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齊夢瑤淺淺一笑,笑容很好看,讓李橋有種想親上去的衝動。

2022-04-02By 0 Comments

然而,李橋手機響了。

氛圍被破壞,李橋想罵娘,他接了電話,不耐煩道,「什麼事?」

「社長,我們團結友愛社利用經費舉辦了一場運動會,將在明天舉行,希望你能來參加。」蘑菇頭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李橋咂了咂嘴,讓我去參加運動會,不是要啪啪打我臉嗎?

他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他體能不算差,但比起學校那些搞體育的,可就真不夠看了,別說搞體育的,就是普通人里的高手,他也不是對手。

「我就不去了,周同學,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行為讓我很為難。」李橋嘆了口氣,以一副老成的口吻說道,「我跑輸了,以後還怎麼領導你們?」

蘑菇頭一驚,趕忙笑道,「社長,你就放心吧,你和副社長怎麼可能會輸,不僅如此,你們參加的項目,也將是獎勵最豐富的一項。」

「還是不行,我明天要和人去水上樂園,恐怕沒時間。」李橋又說道。

蘑菇頭頓了頓,片刻后又問道,「社長,不然你直接參加百米跑決賽,上午參加完下午就可以走了。」

李橋一聽,好像是這麼個道理,自己這個社員,還是很上道的,就連這種主意都想出來了。

「那行,我明天去參加,你們別讓我輸太難看就行。」李橋答應了下來。

「社長英明,社長可是我們團結友愛社的榜樣,怎麼會輸呢?」蘑菇頭奉承了李橋幾句,掛斷了電話。

李橋掛斷了電話,又和齊夢瑤解釋了起來,「小齊同學,我明天要去參加一場團結友愛社舉辦的運動會,不過沒關係,中午就結束了,不會影響我們去水上樂園。」

齊夢瑤看著李橋,眼神中夾雜著一絲委屈,但還是點了點頭,「結束後來接我。」

「沒問題。」李橋抱了抱齊夢瑤,答應的很痛快,作為一名合格的社長,去參加社團舉辦的活動也很有必要。

天色有些黑了,李橋送齊夢瑤回了女生宿舍,在女生宿舍下和齊夢瑤道別。

「小齊同學,再見。」

「嗯,再見。」齊夢瑤進了宿舍樓,李橋也回了宿舍。

回過頭后,李橋越想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團結友愛社這幫孫子,該不會坑自己吧?

李橋敲了敲步新東的床,問道,「步哥,你有沒有收到團結友愛社的運動會邀請?」

步新東詫異的看著李橋,問道,「你也收到了?」

「對,還有人說我百米跑一定能得第一,我就笑了,除了你我誰都跑不過。」李橋笑道,對運動會的事,他也不放在心上了,走個過場就好。

步新東也笑了,說道,「他們還說我一定能跑第二,問題是,我連你都跑不過。」

兩人相視一笑,也不管這事了,睡覺。

第二天一早,團結友愛社的運動會在南體召開,吵鬧的大喇叭播放著喜慶的音樂,自從李橋把團結友愛社的利潤全讓出來之後,團結友愛社的活動經費也多了起來。

一些活躍的社員一合計,這麼多錢也地方用,我們乾脆搞點活動好了,反正錢多。

社員們腦子一熱,於是,就有了今天這場運動會。

三百名社員齊聚一堂,這種凝聚力,是學校其它社團無法比擬的。

詹涵涵,詩藝琴這些社團里的美女都穿上了拉拉隊的衣服,上衣短裙子也短的那種。

南體周圍已經坐滿了人,女的不多見,幾乎全是男的。

畢竟,團結友愛社的拉拉隊陣容,放在美女如雲的林南大學也算頂級了,何況,還穿的這麼性感。

校方雖然也每年舉辦運動會,但校方的運動會,哪有社團舉辦的運動會有看點,畢竟校方顧慮太多,不敢像社團這麼搞。

團結友愛社水平好的運動員也不在少數,在拉拉隊的鼓舞下,運動員們表現的更加邁力。

畢竟,哪個年輕人不想在漂亮的女孩面前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哪個男人不想在自己努力時,聽到漂亮女孩為自己吶喊助威。

團結友愛社的社團競爭表現出了極高的水準,啦啦隊也廣受好評。有一些好事的男生忍不住想要參加運動會,但被團結友愛社的人拒絕了。

直到上午十一點左右,李橋和步新東入場,運動會才爆發了第一次高潮。

上午的一千米跑項目中,原本應該加油助威的拉拉隊跑了,對,就是……跑了,全都找上了李橋。

「社長,你今天好帥!」

「社長,和我說句話好不好,我想聽聽你的聲音。」

「副社長也好帥!」

……

女生們的尖叫聲和歡呼聲吸引了場上的絕大部分人,男生們臉色有點不對,特么的,這兩人是幹什麼的?憑什麼啦啦隊要圍著他們轉?

