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2020-11-02By 0 Comments

經過林逸那簡單的治療之後,韓雨菲發現自己的尿分叉的確是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以前那都能從這個坑分到另外一個坑去,以至於她每次上廁所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為的便是不想讓人發現她的尷尬之處。

可就算是這樣,有的時候,她還是會聽到一些別人的閑言閑語,畢竟弄的到處都是的話,別的女孩子上廁所也是多有不便的,每到這個時候,她都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可就在剛剛,她去廁所的時候,發現那分叉的情況竟然得到了好轉,僅僅只是在一個坑裡分叉,這就讓她容易接受多了,雖然治療的手法有些尷尬,可架不住人家效果明顯啊!

而且韓雨菲也想清楚了,反正已經治療一次了,這多治療一次貌似也沒有什麼不合適嘛!

「吆喝,韓大美女,挺準時啊?怎麼害怕我跑了?」林逸看著韓雨菲上前咧嘴銀盪的壞笑道,那眼神兒,也不自覺的看向了治病的地方,心頭不禁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剛剛還冷若冰霜,高貴杏乾的韓雨菲,一看到林逸那銀盪的眼神兒,整個人頓時就暴走了,雙手掐腰,撅著粉|嫩的小嘴,氣鼓鼓的吼道:」林逸,你個混蛋往哪裡看?你信不信本小姐把你的眼珠子給扣下來啊?」

「嘿嘿,別這麼凶嘛!職業病,職業病,我就是隨便看看。」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有些不自然的笑道,隨後繼續說道:「那個,要不你先走吧!我等會兒在出去。」

韓雨菲嗔|怒的白了林逸一眼,明亮迷|人的美眸帶著一絲高傲看向了大門口所在的方向,隨後傲慢的冷笑道:「就這群渣渣傷不到你的,放心跟我走就是了。」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韓雨菲英姿颯爽追他的那一會兒,可是別有一翻風情啊!當即林逸整個人直接自來熟的靠在了韓雨菲的香|肩上,聞著那誘|人的香味兒,一臉嬌|羞的笑道:「那,那人家可就指望你保護我了啊!」

瑪德,這個混蛋,怎麼就這麼賤呢?韓雨菲要瘋了,這才剛剛給林逸一點好臉色,這傢伙竟然就靠在了她肩膀上,要知道這裡可是學校的主幹道啊!她幾乎都已經能夠想到,明天,學校將會出現多大的輿論。

當即韓雨菲咬著銀牙,宛如被激怒的母暴龍,盯著林逸一臉憤怒的吼道:「林逸,你要是再不給本小姐滾蛋,你信不信,都不用他們衝進來,小姐我就先把你弄死?」 「呵呵,你看看你這態度,把我弄死,好像你很開心一樣。」

林逸有些不滿的嘀咕了一句,不過到還真不敢靠在韓雨菲的肩膀上了,這女人在學校打男生那可不是一次兩次了,出了名的暴力女啊!

見林逸從自己的肩膀上起來,韓雨菲傲慢的冷哼道:「跟在我的後面。」

「是是,多謝大姐頭的照顧!」

林逸嘿嘿一笑,便跟在了韓雨菲的背後美滋滋的朝著外面走去,不過嘴裡卻嘟嘟囔囔的壞笑道:「有人保護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

這話說的韓雨菲嘴角一抽,不過還是強行壓下心中的憤怒了,她也算是明白了,跟林逸這種人在一起,你要是脾氣不好一點,怕是早晚要殺人。

「算了,本小姐就當是改變一下自己的脾氣了,呼呼。」韓雨菲在心裡不悅的嘀咕道,卻不曾想過,她韓雨菲長這麼大,什麼時候遷就過別人呢?更不用說為了別人要改變自己的脾氣了。

「吆喝,這小妞挺漂亮啊!」

「嘖嘖,算是校花級別的了啊!」

站在門口搖搖晃晃的混子笑著,圍了上來。

韓雨菲鳳眸冰冷,緩緩掃過面前的混子冷冷的笑道:「你們想要做什麼?」

「吆喝,怎麼?還想要給這個孫子出頭啊?」一名穿著背心,帶著金鏈子的黃毛上前歪著腦袋,一臉挑釁的看著林逸冷笑道。

「孫子你說誰呢?」

林逸不說了,你們要打架就打架,這一上來就罵人,是不是顯得你們不太專業呢?

