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是啊,偉大的神,恐懼也只是一把無正無邪的刀,當揮向邪惡時,它就是正義。)

2020-11-05By 0 Comments

噗嗤的入肉聲、咕嚕地滾落聲、轟鳴的歡呼聲……

這一刻,土木國的廣場是熱烈的,狂熱的,所有民衆在這一刻都聚集在了土木尋周圍,慶幸着他們擁有了一位英明的國主。

因爲在此之前,從沒有任何一名國主,會爲了他們這些連普通士兵實力都比不上的小民,而斬殺權力者,其中甚至有兩名始神。

因此,在這一刻,這些民衆已經在心中,確立了對土木尋的絕對忠誠。

只是,這種忠誠,又會持續多久呢?

白雲朵朵的天空之中,看着下方廣場的景色,欣賞着被民衆簇擁的土木尋一臉幸福中,卻帶着一絲扭曲的表情,暗血輕聲笑了笑,卻發覺,自己怎麼也沒有‘計劃都在按自己所想地進行着’的滿足感。

“可惜,若是隻是如此,你恐怕會成爲黑骨族最偉大的統治者,可是……”

搖了搖頭,一個閃爍,暗血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心有所感的土木尋擡頭望向天空,滿足的眼神之中,卻帶着一絲奇異的扭曲,彷彿被狂熱的情緒所熔斷了一般。

(偉大的神,請放心吧,既然我是救世主,那麼,現在的我就代表着民衆,代表着正義,而今天的一切已經證明了這些。)

看着身下簇擁着自己的民衆,土木尋從沒有像此刻一樣,對自己產生強大的信心,對民衆產生強烈的信任,這種溫暖的場景幾乎要將土木尋融化。

被民衆們擡着登上國都神殿的臺階,土木尋最終站在建造在半山的神殿臺階之上,上面還有這那些前代邪惡權力者的鮮血印記,而現在,20個頭顱放在了上面,顯得那般噁心。

但無論是土木尋還是民衆,對此都沒有感到任何不適。

振臂高呼,激動地滿臉通紅的土木尋大聲宣佈。

“我,你們的國主,你們的家長,土木尋,在此宣佈,每一位土木國的民衆,都擁有持有武器的權利,都擁有向我彙報權力者腐敗的權利,而我!將不負正義!”

“國主萬歲!”

民衆的狂熱、權力者的擔憂、軍人士兵的堅定……在這一刻都盡收眼底,土木尋的臉色已經恢復平靜,他轉過身去,深深地向神殿鞠躬。

(偉大的神,我會保護這一切,謝謝你賜予我的武器,我將用它、用恐懼,去消滅那些反對正義的存在,讓他們知道,任何妄圖破壞這一切的人,都是敵人!)

這一刻,他握緊了手中還在滴血的長刀。 從土木國國都閃爍消失之後,出現在一處隱祕地點的暗血,正好聽到了從神殿中傳來的土木尋的誓言,臉上泛起一絲苦笑。

穿成偏執大佬的粘人精 “暗血大人?”暗影看着一臉憂鬱的暗血,心中閃過一絲疑惑。

“爲什麼呢?”

“嗯?”暗影被暗血看地一頭霧水。

“爲什麼,明明一切都是計劃好好的,一切都是我們從頭就設定好了的,既然都在按照我們計劃運行,那麼我應該高興不是嗎?”暗血看來很是迷惘:“想想啊,那麼順利的話,不是表示我們做的很好嗎?”

“這……”暗影不知道該如何答話,只能沉默以對。

“可是,心裏卻感覺不舒服,像是自己破壞了什麼美好的東西一般……”

“哎。”

沉默了一會兒,暗血重重地嘆息一聲,隨後揉着淡藍色的臉頰坐在了身下的岩石上,看着對面暗影身旁的神聖大祭司手中的神聖權杖出神。

在不久前晉升陰神級,成爲朋族第三名陰神之後,暗血就轉入神庭,以心靈女神的身份,繼續擔任黑骨一方的幕後管理者,理所當然的,在黑骨族領地上的計劃執行翼人們,相繼轉入成爲心靈女神的大祭司。

在神聖大祭司所攜帶的神聖權杖的幫助下,能夠隨意瞬移的暗血,對於黑骨族的影響當然也就更大。

這時,似乎下定決心,暗影小心地走到暗血面前,張了張口說道。

“暗血大人,雖然、雖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既然是和計劃有關的,就請您想起來吧‘這些計劃,都是爲了我們朋族的未來’,所以,所以請不要因爲某一個個體的因素,而影響了全局。畢竟,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物種,而不是物種的某個個體。”

也許是對自己說話的能力感到不自信,這位暗影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雙頰露出一絲緋紅,兩手抓着衣角絞來絞去,一臉糾結。

突然,想出什麼東西的暗影,似乎怕腦子裏面的想法消失一般,急忙說道。

“就像是,那個,一羣蟑螂,我們不可能因爲其中一隻蟑螂長得可愛,然後又不煩人,就從此對蟑螂的騷擾視若無睹不是嗎?”

