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龍傲天冷笑道:

2020-11-06By 0 Comments

「你媽媽剛才哀求你爸爸放過你的外公,你爸爸有放過你外公嗎?」

龍嘯聽了,頓時無言地看著楊嘯。

楊嘯看著龍傲天,

「龍傲天,你不用再為難龍嘯了,我答應你,自斷雙手,不過,我有個條件,當我砍斷自己的左手的時候,希望你可以放開龍嘯。」

「哈哈…只要你自斷雙手,龍嘯終歸是我外甥,我自然會放他一條生路,開始吧,最後一聲了,我數3,如果你不自斷雙手,我就立即殺你兒子,

3——」

龍傲天立即喊出了三,把這個讀音拖得長了一些。

楊嘯手中的青銅神劍劍光一閃,直接對著自己的左右砍下。

青銅神劍的殺氣何等犀利?

猶如長劍划入水中一般,沒有發出聲響,楊嘯的左手邊掉落下來。

鮮血瞬間濺射出來。

楊嘯「啊」地大叫一聲,充滿著痛苦。

眾人都是「啊!」地驚嘆一聲。

顯然,沒有人想到楊嘯真的揮劍砍斷了自己的左手。

龍傲天一看,頓時狂笑道:

「哈哈…楊嘯,你也有今天啊,哈哈…」

龍傲天狂笑中,鬆開了抓著龍嘯的手,長劍也從龍嘯的脖子出鬆開了。

龍嘯一愣,本能地向前跑了兩步,沖向母親龍靜。

而龍靜則在瞬間驚呆了一下,隨即凄厲地喊了一聲,

「楊嘯!」

幾乎同時,楊嘯身影一閃,手中青銅神劍刺向了四五十米之外的龍傲天,體內的進化能力瞬間狂涌而出,灌入到青銅神劍內。

青銅神劍頓時光芒大作,殺氣瞬間暴漲到了一百米多米,猶如閃電一般,劈開虛空,刺向龍傲天。

「嗤!」

一聲極其細微的輕響,長劍的殺氣穿管了龍傲天的身體。

龍傲天的笑聲戛然而止,目瞪口呆地看著楊嘯。

楊嘯毫不猶豫地揮動青銅神劍,狂暴的殺氣瞬間將龍傲天的身體劈成了兩半。

龍傲天的身體「啪」地一聲,倒在了地上,

徹底死了!

不過,他雙目圓睜,帶著無限的驚恐!

花樣兒離歌 楊嘯掏出2粒精血丹放入嘴中,撿起地上的斷手,接上斷掉的手臂上。

斷肢是可以重新接上的,有精血丹,有皇級境界的超凡進化修為,這點傷難不倒楊嘯。 楊嘯自斷左手,然後利用龍傲天以及所有人愣住的時候,閃電般出手,以青銅神劍特有的殺氣,瞬間擊殺了龍傲天。

全場一片震驚,所有人的人都張大嘴,無比震驚地看著楊嘯。

自斷左手,夠狠!

利用龍傲天瞬間的震驚和防備戒心的瞬間,閃電般出手擊殺,夠快,夠准!

一劍將龍傲天削成兩半,沒有絲毫拖泥帶水,夠狠。

楊嘯在如此倉促和緊張的情況下,還能如此狠准穩地擊殺龍傲天,的確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尤其是楊嘯自斷左手,雖然這個世界可以利用大血丹和基因進化功法,快速修復斷肢,可是,這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沒有對兒子龍嘯的父愛,沒有對龍傲天刻骨的仇恨,楊嘯恐怕也是做不到的。

在一片震驚之中,楊嘯快速撿起地上的斷手,準確複位,運轉大龍帝國基因進化功法中的「鍛骨」功法,加上精血丹的功效。

楊嘯斷肢的地方在快速癒合,骨骼和筋脈都在重新修復銜接。

大家看著楊嘯,所有人內心都欽佩無比。

就連大龍帝國的四王子也不得不對楊嘯暗自欽佩。

龍靜先是一驚,隨即抱著兒子走到了楊嘯身邊,低頭看了一眼楊嘯正在修復的手腕。

看到手腕上的血跡已經逐漸乾涸,皮膚的傷口正在慢慢癒合,懸著的心也算是逐漸放鬆了一下。

楊嘯此刻正在運功療傷,暫時是不能打攪的。

大龍帝王有幾個王族戰將立即拿出長劍,大叫道:

