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0-11-05By 0 Comments

兩天之後,黑午醒了,看到身邊的葉雄,目光之中露出奇怪的表情。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黑午奇怪地問。

「這裡是佛門地域,長樂鎮外面的山林,我來佛門歷煉。」

葉雄簡單介紹了之後,直入正題,問他到底是什麼回事,怎麼會落到這種下場。

黑午臉上露出黯淡之色,半晌才說起了自己這一年來的經歷。

原來,葉雄當初離開宗門,去古魔戰場歷煉的時候,黑午決定去尋找宗主。

那時候,雖然莫黑已經被洛月媚跟黑羽他們路過打跑,但是何應蓮覺得,他們遲早會回來的,宗門之內,沒有是他的對手,只有請宗主回來,才能重震十七宗。

「那時候宗主已經失聯,水鏡無法溝通,後來我聽說,宗主跟另外幾個宗門的宗主,去了妖族,被困在了妖族的凶地海底城,所以我就前往海底城。沒想到到達海底城,還在外圍,還沒進入內部,就被外面的殺氣入侵,那時候不只是我,還有很多宗門的弟子都去海底城,很多都死了,回不來。」黑午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既然你死裡逃生,怎麼不回魔宗求援,還跑到佛門之地了?」葉雄奇怪地問。

佛門的弟子對魔修深惡痛絕,見一個殺一個,他來這邊,不是送死嗎?

「海底城兇險異常,有個十分厲害的殺陣,連幾大宗主都被因在裡面出不來,魔宗之內,根本就沒人能夠突破進去,唯一有把握進去救人的,就是佛門第一人佛聖,我實在沒有辦法,才前來佛門求助的。」

「就算你求人,也用不著殺人吧,胖子說你殺了很多佛門弟子,是不是真的?」葉雄嚴肅地問。

黑午心虛地低下頭,弱弱地回道:「我當初想見佛聖,根本就見不到人,連大道寺都去不了,所以心想,如果我殺了人,大道寺作佛門第一寺,肯定會出手,那時候我就算被抓,也能見到大道寺的人……」

「你糊塗啊!」葉雄豁地站了起來,怒道:「黑午,你雖然是魔宗弟子,但是我知道你不是濫殺無辜的人,沒想到你這麼糊塗,你是真是丟了十七宗的臉。」

「葉師弟,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

黑午話音剛落,突然面目猙獰起來,緊緊地握著拳頭,牙關緊咬,彷彿要將葉雄吃掉似的。

「師弟,我進入海底城殺陣的時候,被殺氣入體,根本就承受不住……師弟,你快殺了我吧!」

黑午額頭上,那豆大的汗珠冒了出來,顯然十分痛苦。

「什麼殺氣,如此厲害?」葉雄暗暗震驚。

離開殺陣,還能進入修士的體內,影響修士的情緒,控制修士殺人,這種殺氣,他別說沒見過,連聽都沒有聽過,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

「別動,穩住心神。」葉雄連忙扶住他,一手按在他的背上。

Ps:書友們,我是黃楓雨天,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師弟,快放手,快放開。」黑午急道。

這道殺氣,他十分清楚,暴戾兇殘,還能控制人的情緒,最關鍵還能遊走,他害怕這殺氣進入葉雄的身體之內,連累了葉雄。

「別動……」葉雄喝住他,施展魔氣,進入他的身體探搜。

突然,他感覺嗖的一下,一道殺氣快如閃電,瞬間從黑午的身體,進入他的身體之內。

這一下實在是太快了,那殺氣就彷彿餓壞了似的,如同餓鬼投胎。

「給我出來。」葉雄一聲大吼。

體內的魔氣,如同奔騰的狂潮一般,朝那道元氣攻去。

就在她以為,那道殺氣很快就會被逼出去的時候,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殺氣,瞬間就融入他的魔氣之中,不見蹤影,完全跟他身體的魔氣融為一體。

「師弟,那殺氣是魔氣屬性,能融於任何的魔氣,唉,你糊塗啊!」黑午嘆了口氣。

他覺得葉雄以後慘了,很有可能比他還慘。

「能融於魔氣,難不成它還能融於佛氣。」葉雄冷哼一聲。

他身體頓時光芒大盛,佛門功法施展出來,全身佛光四射。

那殺氣雖然能騙過魔氣,但是佛氣可不是那麼容易騙過的。

佛氣在身體之內,一片片過濾自己的魔氣。

「佛氣,師弟,你竟然……」黑午臉色大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突然,只聽聞砰的一聲,葉雄身體之內,一縷黑氣直接被彈出去。

那縷黑氣被逼離出身體之後,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骷髏頭的模樣,朝葉雄雌牙咧齒地怒吼。