「孫子說你的呢怎麼?不服氣啊?」黃毛一聽,林逸竟然敢反抗,頓時不爽了瞪著眼睛,咬著槽牙,宛如要擇人而噬的惡魔,盯著林逸不爽的怒吼道。

互穿后不小心成了大佬 「嘖嘖,孫子說我,那我這個當爺爺的當然要擔待一點了啊!恕你無罪!」林逸大手一擺,一臉輕鬆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

眾多混子一聽,頓時也笑了起來。

可當看到黃毛那要殺人的眼神兒,頓時就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鴨子,笑容嘎然而止,一個個一臉尷尬的站在原地。

「臭娘們兒,給我滾開,我今天要弄死這個小畜生!」

黃毛一臉陰鷙的指著林逸咆哮道。

「老婆,快,保護我,他要打我,我好害怕啊!」

林逸摟著韓雨菲的肩膀,一臉挑釁的冷笑道,這位那可是已經到了練血境界的女人啊!收拾眼前這幾個混子,那絕對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林逸,注意你的胳膊!」

韓雨菲咬著銀牙,氣急敗壞的低聲吼道。

「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瑪德,都是老毛病了。」林逸尷尬一笑,便後退了一步,朝著旁邊的小賣部走了過去。

黃毛一看,還以為林逸想走,頓時眼睛一瞪,大手一揮就沉聲吼道:「都別愣著了,給老子上,弄死他丫的。」

「是!」

眾人一聽,嘩啦啦沖了上去。

「找死!」

韓雨菲杏眼一瞪,唰!一條白璧無瑕的長腿直接踢了出去。

「砰!」

沖在前面的一名混子,只感覺自己的胸口彷彿被一根木棒狠狠的擊中了一般,整個人發出一聲慘叫就倒飛了出去,韓雨菲見狀沒有絲毫的遲疑,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蹬,身若游龍,快速在人群中穿梭了起來。

「嘖嘖,老婆,打的好,加油啊!打死他們!」

林逸坐在一旁,手裡拿著兩根冰棍兒,一邊美滋滋的吃著,一邊看著正在飛舞的韓雨菲激動的叫道,穿著短褲,白色帆布鞋的韓雨菲,在打鬥的時候明顯多了一絲英姿颯爽的氣息,看的林逸這位見過無數美女的仙帝,都是眼前一亮。

「瑪德,見慣了仙氣飄飄的仙子,突然換個短褲也倒是別有一番味道啊!」林逸吧唧著嘴巴,美滋滋的笑道。

可韓雨菲簡直要暴走了,自己在這裡拚命,林逸竟然在一旁美滋滋的吃著冰棍,還裝模作樣的在哪裡吶喊,這是把她當成什麼了啊?

「該死的混蛋,吃我一腳!」

韓雨菲瞪著杏眼怒吼道,完全是把眼前的混子當成了林逸。

「砰!」

一聲悶響,一名混子直接被韓雨菲踹的倒飛了出去,狠狠的摔進了旁邊的綠化帶里,周圍漸漸也聚集了一下圍觀的吃瓜群眾,一個個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那眼睛都在放光。

吃飽喝足的林逸一看,那明亮如星辰一般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一抹銀盪的笑容浮現在了臉頰上,當即把手中還有一半的冰棍兒重重的扔在了地上,氣急敗壞的吼道。