「楊嘯此刻正在療傷,暫時不能戰鬥,否則,他的手就徹底廢掉了,大家一起上,殺了楊嘯,給帝王報仇,為大王子殿下報仇,為死去的戰神和龍魁院長報仇。」

就這麼呼啦一聲喊,立即有十幾個大龍帝國的王族戰將沖了上來。

龍靜看著衝上來的十幾個戰將,猛地一咬牙,拔出天龍神劍,當空一揮,一道凌厲的殺氣劃破長空,緊接著,一條百米長的銀色長龍的幻影凝結在半空之中,

「嗷——」

一聲長嘯,銀色長龍殺氣滔天,威壓洶湧,瞬間將衝上來十幾個人給逼退。

遠處的白象帝王看了,內心一驚,自言自語說道:

「天龍神劍,天龍劍法,想不到龍靜已經修鍊成了以劍化龍的絕妙劍法,大龍帝國還有希望啊!」

白象帝王說這話,並不是希望大龍個帝國繼續生存下去,而是震驚大龍帝國年輕一代已經成長起來。

大龍帝王臨終將帝位創給了龍靜,看來龍靜不簡單了,這對白象帝國不是好消息。

那十幾個大龍帝國的戰將一驚,喊道:

「龍靜公主,你,你這是做什麼?

為什麼阻止我們?我們要殺了楊嘯給大龍帝王報仇,

難道,你不想父王報仇?」

龍靜神色冷峻,此刻的龍靜,經歷了人世間的大悲大喜,父親死亡,哥哥死亡,兒子龍嘯死裡逃生,自己心愛的男人已經和大龍帝國徹底勢不兩立,接下了血海深仇。

作為大龍帝國第一美女,公主,聖女,她曾經憧憬的美好浪漫愛情生活,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在這一刻徹底破滅了。

不僅如此,偌大的帝國也是大廈將傾,父王臨死前將帝位傳給她,她現在感覺整個人猶如被一座大山壓住,窒息得喘不過氣來。

她剛才那一招只是一種本能,她自己都沒有仔細想過,救楊嘯還是殺楊嘯。

楊嘯殺她父親,哥哥的時候是那麼決絕,沒有一絲餘地,哪怕她跪下來哀求楊嘯,楊嘯依然當著兒子的面毫無手軟地殺死了父王。

龍靜不恨他嗎?

兒子龍嘯現在是龍靜的天。

當龍傲天威脅要殺死龍嘯的時候,楊嘯卻自斷左手來救兒子,這一瞬間,楊嘯流露出來的對兒子的父愛,卻讓她動容。

作為大龍帝國的聖女和公主,作為死去的大龍帝王的女兒,她恨楊嘯的無情。

可是,作為龍嘯的媽媽,她又感動於楊嘯自我犧牲的父愛。

楊嘯的這份父愛自然還包含這對龍靜的愛。

龍靜的多重身份讓她自己的內心凌亂了,她自己已經無法理性地去分析該如何處理眼前的事情。

於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她只能遵從內心的本能,毫不猶疑地拔出劍,替楊嘯擋了一劍,擊退了圍攻的復仇的王族戰將。

龍靜握著天龍神劍,掃了十幾位王族戰將一眼,朗聲說道:

「各位,我知道你們想殺死楊嘯替父王報仇,我和你們也有同樣的想法,

但是,楊嘯自斷左手,是為了救我兒子龍嘯,

即便楊嘯救楊嘯是因為自己的父親身份,

但是,作為龍嘯的母親,我依然要謝謝楊嘯,不管這事情因誰而起,

今天的事情已經夠亂了,我希望,到此為止,

如果你們要殺楊嘯報仇,我不反對,但是,絕對不是現在,

楊嘯現在給斷手療傷,我在此給他護法,

如果你們誰想要殺楊嘯的,除非先殺死我!」

此刻的龍靜英姿颯爽,豪氣衝天,手持天龍神劍,令人望而生畏。

大龍王族的十幾位戰將一愣,說道:

「公主,國讎家恨當前,你作為大龍帝王的女兒,公主,和聖女,以及大龍帝王臨時前指定的繼承人,你不殺楊嘯報仇,天理難容,也難以服眾!」

「我說了,此時此地,我不管你們有多恨楊嘯,總之,你們不殺他,除非你們先殺了我。」

龍靜沒有絲毫退讓。

那十幾個王族戰將把目光轉向了四王子,

「四王子殿下,您也這樣看著嗎? 護花小道士 任由靜公主包庇自己的情人殺死帝王和王兄而無動於衷嗎?

如果連給死去的帝王報仇的勇氣都沒有,我大龍帝國可真是要滅亡了。」

四王子看了一眼龍靜。

他和靜公主是一個母親所生,平時兄妹關係比和龍傲天要親密很多。

龍傲天挾制龍嘯作為人質的時候,四王子也是立即衝上來勸說。

這就是真正的兄妹情深。

四王子看著龍靜,

「靜妹,我知道你內心的苦楚和難以抉擇,可是,你現在不殺楊嘯,未來哪有機會殺他為父王報仇?

