起吃的,我正好沒睡飽,我再去睡會,你們用過了早餐就去上班吧,廚房我來收拾。」簡嫂特別的有眼色,明明睡飽了,也說沒睡飽,一定要給小兩口一個二人世界呀。

她可是比誰都知道齊墨川這麼多年的孤單,半點緋聞都沒有,難得娶了妻子,還是一個頂漂亮好看的小妻子。

不不不,還不止是好看漂亮呢,這廚藝看著也是一流,她看著特別的喜歡,她家少爺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那我給您留一份,你醒了慢慢吃。」蘇小荷禮貌的道。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簡嫂,但看著特別的親切。

又或者是因為愛屋及烏的原因吧,與齊墨川有關的她都喜歡,都覺得親近。

「少奶奶真好。」簡嫂鼻子一酸,她做傭人這麼久,還從來沒有主人對她這樣親近的,不由得感慨了起來。

「墨川說起過你,他說你對他特別好,他從前的飲食起居都是你來照顧的。」

「以後少奶奶也要照顧少爺呢,他一個人,孤單了這麼多年,多一個你照顧他,真好。」簡嫂是越看蘇小荷越喜歡。

蘇小荷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煮好了早餐,蘇小荷上了樓,齊墨川還在睡。

一張稜角分明的俊顏映照在晨曦的暖陽下,還是那麼的好看。

她捨不得眨眼睛的看了好半天,直到再不叫醒他他就要遲到了,這才坐到了床邊,伸手推了推齊墨川,「齊墨川,起床了,起床了。」不然,她煮好的早餐冷了就不好吃了。

齊墨川不耐煩的翻了個身,「別吵。」他三點多才睡著,到了這一刻,才睡了三個小時,還困著呢,根本不想醒。

蘇小荷嘟了嘟小嘴,發現這個時候的齊墨川,就跟蘇天昊差不多,也是每天早上不愛起。

可是昨晚上,齊墨川明明是跟她一起睡的。

想了想,她俯下了身去,小嘴就湊上了齊墨川的唇,他不起,她就把他親醒好了。

柔軟觸到了柔軟,心口怦怦直跳,蘇小荷閉上了眼睛……

。 沈初跟陳瀟兩人就這麼守在泳池邊上,宋知夏想上去上不了。

觀看的人群中,也沒有人剛當出頭鳥。

一直到那泳池裏面的冰塊全融化了,沈初才走到宋知夏的那邊,「宋小姐,以後少打的我的主意。」

她說着,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傅言:「還有,我的人,你也少打主意!」

說完,她才把手上的樹枝給扔了,看了看陳瀟:「走了。」

陳瀟把手上的高跟鞋重新穿了回去,拍了拍手,走到譚雅身旁,接過紙巾擦了手,對着泳池裏面的宋知夏呸了一聲,然後跟着沈初他們重回了宴廳。

熱鬧看完了,人也散場了。

許越北吩咐了人給宋知夏拿毛巾,謝清然過去把宋知夏拉了上來。

偌大的泳池,那三塊冰塊融化也不算很冰,但夜裏面水本來就涼,宋知夏在泳池裏面泡了小半個小時,唇色都是發白的。

她一肚子的氣,想罵謝清然,可她得罪不起謝清然。

剛好這個時候有個侍者遞毛巾上來給她,她直接就把氣撒到對方的身上:「你手亂碰什麼?佔便宜嗎?」

侍者是個男的,剛才毛巾遞過去的時候,他確實是不小心碰到了宋知夏一下,但只是手背不小心擦過的她的手臂。

見侍者不說話,宋知夏叫喊得更加大聲。

她罵狠了,甚至還一腳就將侍者踹進了泳池裏面。

謝清然皺了一下眉,「夠了,別鬧了,別人都在看笑話!」

宋知夏聽到謝清然的話,再也憋不住了:「你還說!段少真是厲害!說好了有你兜著,你倒是好,就讓我一個人在下面泡著!」

謝清然聽着宋知夏這話,臉色也是極其難看。

他也不是存心想看宋知夏在那水裏面泡著的,可是當時圍觀的人那麼多,而且沈初先發制人,他剛來就聽到沈初在說宋知夏為什麼會摔進水裏面了。

他是讓宋知夏去刺激沈初,可沒想讓宋知夏用這麼愚蠢的方法去刺激沈初啊!

剛才沈初壓根就不跟他面子,更何況,許越北他作為今天的主辦方,一句話都沒說,他總不能,硬攔著沈初吧?