「社長,加油啊,我們已經為你準備好了鮮花。」詩藝琴笑道,舉著小手,李橋和她擊掌。

「社長加油,你要拿個第一回來。」

李橋汗顏,和啦啦隊的女孩們一一擊掌,人數太多,手拍的都有點疼。

不過,這種感覺也挺好的,他上學時也參加過運動會,那時候拚命努力,做夢都希望班裡的女孩為他高呼吶喊。

可惜了,他以前沒有機會,大多數普通人都沒什麼機會,畢竟能站在舞台中央的只有極少數人。

但今天,李橋突然覺得,自己這幫社員們還真會做人,比賽還沒開始呢,就已經高潮了。

不能太飄飄然,李橋告誡自己,畢竟,他參加的可是總決賽,參加總決賽的各個都是人才,別跑個墊底就行了。

李橋又看了步新東一眼,他釋然了,還好,旁邊有個墊底的。。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昨天夜裡,不知道怎麼就睡著了,顧瑤略有些疑惑,但她忽然想起自己昨天好運的購買到了青釉大師店鋪的商品,心裡頓時一喜,想要再次確認一下,就見那張卡片已經消失了,她這才知道原來這是一次性消耗品,也就是說她只能使用一次。

顧瑤有點不開心。

怎麼會只有一次呢?顧瑤低頭,仔細想了想昨天打開觀看許可權發生的事情,腦袋裡只餘下一片漆黑的印象,再多的,就沒有了。

顧瑤:「???」

怎麼回事?為什麼怎麼都想不起來自己看到了什麼呢?她心裡非常的疑惑,也帶著一絲忐忑——難道自己被坑了?

青釉大師也會坑人嗎?

這個想法剛一冒出來,顧瑤便用力搖頭,自言自語道:「絕對不會的,青釉大師那麼好的人,怎麼可能騙人呢?就算要騙,怎麼會騙自己10個信用點呢?」

沒錯。

購買這個新商品,顧瑤只花了10個信用點,這個價格讓她不敢相信,以為自己被捉弄了。

賬單明細上,實實在在的寫著-10信用點,這人顧瑤略微安心。顧瑤想,自己購買的東西,肯定是有用的,至於具體的作用,自己還沒搞明白而已。

接著。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顧瑤重新前往青釉大師的店鋪,想找到一些與自己有相同疑惑的人,互相交流、討論一下。

但!

顧瑤剛抵達青釉小店的那條街道,就被那密密麻麻、人山人海的人流量給驚得心臟一陣顫抖。

而且,大家都在說什麼啊?

似乎所有人都很氣憤、很惱火的樣子。

顧瑤站在街道邊的一盞路燈之下,側著耳朵,仔細傾聽起來——

「青釉大師是不想開店了嗎?那就不開啊,為什麼要賣這種玩意兒那捉弄大家?」

「對,她是一個強大的魂器製造師,她想要多少錢,振臂一呼,多的是人願意捧著信用點送到她手上,為什麼她還要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呢?」

「10個信用點,我扔了就扔了,但我就是忍受不了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事情!青釉大師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沒錯!她必須站出來,給我們一個交待。」

「青釉大師,站出來!」

「如果你一直龜縮著,那就是心虛,是默認了你借著自己巨大的名氣,暗地裡行一些坑蒙拐騙事情的真相吧?」

「大家都行動起來,一起提出抗議!」

……

抗議聲,一聲高過一聲,彷彿驚濤駭浪般,衝擊在顧瑤的弱小的心靈,她張著嘴,身體也不僅抖了抖。

「???」

「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這麼多人跑出來聲討青釉大師呢?」

心裡的疑惑得不到解答,忽然,有人往前面擠,不小心踩了一下顧瑤的腳,顧瑤吃痛,就聽見那人回過頭,說了句:「不好意思。」

顧瑤忙道:「沒關係。」

那是一個矮個子男生,滿臉的麻子,黑色的頭髮垂下來,遮住了半張臉,露出來的那隻眼狹小,泛著一絲幽幽的光,看著就滲人的不行。顧瑤心裡驚了一跳,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

就見那位踩了自己腳,還對自己咧嘴一笑的矮個子男生,幽幽道:「小朋友,我是人,不是鬼,不要對著我露出那種驚恐的眼神啊。」

顧瑤聽了,頓時羞得滿臉通紅。

的確,自己怎麼能以貌取人呢?