「他瑪德,老子堂堂一個男人,怎麼能看到街上的混子欺負我的女神呢?跟他拼了。」

說著,林逸便裝模作樣的要衝了上去。

這一幕,倒是讓韓雨菲心頭微微一暖,心想,林逸雖然混蛋,可還沒有無藥可救的地步,最少在這種情況還敢上前給自己拚命。

「瑪德,不錯,人家一個女人都不怕死,難道老子們還不如女人嘛?上!」

「對對,弄死他們,瑪德,還以為我們學校的好欺負呢?」

林逸的嘴角笑意越發的濃郁起來,隨後舉著手臂,大聲的吼道:「我們學校沒有孬種,是男人的,都給老子上,瑪德,這麼多人一人一口吐沫都淹死他們,打出我們學校的勇氣!」

「沖啊!!!」

一群熱血方鋼的大學生,紛紛揮舞著拳頭沖了上去。

「喂,兄弟,你怎麼不上去啊?」

一名帶著眼鏡揮舞著拳頭的胖子,看著站在原地無動於衷的林逸有些好奇的問道。

「哦,那個啥,我喜歡女人,這在韓大校花面前表現的機會讓給你們就行了。」林逸淡淡的笑道。

對方一聽,頓時不在遲疑了,這可是聲援韓雨菲啊!萬一在韓雨菲面前混個眼熟什麼的,那牛叉了啊!

「兄弟,謝謝你了啊!我先上去了。」

胖子一臉興奮的吼道。

「哎,那個菠蘿味兒的冰棍兒真的是有點難吃啊!試試這個草莓味兒的吧。」

林逸說著就把手裡另外一根冰棍兒拆開了。 「嗯,這個味兒,這個味兒好正啊!酸酸甜甜的,瑪德我好喜歡啊!」

林逸閉著眼睛,一臉誇張的叫道,看的正在打鬥中的韓雨菲那叫一個憤怒啊!丫的,怎麼不吃死你呢?

不過雖然心裡不爽,可是手腳上的動作卻沒有慢下來,這群混子,根本沒有經過系統的訓練,如何能夠擋住已經進入練血境的韓雨菲呢?更何況還有這麼多的男生衝上去幫忙。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群混子就跪在地上開始求饒了。

「瑪德,真是沒勁,我還以為有多厲害呢,感情還是我們學校的男生最棒啊!」

林逸扯著嗓子銀盪的壞笑了起來,這話頓時聽的周圍男生一個個面帶得意之色,畢竟被誇獎的確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情。

「哼!吃的挺爽吧!」

韓雨菲看著拿著冰棍兒的林逸,冷哼一聲,一把就把對方手中的冰棍兒搶走,塞進了自己的杏乾的小嘴裡。

「嗯,果然酸酸甜甜的,真好吃啊!」

韓雨菲眯著大眼睛,一臉陶醉的笑道。

可周圍正一臉得意的男生,一個個卻傻眼了,如同被定身了一般,怔怔的盯著韓雨菲。

林逸也傻眼了,這尼瑪,要不要這麼彪悍啊!這冰棍兒畢竟是自己吃過的,一般男女之間不到一個特別親密的地步,怕是沒人會這麼做吧!

韓雨菲看著眾人那獃滯的目光,那風華絕代,讓人嚮往的小臉也頓時變得如同紙張一般蒼白,隨後慢慢的低下頭,同樣一臉震驚的看向了手中已經被林逸吃了一半的冰棍。

「完蛋了,這,這冰棍剛剛那個混蛋吃了那麼久,我,我現在這樣豈不是等於跟他來了一個間接KISS啊,嗚嗚,這混蛋,人家,人家還沒有談過男朋友啊!」

韓雨菲站在原地,手裡拿著冰棍兒真是欲哭無淚啊!沒想到自己的第一kiss竟然就在這麼不知不覺中送給了林逸。

「給,你的爛冰棍兒!」

韓雨菲氣呼呼的撅著小嘴,倒是有幾分女孩子的可愛,把那根冰棍兒又賽到林逸的手中。

「嘿嘿,哪裡爛了嘛!我看著很好啊!」

林逸嘿嘿一笑,直接拿起冰棍兒就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吃了起來,在大夏天的,除了西瓜之外,最好的東西應該就屬這冰棍兒了,吃起來那叫一個舒坦啊!