“……”

“最多,那個,最多我們把那隻可愛的蟑螂養起來就是了。”暗影的腦袋上方,似乎就要冒出熱氣一般。

“撲哧!”

身旁傳出一堆善意的鬨笑,這其中包括坐在那裏消沉的暗血。

搖了搖頭從地上起身,暗血看着眼前這位,在朋族中從小開始受到政府教育,生體死亡後,還在亡魂界接受培養的暗影,又轉頭看了看周圍的暗影衛隊成員,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然後閃過一絲歉意。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

“沒,沒什麼。”

暗影尷尬地後退半步,臉上因爲激動而露出可愛的紅暈,讓周圍的氣氛也輕鬆了不少。

“那麼。”拍了拍手,暗血轉頭看向周圍的人們問道:“按照計劃,接下來我們的目標是哪兒?”

※※※

若說風紋宏二世最崇敬的是誰,他的手下和子民們恐怕會第一時間說出‘是風紋宏大人’這樣的回答。

看看風紋宏二世一手建立起來的宏國之中,爲風紋宏二世自己修建的寢宮就知道。

這座花了幾萬民衆一年多時間,才建立的龐大建築羣,住在其中的侍女、守衛、以及妃子之類的存在,都能宮殿中隨處可見與風紋宏有關的事物,至少他們認爲那是與風紋宏大人有關的事物。

而才靈魂級高期的風紋宏二世,甚至就已經早早地就爲自己準備了一個,用最優秀的木料雕刻而成的小型六翼黑骨人模型,與風紋宏的真神象徵一摸一樣的東西,並宣佈那會成爲作爲自己以後的象徵物。

甚至於,在宏國各地,都有着各種各樣與此類似的帶翼黑骨人雕像。

然而事實上,恐怕只有風紋宏二世自己清楚,這些都不是所謂的風紋宏大人相關的事物,事實上,在確定了改良邪神的統治方法爲自己所用後,他對於風紋宏的觀念,就轉變爲對祖先的尊敬,以及對風紋宏聲望的利用。

至於這些翼人雕像,事實上,只是他在向那個冥冥之中的神,表達自己的尊敬而,因爲那位神曾經告訴他,翼人是神的種族,而那些帶翼黑骨人雕像,就是風紋宏二世,根據神的隻言片語,所推測出的神可能的外貌後,做出的雕像。

不過此時,風紋宏二世,正坐在大殿之上,聽着手下文武的彙報,一臉統治者的淡然。

“國主,水魚國國主表示,願意將東部領地交還我國,只希望您能將水魚國的始神們歸還。”

“很好。”點了點頭,風紋宏二世翹起一個微笑的弧度:“西面軍團負責接收,至於那些始神……還活着的,就扔回去就是了,哈哈哈。”

“是。”西部軍團的統制高聲迴應。

這時,另一名官員站了出來。

“國主大人,北面的空庭國被火雲國劫掠了三個村莊,火雲國此前派出使者,表達了想要與我方聯合瓜分空庭國的意圖,您的意思是……”

“哦,忍不住了嗎?”冷冷地笑了笑,風紋宏二世語氣平靜地說道:“相比起一個政令通達的火雲國,我看,還是一個看似強大,實則羸弱的空庭國更適合作爲我們的鄰居,你們說,是嗎?”

“國主英明。”一堆附和聲。

“這麼說,國主大人是要回絕火雲國的使者嗎?”

“不,不,不,答應他們。”

“這……”一面迷惑地看着上方的國主,這位文官雖然覺得國主神祕莫測,但理解起來,看起來也太過困難了:“下官愚鈍,還請國主示下。”

“哼,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養你們幹嘛!”

“下官無能,國主……”

“算了!”

揮手止住話語,看着一臉驚恐的官員,風紋宏二世又一次恢復了平靜的表情,淡淡地掃了一眼下方的官員,然後說道。

“告訴火雲國,我們可以聯合。”看着下方那名官員臉上閃過的一絲喜悅,風紋宏二世微微眯起雙眼,臉色再一次冷了下去:“不過,我想,空庭國的使者應該也來了吧?”