「到了現在還敢囂張,不知死活。」

葉雄一手抓出,一隻金色大爪瞬間出擊,將那骷髏頭握在手心之中。

那骷髏被佛光籠罩,不斷地嘶嘶慘叫,最後化為一縷黑氣,徹底灰飛煙滅。

整個過程之中,黑午徹底愣住了,半晌才嘆了口氣。

妖道,魔道,佛道,匯三道神通於一身,真不明白他是如何做到了。

以前,他甚至還有跟他爭鬥之心,現在才發現,自己這種想法多麼可笑。

「好暴戾的殺氣,這殺氣就是在那殺陣染上的嗎?」葉雄問。

黑午點了點頭,道:「就是在那殺氣染上的,這鬼東西如同噬骨之蛆一樣,怎麼都無法擺脫,就連那胖子都查不出來,如果不是遇上你,我這輩子都被控制,無法洗脫嫌疑了。」

「這殺陣能混於魔氣之中,那胖子是佛修,根本無法分辨,幫不了你也正常。」葉雄說著,話音一頓,然後又問:「對了,你的修為怎麼樣了,能恢復嗎?」

黑午臉上露出黯淡之色,搖了搖頭,說道:「我的內世界完全被摧毀,一身魔氣也散掉七七八八……這樣也好,我也解脫了,師弟,十七宗靠你了,如果有可能,一定要救回師父。」

黑午身上一縷黑氣離體,然後他的身體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快速枯老,肌肉流失,最後徹底變成一副白骨。

「黑午……別亂來。」葉雄大叫。

可惜已經遲了,黑午已經散去全部魔氣,自盡了。

修士之所以有千年之齡,完全是因為有元氣支撐,一旦體內的元氣完全消失,就只是一個凡人,以凡人之軀是不可能活那麼久的,所以肌肉流失,骨頭硬化。

胖子雖然廢了黑午的修為,但是依然保留著他活命的魔氣,現在他身上所有魔氣散化,就等於自盡。

修為被廢,一輩子都無法重新踏入修真一道,黑午根本就承受不了這種轉變,寧願去死。

「你放心,我一定會重振十七宗的。」葉雄心裡湧起一陣悲愴。

葉雄心裡並不怪朱無志,像黑午這種濫殺無辜,殺了佛修幾百人的魔修,死一百遍都不足惜。

怪只怪黑午被殺氣附體,讓他心志全無。

將黑午火化之後,葉雄用瓶子裝好他的骨灰,準備帶他回十七宗厚葬。

他不是佛門弟子,自然不能讓他葬在這裡,哪怕是死了,他也要讓他光榮地回到十七宗。

至少讓十七宗的弟子知道,他是為了救宗主而死的,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

……

一周之後,葉雄見到了大道寺。

懸浮在半空,葉雄望著山頂之上,那廖廖的幾間矮小蒼涼的寺院,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大道寺作為佛門之中第一佛門,不是應該很高大上的嗎?

至少得金碧輝煌,寺院林立,屹立在山巔,讓人警仰感嘆嗎,怎麼看起來,跟三流的小寺院沒什麼區別?

反倒是大道寺的山下,建立一個大道城,面積非常大,範圍幾百公里,把大道寺緊緊圍住,從天空遠遠望下去,就像群城圍山。

無數城中間,有一山一寺,有種別樣的感覺。

大道寺有規定,山上不得有任何人清擾,所以,那哪怕城多熱鬧,山上依然冷清清的,不見一個人。

葉雄從天而降,進入其中一個城之中,準備找個地方先住下來。

朝聖大典還有幾天才開始報名,不著急,他想在城裡洛晃晃,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對於修鍊有用的資源。

城裡有很多的店鋪,裡面的修士除了鬼修跟魔修,其餘的都有。

名門紳士1,新寵 葉雄甚至在一家店看到了傳聞之中的精靈族人,穿著很少的衣服,赤著雙腳,頭髮各種顏色。

在四下逛著,都沒有遇到好東西,正在這時候,他突然看到面前出現兩道熟悉的人影。

兩位姑娘,一位穿著綠色的裙子,一名穿著青色的裙子,在人群之中,特別好辨認,正是慈航佛院的弟子,跟在段正安身邊那兩位姑娘。

他記得青裙子的叫青衣,另一位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在他發現那兩位姑娘的時候,那兩位姑娘也看到了他,綠衣服那名女子,頓時大步朝他走來。

「綠嬋,別衝動。」青衣一把拉住她。

「這裡是大道城,他還敢亂來不成。」

綠嬋縮手,讓青衣拉了個空,直接走到葉雄面前,目光炯炯地盯著他,眼神之中射出憤怒的火焰。

「幹嘛,想當街搶男人嗎?」葉雄咧嘴一笑,諷刺道:「你們慈航佛院,是不是沒帥哥,所以當街看到一個帥男,就想強搶了?」

(本章完) 綠嬋氣得肺都快爆了。

她還沒開始說話,就被對方几句話氣得快要爆炸。

自己看上他,要搶他當男人,他這是把自己當成那些幾千年沒見過男人的深閨怨婦嗎?