況且,這只是對方的網路形象,並不代表對方現實中就長了這麼一副鬼樣子……咳咳……用詞不當,是貌不驚人……不不不……是其貌不揚。

顧瑤很不好意思,就見這位其貌不揚的男生說完之後,又開始往人群裡面擠,顧瑤忍不住問:「哥哥,你……你也要去聲討青釉大師嗎?」

男生沒吭聲。

還在往裡面鑽,結果,前方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沒有擠進去,氣惱得用力跺腳,罵罵咧咧道:「這群蠢貨,罵人就不能讓開一點罵嗎?非得把進店的路也堵住。」

顧瑤忍不住問:「哥哥?你還想去買新品嗎?」

男生忽地停住,扭頭,沖著顧瑤猥瑣一笑,道:「買!當然要買,不買我怎麼知道這些人在罵什麼?」

顧瑤道:「對啊,他們為什麼要罵青釉大師啊,買賣都是自由的,又沒有人逼著他們買。」

男生刺啦一下跳起來,嘗試著跳到一個人的頭頂上,結果失敗,被人一把撥開,整個人摔在地上,姿勢狼狽。

「……」顧瑤張張嘴,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想了想,顧瑤問:哥哥,你買了青釉大師的新商品,就不怕像這些人一樣後悔嗎?」

「後悔?」那個面貌十分醜陋的男生,聽到這個詞,臉色頓時有點難看,還十分沒形象的朝著地面唾了一口,道:「後悔!後悔啥?不買我怎麼有理由跟著這群人一起臭罵青釉大師那個黑心奸商?」

顧瑤:「……」

所以,她理解錯了,這位也是青釉大師的黑粉,還是白里透黑的那種。顧瑤想了想,眨眨眼,道:「可是新上架的商品,好像還沒有賣完吧?哥哥想買,不用強行擠進店鋪裡面的啊。」

許是明白自己擠不進去,這個臉捏得非常醜陋的小個子男,只好放棄了,聽到旁邊這個小女孩說的話,他很不優雅的翻個白眼,道:「你懂啥啊?近水樓台先得月,懂嗎?不擠進店鋪裡面,萬一青釉大師出現了,豈不是都看不到?」

「啊?」顧瑤張大嘴,「你的意思是說青釉大師可能會出現嗎?」

男生抬手,摸著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狀,道:「按照常理推斷,新品出現這麼大的問題,店主肯定要出面解決問題的,就算解決不了問題,也該站出來安撫一下顧客的嘛。」說到這裡,男生忽然想通了似的,一下子拍腿,道:「不過想一想大師的腦迴路跟別人不同,肯定不會出現。」

「哎呀!」

「走了。」

貌醜男子自言自語一番,忽然掉頭就走,直把顧瑤給搞懵圈了,然後,就眼睜睜看著對方走遠。

隱隱約約的,顧瑤看見對方的網名叫……叫小弱雞? 「丫頭,你先去休息會吧,很晚了,今天你都忙了一下午了。」

白墨禹坐在那看着外面的天熱,對着陸瑤溫聲說道。

雖然他自己精神狀態不是很好,也有點困了。

可這些小子難得這麼放的開,而且顯然還沒吃過癮,他就大人有大量的不掃他們的興了。

再說他就是過去躺下了,鬧哄哄的估計也一時半會睡不着,那還不如坐着舒服。

說真的,這群小子最近好像越來越不怕他了,這要是在以前,他們怕是打死他們也不敢在他面前這樣。

白墨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難道最近自己開始變的和藹可親了。

但不得不承認,這種感覺還不錯。

「那你們呢?」

「放心,等他們吃好了,自然會去休息的,小軒等下會有君瑞看着,去吧。」

「那好吧,我就先去睡覺了。」

說完之後,就閃身進入了空間,有時,她自己都覺得,自己越來越像個老媽子了,啥事都得自己去安排,太累人了。

可她看着是個孩子,但畢竟是個擁有一個來自21世紀老姑娘的靈魂,所以想事情想多了點,也正常。

簡單的洗漱一下,上樓秒睡。

今天吃到這麼晚,她確實有點累了,看來燒烤的錢也不是那麼好掙的,煙熏火燎的太熬人了。

以後等安定下來,如果想開店的話,還是得繼續和白墨禹一起合作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