你不為父王報仇,如何成為大龍帝國的新帝王? 破陣子之雲望月 如何服眾?如何統領帝國將士?」

龍靜看了一眼四王子,說道:

「四哥,如果你是我,你當如何?」

四王子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正在運行鍛骨功法的楊嘯,一咬牙,說道:

「忠義難兩全,你是大龍帝國的新帝王,你要忠於大龍帝國,這是最高利益,

我知道楊嘯對你有情有義,你對他也是如此,

以前你可以只當自己是一個女孩,可以為了愛情背叛一切,

但是現在不同了,你是即將繼位的新帝王,你的一切行為都要以帝國利益為重,個人利益和感情都要服從帝國利益,

否則,你如何服眾?如何號令將士?統治大龍帝國?」

龍靜聽了,內心一顫,握著天龍神劍的手微微顫抖著。

「難道,我真的要親手殺死楊嘯不可嗎?」

龍靜舉起天龍神劍,凌厲的殺氣再次破空而出。

所有人都看著龍靜,

此刻,只要她的長劍對著坐在地上療傷的楊嘯輕輕落下,便可以報了殺父仇人,殺到整個大龍帝國最大的仇敵,獲得萬民敬仰和忠心的擁護。

殺?

還是不殺?

龍靜舉著長劍,

內心一陣抽搐,臉色痛苦無比! 隨著全服通告的系統聲響起,整個遊戲世界都沸騰了!猶如一顆威力無比的原子彈炸醒了整個三國!

米國,全國通告也開始響起。

「叮咚!【全國通告】:玩家約翰成功建造領地,成為世界上第二個領主玩家!」

「法克!竟然就差一分鐘!!!」

一群人呆在原地,近乎嘶啞地吼道。

「約翰,不要生氣,這只是個開始。總有一天我們會打到他們華夏,成為最強的存在!」一名老者安慰那個領頭的年輕人,但失望的表情未曾在老者的臉上消失。

因為得到世界上第一座領地,自己這一群人費勁千辛萬苦才得到了領主令牌,就在剛剛選好領地要建造時,全服通告便讓他們近乎崩潰!

就差不到一分鐘!

「叮咚!【全國通告】:玩家約翰的領地獲得賞賜金幣一千,建設材料各種一百單位!」

「唉~」約翰雙目圓瞪,最終是冷靜了下來,輕嘆一口氣,緩了緩,雖然第二跟第一是天壤之別,但至少還有賞賜,第三名以後便不會有任何賞賜了。

「ZF對這個遊戲非常看中,這次只是個意外,下次我們一定不會失誤的!」

……

華夏,司隸,接近皇宮的州郡。

「怎麼會這樣!!」又是一道接近崩潰的嘶吼!

「張老,能不能查到那個叫林霖的人?您也知道,這件事對我們有多重要!」一個中年男人看向身旁的一名老者,連忙問道。

「難!現實中叫林霖的一大片,根本不清楚是誰!」老者搖了搖頭,緩緩說道。雖然這個遊戲中所有的玩家都必須用本名登錄,但是同名同姓的人卻是太多了。

「哼,那遊戲中也找不到了?」中年男人不甘心,冷哼一聲,又問道。

「系統沒有公布那個領地的名字,更沒有地址,在這放大了十倍的華夏,猶如大海撈針!」老者輕嘆一口氣,滿滿的滄桑,看到中年人的神色后,又說:

「離創世計劃還有三個月,這三個月中根本找不到那個叫林霖的,你還是抓緊時間建造領地,爭不下第一和第二,第三我們必須得到!」

「好,張老說的是!」中年人略顯恭敬地應道。以老者在ZF中的身份,自己只有仰望的份。

「以後計劃實行之後,你便是ZF的代表人物,切不可再向今日這般狂躁!」老者滿意地點了點頭,意味深長地說道。

「是,受教了!」

……

一場恐怖的風波即將席捲整個世界,而加劇風波來臨的始作俑者林霖卻是毫不知情……

「叮咚!恭喜你的領地建設成功!」

「叮咚!請為你的村莊命名!」

「額……不如叫英魂村吧!」林霖思前想後,實在想不到更好的名字,反正以後還要召喚更多英魂之刃裡面的英雄,就叫英魂村吧!

話音剛落,只見,整個寨子憑空消失,取之而代的是一座石頭砌成的平定領主府,比較木製山寨的確多了些厚實感。

不過,林霖可非常不滿意!

「尼瑪,我那三層木頭洋樓啊!你說沒就給弄沒了!你是不是故意的啊!」林霖指著天罵道。

「咕嚨!」

冷少,請剋制 暗月在一旁看著林霖像瘋了一樣,頓時傻了眼,懷疑林霖是不是得到領地太高興了,傻了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