聽到這些話,這名負責外交的官員頓時恐懼地再次匍匐在地:“是,偉大的國主大人,您真是英明!”

“那爲什麼之前不說!”整個大殿中都瀰漫出了一絲冷意。

“因爲,因爲空庭使者今天早上纔剛到,我們還沒來得及問他們的意圖,所以……國、國主饒命啊!”

“哼,收了火雲國多少好處,如數交出來,可免你一死,否則……拖下去!”

冷哼一聲,看也沒看一臉死灰色,被士兵拖出去的外交大臣,風紋宏二世轉頭看向膽戰心驚的另一位外交官員。

“以後你就是外交大臣,說,怎麼回事?”

“是,偉大的國主。”忍住內心的激動,周圍新任外交大臣說道:“空庭國的意思,是希望我們能在他們和火雲戰鬥時保持中立。”

“中立?這年頭中立等於排最後槍斃。”

嘲諷地說了一句,風紋宏二世將手放在椅子上,輕輕地敲擊了幾下。

然後,他擡頭看向對面屋頂上的翼人雕像,若有所思。

“這樣,我們先與火雲國聯合,確定好火雲國的意圖之後,把我們所知道的大部分東西告訴空庭國,同時告訴他們,在戰場緊張時刻,我們會與他們聯合起來,吞掉火雲國……”

說到這兒,風紋宏二世頓了頓說道:“記住,保密,至於具體如何去做,相信你們知道該如何安排吧。”

“是,國主英明!”

在場的官員們推金山倒玉柱般地跪倒一片,齊齊公式化地回覆到,而看到這些的風紋宏二世卻享受地眯起雙眼。

(這些傢伙只配在細節上完善我的命令,讓他們做決定,哼,不把我買了就算好的了。)

雪滿天山 直到幾分鐘後,他才重新睜開雙眼,看向跪在地面的官員們。

“起來吧,還有什麼事嗎?”

一名文官小心翼翼地起身,然後匍匐着來到大殿中央,首先是一堆例行公事的歌功頌德之後,才說出了正事。

“孤雲神國最近向所有國家發出通告,要求臣服,這個……”

“哼!”

並沒有意想之中的發泄聲和重物掉落聲,年老的官員小心地看了看臺上的國主,發覺對方眼中只有森然的冷意,以及……一絲不屑。

(這麼多年,國主越來越像國主了。)

這句有些矛盾的話迴盪在老官員的腦海之中,過了一會兒,這位風紋宏二世國主,才簡短地說了一句‘不用理會’,隨即就如同與己無關般,將話題轉開。

“與翼人的聯絡進行的怎麼樣呢?”

“……”

場面頓時有些寂靜,回想起當初這位偉大的國主說出與那些強大的翼人聯絡之時,在場的衆人還一片混亂,而此時,衆人只是沉默以對,已經算是好的了。

不過,如今的國主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被失敗而摧殘地催頭喪氣、毫無鬥志的風林始神,而是掌控着十多萬民衆,五個整編軍團兩萬多士兵,麾下上百始神的王者。

而他們,正是追隨這位王者的小兵、僕人。

因此,還沒等風紋宏二世皺眉發泄,一名官員就自覺地站了出來,小心翼翼地組織詞彙後說道。

“偉大的國主,派往翼人的使者還未回來……”

“還沒回來!怎麼回事?”

“國主,從我國前往翼人,需要經過空庭國,雖然可以隱祕行動,但距離您所說的翼人所在地還有很遠的距離,這一來一回,即便不考慮空庭國的阻攔,也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而現在,纔過去10天而已,何況,這談判過程所花的時間……”

“知道了,等使者回來之後,就讓他直接來見我。”

“是。”擦了擦冷汗,躲過一劫的官員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官員隊伍之中。

“那麼,還有事嗎?”

……

“空幻明明是個很單純的傢伙,怎麼會培養出這種詭異的棋子呢?”

漂浮在空中的暗血,搖搖頭落在了地面,但仔細想想,這種棋子不是更適合自己一方的計劃嗎?

至少這位風紋宏二世果決、殘忍而又不失手段,因爲他而死掉的黑骨人,可是比自己那位,一心追尋夢想,甚至帶着些理想主義的土木尋所造成的黑骨人死亡多上幾倍。

不過……

“現在纔開始而已,土木尋可是厚積薄髮型。”

(或者說,理想主義者被誘導之後,產生的危害可遠比野心者要大的多,而且,理想主義者非常容易被誘導。)

搖頭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思考推開,暗血看向一直負責監視這裏的翼人。

“說起來,這傢伙居然想出派使者,妄圖聯合翼人來幫他上位,這還真是大膽的舉措。”

“是啊,不過現在使者被我們扣着,還需要女神您做決定。”一旁的大祭司淡淡地笑了笑,然後將決定權拋給暗血。

不過作爲黑骨方的總負責人,暗血也不會推遲就是了。

回憶了一下己方的計劃大綱,暗血搖頭說道:“要翼人直接幫助是不可能的,不過這個風紋宏二世一直以來的表現都不錯,也許可以支持他們一些東西。”

“例如……?”

