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0-11-04By 0 Comments

數年下來,陳蓉後來也成為了圍棋界的一朵玫瑰花,作為國家隊的唯一一名女性代表,參加了很多國際大賽,而且覺得不俗成績。

陳蓉和柳隨風數年交往下來,也都是情愫暗生,相互喜歡對方。

兩人可謂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天生一對,就連很多媒體都喜歡將兩人描述成為一對,全國圍棋愛好者也都一起發生,希望兩人再一起。

不過,為了工作方便,兩人始終沒有對外直接公布戀情。

在私下的小圈子裡面,很多朋友都知道他們倆已經在談戀愛了。

……

一切看似都很好,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柳隨風和陳蓉這一對圍棋界的金童玉女便會順利地走入婚姻的殿堂,喜結良緣。

可是,在地球發生大災變的五年前,柳隨風突然從圍棋界消失了,在所有國際國內圍棋大賽中,都見不到他的身影。

人們只能看到美麗動人氣質優雅的圍棋界第一美女陳蓉四處征戰的美麗身影,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所有的圍棋迷們發現,曾經微笑入天使般的陳蓉,臉上少了迷人的微笑。

柳隨風是一夜之間消失的,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陳蓉不知道,棋聖不知道,柳隨風的家人朋友都不知道。

大家暗地裡四處尋找柳隨風,整整兩年,他就像人間蒸發一般,一點線索都沒有留下,甚至他消失的前一天所住的房間內,一切物品擺放自然,只是缺少了他這個人。

柳隨風失蹤后,陳蓉的心也就想被掏空了一般,棋藝也上下降得厲害。

最後,棋聖無奈之下,讓陳蓉暫時不用參加國際國內比賽,專心修養,偶爾到棋院幫助他教教新招收的學員。

楊嘯和陳蓉接觸的時候,正是這個時候。

美麗動人,優雅高貴的陳蓉給楊嘯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偶爾看到陳蓉的笑容,更是能夠讓少年的心都化掉。

不過,陳蓉也沒能教楊嘯多久,在某一天的夜晚,陳蓉從自己家的別墅中離奇失蹤,人間蒸發。

陳蓉失蹤的情況和柳隨風一模一樣,沒有任何徵兆,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卧室房間裡面的個人生活用品自然有序的擺放,甚至連浴缸裡面的水龍頭都沒有關。

陳蓉失蹤之後,華夏國高層派了特偵隊前來調查,也是一頭霧水,無果而終。

……

令陳蓉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她會在另外的一個遙遠的星球上見到自己的愛人,柳隨風。

「師兄,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我,我不是在做夢吧?難道這裡是所謂的天堂?」

陳蓉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這一切太夢幻了。

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柳隨風無奈地說道:

「師妹,你沒有看錯,我的確是你師兄柳隨風,這裡也不是天堂,這裡只是宇宙中的另外一個星球,一個類似地球的星球……」

柳隨風將自己如何被抓到巫星,以及大龍帝國的人抓他的目的等等都告訴了陳蓉。

「師妹,這個星球叫巫星,抓我過來的是其中的一個帝國,名叫大龍帝國,他們抓我過來的目的,是想讓我教他們下圍棋,」

「啥?教他們下圍棋,這是不是有待太誇張了,為了教他們下圍棋,從幾百光年之外的地球把我們抓過來?」

柳隨風便將自己在巫星兩年多時間了解的情況告訴了陳蓉,

「這個世界和地球不一樣,他們崇尚基因進化的玄幻文明,而我們地球的圍棋,可以很好地輔助他們修鍊精神力,

大龍帝國的人對我們地球的研究已經有上百年的歷史了,我們地球上以前不是有關於外星人的傳說嗎? 都市仙醫高手 其中部分就是大龍帝國的飛船UFO,

可是說,我們地球這一百多年來,一直處於巫星人的監控之中,只是到了最近幾年,他們已經將我們地球人類文明研究的差不多了,幾乎掌握了人類的一切科技知識,以及我們的文明等等,

他們很早就開始學習我們的圍棋了,」

貓撲中文 陳蓉和柳隨風都是被大龍帝國的人秘密抓捕過來的,兩人怎麼都沒有想到,會在遙遠的星球上相聚在一起。

大龍帝王對於兩人的棋藝非常推崇,承諾只要兩人願意教授棋藝,願意讓兩人擔任帝國棋院的院長,同時,還將幫助兩人開展基因進化。

柳隨風和陳蓉兩人實在也想不到別的辦法可以逃離巫星,只得接受了大龍帝王的安排,執掌了帝國圍棋院。

大龍帝王也信守承諾,對兩人很尊敬,帝國之內,即便是以前的戰神,見到柳隨風和陳蓉,也是禮讓三分。

在圍棋技藝方面,柳隨風和陳蓉可以隨便碾壓大龍帝國任何一個高手。

與此同時,柳隨風兩人開始學習了基因進化功法,兩人目前為都已經突破了帝級境界。

柳隨風這段時間潛心修鍊基因進化功法,暫時讓陳蓉執教棋藝院,自己則整天隱居在棋藝院內的這棟僻靜小屋內。

兩人再一起喝茶聊天,陳蓉突然說道:

「師兄,我最近聽到一個奇怪的消息,」

「嗯?什麼?」

「說是大龍帝國目前遭受的危急都和一個來自地球的人有關。」

「來自地球的人?」

柳隨風一愣,看著陳蓉。

陳蓉接著說道: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說戰神和龍魁的死,都與一個地球人有關係,唉,我們倆也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再返回地球,也不知道地球上我們的父母親人和朋友們怎樣了?」

陳蓉和柳隨風兩人平時很少傷感這個問題,大龍帝王什麼都可以滿足他們,唯獨一點,不可能讓他們返回地球。

兩人也知道,地球距離巫星數百光年,沒有巫星的星際飛船,根本不能逃走,兩人已經死了返回地球的念頭。

重燃 現在陳蓉突然說出了這個消息,一道光芒在兩人腦海中閃現。

「來自地球的人? 第一竹馬:嬌寵小青梅 誰能有這樣的本事,能夠接連殺死戰神和龍魁,這可都是皇級境界的超級強者,在我們地球人面前,簡直可以以一人之力阻擋十萬大軍啊!」

「我們倆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而且自認天賦也不錯,我來巫星五年了,也不過突破了帝級中級境界。」

……

兩人猜測了各種可能,還是無法想象一個來自地球的人,怎麼可能影響到大龍帝國的國運。

「師兄,大龍帝國目前面臨危機,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演變。」

「師妹,你我倒不用擔心太多,無論大龍帝國被誰吞併,我相信別的帝國統治者也不過為難我們,大不了還是教授他們學習圍棋罷了。」

「再過一個月,便是一年一度的大龍帝國的圍棋交流大賽,也是整個巫星的圍棋交流大賽,到時候,整個巫星圍棋界的高手都會過來我們大龍帝國圍棋學院,你我二人便是整個活動的核心人物,不知道那位來自地球的人是否也會來龍城?

如果他能夠來的話,我倒是很想見見他,問問華夏國的情況。」

柳隨風點點頭,

「師妹,你是太想家了。」

「難道你不想嗎?」

柳隨風長嘆一口氣,

「想,怎麼會不想家呢?想我爸爸媽媽了,還有師傅……」

……

楊嘯完成了一個月的閉關修鍊,四項屬性點再次提升了1點。

以他現在的帝級中級境界,要想突破到高級境界,按照目前修鍊生死迭代法則的速度,估計要一年左右才能完成。

生死迭代法則在前期的時候,提升基因屬性點的速度比較快,可是,越到後面,修鍊的周期越長,完成一個生死臨界的周期不斷拉長。

龍香剛來紫源星,看什麼都覺得新鮮。

楊嘯安排了阿蕊、明月、利亞三人專門抽一人隨時陪著她,帶著她四處遊玩走動。

龍香得知楊嘯有三個老婆,還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驚訝地看著楊嘯,張大嘴巴:

「楊嘯哥哥,你居然?天啊,原來你是這樣的楊嘯哥哥,如果黃雯姐姐四人知道了,不知道會如何傷心失望。」

楊嘯白了龍香一眼,

「我問你,你是跟哥哥我親,還是跟嫂子親?」

龍香一愣,獃獃地看著楊嘯,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嘀咕道:

「好像黃雯姐姐對我更好呢,我要是不告訴她們,我良心上過不去啊。」

楊嘯扯這龍香的耳朵,

「你這個白眼狼,哥哥我白疼你了?」

「行行行,我不說就是了,反正這裡距離地球幾百光年,黃雯姐姐就算知道了,又能把你怎樣?

唉,我問你,你開這麼多後宮,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楊嘯:「@#$%」

「你今天欠揍是吧?」

楊嘯伸手要去擰龍香的耳朵,龍香嬉笑一聲拋開了。

龍香在紫源星待了一個月,突然發現了一個令她興奮的事情,森林裡面的妖獸格外多,而且等級很高,在地球上不太常見的帝級妖獸,在這裡隨處可見。

龍香是龍族,也是妖獸。

妖獸的進化更多的是依靠吞噬別的妖獸血肉,累計進化能量。

紫源星的妖獸更是特別,很多妖獸因為喝過紫晶石輻射的湖水,體內的進化能量相比地球要強大十倍以上。

龍香也是偶爾在光復城附近吃掉了幾頭王級境界的妖獸后才發現這個令人驚喜的事情。

從此以後,龍香一發不可收拾,在光復城附近森林裡面,大量吞噬王級境界的妖獸。

這件事,楊嘯自然也是知道的,而且特意讓阿豹給龍香安排,帶她去一些高級妖獸比較少的地方,免得遇到了帝級境界的妖獸,沒有吃到妖獸反而被妖獸吃掉了。

「香兒,聽說你最近吃了不少妖獸,快把光復城附近的妖獸吃光了,基因進化的效果怎樣?」

龍香嘻嘻一笑,說道:

「楊嘯哥哥,香兒已經突破了帝級境界了。」

楊嘯一驚,

「這麼快啊?」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這還要多謝您給我安排的妖獸大餐。」

楊嘯略微沉思一下,說道:

「香兒,你吃妖獸提升進化能力,這一點我是完全支持你的,可是,妖獸現在是我的盟友,你整天在我眼皮子底下吃掉那麼多的盟友小兄弟,我一點都不干預,時間長了,會引起妖獸的憤怒的,

你現在只是吃掉少量的王級境界妖獸,暫時還沒有碰那些低級境界的妖獸,一旦你要去吃掉帝級境界的妖獸,妖獸聯盟一定會想我投訴的。」

「那怎麼辦?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基因進化的捷徑,可不能就這麼白白放棄啊,紫源星這麼多大,吃幾個妖獸算什麼?」

「這樣吧,從明天開始,你別再光復城吃了,我讓阿豹派人,帶你去別的遠離光復城的森林裡面去獵殺妖獸,這樣不至於引起妖獸聯盟的公憤。」

「好啊,只要能夠吃到妖獸,跑遠一點沒問題。」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前方駐紮在長沙郡的黃忠,收復了所有領地,正在善後其他事宜時,卻是收到了張亮的密信,說現在的主公不太對勁,如果遇到什麼不可行的命令,千萬慎重

這讓黃忠為之一驚,事情可不小啊,張亮一向都是大唐鎮後方的主心骨,正是因為他穩重,心細,像這麼大的事情傳播到前線會造成什麼樣的轟動和反應,他應該最為了解,沒有一定的證據和發現,是絕對不可能傳給自己的

急匆匆的回了郡城之中,準備找個秘密的地方書文一封,問問是怎麼回事

卻是受到下人回報:主公回來了!

黃忠面色一變,連忙將張亮的密信燒毀,正好,自己也觀察一番主公

天空之上陽光明媚,萬里無雲

黃忠的臉上卻是陰雲難掩,聽到主公來了,只能回到城牆之上迎接

城下賀翎帶著一隊兵馬朝城內走來,遠遠的看到黃忠在城牆之上等自己,也沒有感覺什麼不對勁,對著黃忠招招手

「主公!」

黃忠回了一個抱拳,面色複雜

自己不是什麼心機深沉之人,一些情緒難以掩飾

待得主公進了城,走上城樓,看了眼黃忠,眉頭微皺:

「黃將軍有什麼事情嗎,為何表情沉悶?」

「看到主公這般英勇,末將想起了之前主公想要拜師黃某的事情,不由得有些慚愧!」

黃忠靈機一動,隨口試探道。

「拜師?」

「賀翎」眉頭又皺了幾分,難道賀翎想要拜師黃忠?

哪有主公拜師臣子的,不過黃忠身為橙品大將,倒也真有可能讓賀翎以拜師的借口攬入麾下,自己若是不承認,說不定會引得黃忠懷疑自己身份

再三思慮之下,「賀翎」大笑兩聲,裝作不在意的樣子上前拍拍黃忠的肩膀:

「雖然我們未成師徒,但關係卻是勝過主臣,以前的事情黃將軍莫要糾結!」

黃忠聞言,心中一擰,這話說的不明白,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之前可是自己要求拜師賀翎的,如今自己試探發問,他為何沒說自己的這話有問題

是不想反駁自己,還是根本不清楚此事?

「哈哈,看來主公是不想拜我為師啊!」

黃忠進一步試探,瞥了眼賀翎

「賀翎」看了眼黃忠,與之對視之時,總算是發覺了一些不對勁,當下默默點點頭,也不多說什麼

「嗖~」

一股涼意吹拂而來,黃忠感覺汗毛都為之炸立

果然有問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拜師主公這件事,那麼…他真是那個賈峰么?

「涼意更甚了幾分,怕是冬日要來了,黃將軍先駐紮在這長沙郡,安頓好冬日士兵們的行裝和糧草,吾去武陵郡魏延將軍那裡看看!」

「賀翎」若有深意的說道,看了眼黃忠,不等其回復便連忙走下城樓了

「來人!」

看到賀翎離開后,黃忠的面色徒然冷冽,立刻叫人前來,準備書信傳回給張亮等人

自己的試探一定被這個假主公給識破了,他一定會有什麼動作,新來的魏延將軍若是聽信了他的話,怕是會做出不利於大唐鎮的舉動

……

武陵郡郡城,魏延坐鎮之下,所有部隊都十分精神有戰意

軍紀嚴明,收復了領地之後,魏延還幾次派兵試探南郡的守備,若不是自己許可權不足,早就將南郡給奪回來了,不明白為何坐擁這麼強大的軍事力量,何不直接強開荊州,而且主公又是新貴,只要猥瑣一些,假意巴結一些權貴,就可以拿下整個荊州~

這麼簡單又有意義的事情,何苦在這裡守著這個武陵郡呢?

「將軍,主公來了!」

正在軍營之中操練士兵的魏延,聽到傳令兵的話,面色一凝,低頭便向城樓之處走去

自己很滿意主公給自己兵權,讓自己表現,不過一直守在這裡能有什麼出息,若是這次能夠得到主公允許,拿下南郡,那就好辦了!

想到這裡,魏延的臉上總算浮現出一抹笑意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