「嗯?怎麼好像比之前更甜,更香了呢?」林逸下意識的嘀咕了一句,可沒有放在心上,依舊美滋滋的吃著。

「唰唰!」

周圍男生的目光瞬間從韓雨菲的身上轉移到了林逸身上,每一雙眼睛,都彷彿是一把尖刀一般恐怖。

「咕嚕!」

強悍如林逸,此時都忍不住有些緊張了,看著面前的同學不自然的笑道:「那個,諸位今天可是做了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啊!抓了這麼些壞人,送到局子里去,弄不好還有獎金跟見義勇為的錦旗呢,有了這些東西泡妞應該會比較方便吧!」

正殺氣騰騰的眾人一聽,心想也是啊!韓雨菲那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根本就是只可遠觀的存在,甚至就算是送給他們,他們之中也有很多人根本無法養活韓雨菲啊!

化妝品,名牌包包,這種珍貴的首飾,在場百分之九十的人,他們一個月的生活費,還不夠韓雨菲買一雙鞋子呢,可其她的女生就不同了啊!

雖然品質會低一點,可人家的要求也會隨之低一點嘛!最少他們還是有機會能夠拿下對方的。

「老二,這個是咱們宿舍抓到的,走,送到局子里去。」

「胖哥,這個可是咱們兩個寢室聯合抓住的,一起送到局子里去。」

頓時,一群人回過神兒了,與其跟得不到的糾纏,倒不如先弄個能吃的,很快一群人就浩浩蕩蕩的離開了這裡。

韓雨菲看著笑眯眯,吃著冰棍兒一臉陶醉的林逸,這心裡頓時氣不過,直接上前一把奪走了林逸手中的冰棍兒,就朝著地上扔去。

誅仙Ⅱ 「哎呀,你個臭娘們兒瘋了啊!這可是我最愛的草莓味兒啊!」

林逸怪叫一聲,就想要衝過去搶。

「哼!幫我把病治,你願意吃多少,我都給你買!」韓雨菲也知道自己有點理虧,只是有些東西現在卻不方便講這麼清楚,只能無奈的說道。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他最近可是有點缺錢啊!如果能夠有人承包他今年夏天的冰棍兒,那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即湊到了韓雨菲的耳邊,美滋滋的壞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哦,不算在診金裡面哦。」

林逸說話吐出來的氣息,就像是一條條怪異的觸手鑽入了韓雨菲的耳朵里,讓她忍不住打了個機靈,隨後急忙後退了一步,跟林逸拉開了距離之後,才冷冷的笑道:「你放心,本小姐既然說的出,那就絕對做的到,現在可以去我家了吧?」

「嘿嘿,不著急,不著急,還有兩個漏網之魚呢。」

林逸陰森森一笑,扭頭看向了通往學校大門的大路,此時,周洋跟王暢兩人只感覺背後有一股股涼氣蹭蹭的往上冒。

如果是被學校某個大哥給打了,那這件事兒兩人還能夠接受,自己勢力不如人家嘛!被捶了很正常,可現在,他們是被學校里的一個小調絲給打了啊!

這就讓兩人有些接受不了了,所以在武道社內商量了半天之後,兩人決定這件事兒暫時還是不要說出去,要不然豈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了,所以商議之後,兩人便決定花錢,請外面的一些混子,讓他們出手,先把林逸打個半死,然後兩人在上前,裝比痛毆林逸一下。

可現在,很顯然,事情的發展似乎有些沒有按照他們的劇本走。

「王少,這,這事情好像有點不妙啊!你找的人呢?」

周洋小聲嘀咕道,這腳下也刻意放慢了速度。

「瑪德,我也不知道啊!狗曰的,收了老子的錢,竟然敢不辦事兒,過了今天,我一定要弄死他們!」

王暢也怒了,這尼瑪不等於是在坑他嘛! 「那,那現在我們跑?」周洋歪著腦袋小聲問道。

王暢眼睛一翻,如同看白痴一樣,白了周洋一眼,「跑?你往哪兒跑?咱們這一跑,林逸在後面追,到時候豈不是整個學校都知道咱們被林逸這樣的調絲給收拾了?」

繼承者的刁鑽小妻 「啊!那……」周洋不淡定了,早上他是真的被林逸打怕了啊!特別是一想到那五百斤的大便,那真是胃裡都是一陣翻滾啊!他是真的相信,林逸會把他們兩人扔進糞坑啊!