“例如,冥獄蝶的毒。”眨了眨眼睛,暗血微笑着問道:“明白?”

“明白。”

眼角抽了抽,這位大祭司點頭表示明白,然後,他轉移了話題。

“幾天前,影族方面向楚霞大人發出了申請,想要對黑骨族展開攻擊,暗血大人您應該也知道這些,能夠將您的想法告知一二麼?”

“想法?其實也沒什麼啦。”

擺了擺手,暗血指着大殿微笑着說道:“影族不是想戰鬥嗎?火雲國不是想聯合宏國攻擊空庭國嗎?風紋宏二世不是想陰火雲國嗎?孤雲神國不是想要統一黑骨族嗎?而最主要的是……”

“我們不是想讓黑骨人死地越多越好嗎?所以……”

冷冷地笑了笑,暗血說道:“就讓我們幫幫這位風紋宏二世吧。”

“幫?”

暗血點頭,同時神祕地笑了笑。

不久之後,使者回到了宏國,並帶去了翼人的回覆。

“太好了!”

雖然沒能得到翼人的直接幫助,但一開始風紋宏二世也沒想要過真的得到幫助,畢竟,讓翼人加入進來,黑骨族這趟渾水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

而現在,雖然不算是直接幫助,但對風紋宏二世而言,也算是最好的情況了。

“沒想到翼人沒請到,卻請到了這些影子刺客,這樣更好。”

“這次,就讓我偉大的風紋宏二世,來接收火雲和空庭吧。”

“哈哈哈哈哈。” “6月7號,宏國和火雲國聯合攻佔了空庭國西部的兩個村落,並未做任何停留,全力向空庭國國都方向突入……”

“6月10號,火雲國方面三個軍團的部隊,與空庭西部、中部兩個軍團,在空庭國西北區域對戰,雙方戰鬥強度不大,但也各自損失了幾百人,隨後空庭部隊保留實力後退……”

“同日,宏國第三軍團與空庭國南部軍團在空庭西南部接觸,雙方對外宣稱爆發了大戰,各自損傷幾千人,但實際上,兩方只是相互接觸並交換了一點情報之後,即宣佈脫離……”

“這麼說,風紋宏二世,是鐵了心要藉着這個機會,算計兩個國家呢?”坐在長老院的祖樹下,空幻一如既往地聽着彙報。

這些來自黑骨族的消息,是暗血親自帶回來的,不過她是向軍事院彙報,然後交由軍事院對資料進行彙總。

綜武俠劍三穿越局奇聞錄 自從暗血加入神庭之後,神殿正神的瞬移能力,就使得暗血得以將黑骨族的情況迅速彙報朋族,因此,對於很多重要消息,暗血都可以親自返回傳遞。

如是嘟嚕了一句之後,空幻並沒有讓整理了暗血資料之後,就代替急急忙忙回到黑骨族的暗血,前來長老院彙報的翼人回答,而是讓對方繼續講述戰鬥情況。

事實上,雖說是黑骨族的戰鬥,但朋族軍事院在將其中的一些亮點彙總後,也會編入軍事院作戰教材,一邊以後朋族軍隊使用。

可以說,朋族在算計黑骨族時,還順帶將黑骨族作爲了戰術收集場。

“6月12號,火雲國部隊,與宏國的第三軍團匯合,開始猛攻空庭國國都……”

“6月15號,因爲空庭國幾大軍團全部放棄土地,匯聚在了國都中導致自身防禦強悍,雖然該國內部勢力有些散亂,但在面對強敵時大部分都認識到了脣亡齒寒的道理,所以這次戰鬥,反而促使空庭國主加強了對手下部隊的掌控。”

名門寵婚 “這時,以‘儘快輜重不足,需要消滅敵人’爲由,宏國統制提議相對冒險的偷襲計劃,並獲得火雲國的支持……”

“6月15號晚上,火雲國三個軍團的主力,與宏國第三軍團的部分人員匯合,開始向空庭國都發動偷襲。誰知,空庭國早已接到宏國通知,乘勢一舉殲滅火雲國主力,並隨即再宏國部隊的配合下,向城外火雲國三軍團發動總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