但到底是一條線上的人,謝清然也不想讓宋知夏再鬧下去,場面難看了,大家都丟臉:「這件事情是我不對,你在水裏面泡了這麼久,一定不舒服,,我們先回房間再說!」

謝清然這話還算是人話,宋知夏也知道自己再鬧下去也只會更丟臉。

謝清然抱她,她也沒再鬧了,只是埋頭在謝清然的懷裏面。

她的裙子濕濕嗒嗒的,謝清然抱得極其艱難。

兩人重回宴廳,恰好碰上準備離開的沈初和傅言。

謝清然看着兩人,「沈小姐真是厲害。」

沈初輕嘖了一聲:「謝先生,做人,心思還是要清正點好。」

沈初說完,看向傅言,「走吧,我們回去了。」

她說着,微微頓了一下:「今天晚上的戲精彩吧?」

兩人沒走遠,沈初的聲音不大不小,卻恰好讓宋知夏聽到了。

宋知夏咬着牙,看着沈初的背影,恨不得把沈初的後背戳出個洞來。

。 到了晚間,月上柳梢頭。

已然入了秋,天氣到晚上漸涼,夜色清冷如水。

謝昭昭草草的洗洗便準備睡下了。剛鑽進被窩裡,就聽到房門外一個嬌美的聲音道:「謝姑娘,太後娘娘想見見你。」

謝昭昭一個激靈,心說來了。

因為是個通往西北的小縣城的驛站,就算已經是最高規格的接待,也沒好到哪裡去。

太後娘娘也只是有一間單獨的上房,連個獨立的小院子都沒有。

謝昭昭跪在木製的地板上,膝蓋有點疼,卻也不敢起身。她非常痛恨古代的跪拜禮,卻無可奈何,不跪也不行。

謝昭昭低著頭默不作聲,心裡卻是擂鼓一般,不知道太後娘娘是想把她燉了還是蒸了。

太後娘娘已然卸了裝束,身上只著一件褻衣褻褲,披散著頭髮。她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謝昭昭,眼裡神色複雜。緩緩開口道:「你從棣兒那裡聽來的並不全面。不如,哀家給你講個故事如何?」

太後娘娘並沒想讓謝昭昭回答,自顧自說道:「《山海經*大荒西經》中有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有靈山,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葯爰在。』」

謝昭昭一下子抬起頭來,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瞪得大大的,這是她第二次聽到這段話了,第一次是師父跟她講的。她不理解什麼意思。問師父,那老頭卻根本不再理她的痴纏,打死不再提及此事,只說是時候還未到,到了自然她就知道了。

太後娘娘見謝昭昭的神情忽然有了變化,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繼續道:「你也知道了,你,我,勞夫人都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或許,說是出來的並不准確,準確的說,咱們三個人都是在豐沮玉門天崩地陷時被甩出靈山地界的。至於,掉到了哪裡,也不是你我能控制得了的。

豐沮玉門的靈山入口被那場天災給封死了,咱們都回不去了。

幾千年來,我們蔓陀沙華族與你們不老仙草族爭霸天下,大家有勝有負。最後一次大戰,我蔓陀沙華一族大敗而歸,被你不老仙草族驅逐至靈山邊界,苟活了五百多年。

你對靈山的記憶真的一點也沒有了么?

嗯,看來,你不過是不老仙草一族最最下層的子民。可是,你比那些長老們都要幸運,居然逃過了天劫,在這裡重活一世。

你現下叫做謝昭昭對么?好吧,謝昭昭也好,王昭昭也罷,你的原身最初融合的並不是你現在這具身體。

哀家在照魂鏡里看到了,那是一具已經成年的女子軀體,所以,你無論在這一世外表看來多大年紀,你的身體里都是那具成年女子的靈魂。

哀家的意思你可明白么?」

謝昭昭吐出一口濁氣,這有什麼不明白的,她又不是傻子,不就是告訴她別裝不懂事的小孩兒了,裝傻充楞這招在太後娘娘面前不好用了。

謝昭昭抬起頭來,直視進太後娘娘的眼中,目光清亮透徹,把牙一咬,心說發昏當不了死,不裝就不裝,不如來個痛快的好,直來直去的問道:「太後娘娘說的都對,我根本沒有靈山那段的記憶。咱們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太後娘娘到底想要我做什麼?除了別要我這條小命,其他的可以效勞。」

謝昭昭覺得憋屈,憋屈得要命。別人重生那都是活得如魚得水,轟轟烈烈的,怎麼輪到她這個倒霉蛋子,就啥啥就變了呢?半點主角的光環都沒見著,處處受制於人。

太後娘娘溫柔地一笑,道:「好,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痛快。哀家不要你性命,要你性命的是皇帝。皇帝想將你入葯煉丹以求長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