「事到如今,只能硬著頭皮過去了,這裡畢竟是學校大門口,我相信,他也不敢做的太過分的!」王暢咬著槽牙,沉聲說道,讓他跑,他是沒那個臉了,好歹也是學校知名的富二代,大少。

如果被一個調絲追的滿學校逃命,他以後怕是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

看著嘀嘀咕咕,宛如死了親娘的周洋跟王暢,韓雨菲眉頭微微一皺,開口問道:「就是他們兩人找你的麻煩?」

「啊!可不是,等會兒幫我收拾他們唄?」林逸咧嘴輕鬆的笑道,心裡卻冷笑連連,早上老子看在大家都是同學的份兒上給了你們活路,沒想到你們竟然不知死活,敢找人來收拾我,今天可就不要怪老子下手狠咯。

「那個周洋到不算什麼,你就是打殘廢了,我也能夠罩著你,可王暢你不能動。」韓雨菲神情有些凝重的說道。

重生之都市小花匠 「因為他的哥哥?」林逸冷冷的笑了起來。

「不是,他的哥哥如果來了,我也能夠幫你擋住,可是他還有一個姐姐,那才是妖孽一般的人物,根本不是任何人能夠招惹的,她從小便展現出來了驚人的天賦,傳聞,在某個福地中修行,那才是整個王家的底蘊,根本不是你我能夠招惹的存在。」韓雨菲有些忌憚的說道。

林逸一聽,頓時神情微微一怔,腦海中不禁想起了上一世的一個傳說,不過當即傲慢的冷笑道:「我林逸要做的事兒,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擋不住!」

隨後林逸便大步流星的朝著大門口走了過去,正如履薄冰的兩人一看到林逸那陰險的笑容,雙腿頓時就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竟然無法在抬腿前行,兩人的心裡都充滿了驚恐不安,都想要轉身逃命,可是雙腿在此時卻彷彿不聽話了一般。

「滾過來,別逼著我過去動手哦。」

林逸站在離學校大門還有五六米的地方,對著兩人勾了勾手,殘忍的冷笑道。

「咕嚕!」

兩人同時吞咽了一下口水。

「周洋,跑吧!你先跑我在這裡吸引他的火力!」

王暢深吸了一口氣,小聲的說道。

滾你嘛的臭傻比,想要坑老子?門兒都沒有,周洋也不傻,現在林逸明顯是要找他們的麻煩了,他跑了?那才是吸引了林逸的火力吧!

不過雖然心裡不爽,可是在表面兒上周洋卻不敢表現出來,誰讓他的家世背景不如王暢呢,當即嘴巴咧開了一條縫,小聲的哼唧道:「王少,跑是肯定不行了,咱們過去吧!你好歹也是校園四大惡少,我就不信他還真的敢把你怎麼樣,這林逸不清楚您的家世背景,難道韓雨菲還不清楚嗎?」

這話頓時讓王暢眼睛一亮,韓雨菲那可是從京城轉學過來的,絕對知道一些他們王家的底蘊跟恐怖之處,一想到這裡,王暢心裡的緊張倒是少了很多。

他怕就怕林逸是個愣頭青,如果真正知道王家底蘊的人,那是絕對不會輕易招惹他們的。

「算了,瑪德反正早上已經被打了一頓了,他要是再敢動手,咱們也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王暢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

周洋一聽,也贊同的點了點頭,如果林逸真的再敢打他們,那他們徹底沒臉了,自然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了,到時候不管是武道社,還是王家都會讓林逸好看。

當即兩人雄糾糾氣昂昂,就像是出戰的先鋒官,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林逸面前。

「林少,不,不知道你找我們有什麼事兒?」

王暢站在林逸面前有些底氣不足的問道。

「pia!」

林逸抬手幾是一耳巴子,狠狠的抽在了王暢的臉上。

這清脆的耳巴子就像是鞭炮一般,在學校門口炸響,經過這裡的所有人都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一個個頓時瞪著眼睛如同見到了鬼魅一般。

只見此時王暢雙手握拳,臉色漲紅,全身都在發抖,似乎要擇人而噬一般。

「我靠!剛剛難道是那個調絲打了王暢的耳巴子?」

「我看像啊!你沒看到王暢要吃人的樣子?我了個去,這到底是那個班上的愣頭青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