「那個魔頭呢,你把他帶去哪裡了,快把他交出來。」綠嬋怒道。

「我就不交,你咬我?」

面前的女人不過就是半步煉虛,雖然境界比起自己高一階,但是以葉雄此刻的戰力,這樣的境界,他隨手就能秒了,所以根本就沒有將她放在心上。

綠嬋憤怒之下,突然張開大嘴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這個人是魔族姦細,大家快來把他抓了!」

鬧事不嫌大,綠嬋心想自己是慈航佛教的弟子,單是這個身份,大多數人都支持自己,只要自己把事情鬧大,到時候有好事的人過來把他圍住,到時候他跳進黃河也別想洗脫罪名。

葉雄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狠,要將事情鬧大。

如果他跟魔族沒有關係,對方怎麼鬧他都無所謂,偏偏他現在的身份是魔族第一青年高手,雖然魔佛不相通,天知道有沒有佛門的弟子混進魔宗見過他,萬一涉露身份,那就出大麻煩了。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雖然他來佛宗並沒有惡意,但是別人可不這麼想。

「來人啊,快來人啊……」

話還沒說完,綠嬋只覺得自己的嘴巴被堵住,然後一陣臭味傳來。

「三八,沒空理你。」

葉雄說完,身影一閃,混進人群之中不見蹤影。

綠嬋把堵在嘴裡的東西拿出來,發現是一隻鞋子,頓時一陣反胃,彎著腰拚命嘔吐起來。

「混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我……嘔……」

肚子翻滾,先前吃進去的食物全都吐了出來,連膽汁都要吐出來了。

這隻鞋子不知道多久沒洗,還帶著沙子,綠嬋感覺自己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青衣在旁邊看著,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連忙遞過一瓶水。

綠嬋把水接過,拚命地涮著口,一連涮了十幾遍,這才恢復過來。

「我剛才提醒你,別衝動,現在知道錯了吧!」 一夜恩寵 青衣不由得笑了起來。

「我怎麼知道這個混蛋這麼下流,無恥,簡直就是人渣中的戰鬥機,下次別讓我再碰見他,不然的話,我一定殺了他。」綠嬋怒氣沖沖。

「你殺得了他嗎?段師兄都說,未必是他的對手。」青衣道。

「青衣,你到底是幫他還是幫我啊,我都被羞辱成這樣子的,你都不幫我。」綠嬋生氣道。

「我只是提醒你,這個傢伙惹不起,咱們還是少惹為妙,剛才咱們就應該告訴段師兄,不應該自己冒然行動的。」青衣道。

「我這就找師兄去,無論如何,一定要搜出這個傢伙,這口氣我咽不下。」

綠嬋說完,怒氣沖沖,直接回客棧找段正安投訴。

……

回到客棧,綠嬋怒氣沖沖地衝進房間。

「進來也不敲門,還有沒有規矩?」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來。

綠嬋抬頭一看,發現房間裡面除了段正安之外,還有一名相貌堂堂的男子,頓時嚇了一跳。

「陳……陳師兄,你什麼時候來了。」綠嬋聲音顫抖地問。

慈航佛院青年高手第一人,上一界萬佛朝宗第三名,院主的親傳弟子陳風。

聽到陳風這個名字,慈航佛院所有弟子,包括掌教都不敢輕視,因為他被稱之為慈航佛教最有前途的弟子,也是整個佛宗,兩千年骨齡之下,極少幾名進入煉虛中期的修士。

「綠嬋,你出去,我跟陳風師兄有正事要談。」段正安見狀,連忙為綠嬋解圍。

「對不起,陳師兄,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綠嬋連連低頭道歉,準備退出去。

「站住……」陳風喊住了她,斜視著她,問道:「有什麼事嗎?」

「我……」綠嬋看了段正安一眼。

「有什麼事直說,陳師兄又不是外人。」段正安道。

「段師兄,我剛才在外面見到那個傢伙了。」

「哪個傢伙?」

「就是冒統大道寺內門弟子,救走那名魔修那人,我上前跟他理論,他還……還說慈航佛院是什麼東西,根本不把慈航佛教的人看在眼裡。」

被對方在嘴裡塞鞋子的事情,綠嬋真是說不出口,實在是太丟人了。

「誰這麼狂妄了?」聽到有人羞辱慈航佛教,陣風頓時就怒了。

段正安當下將在長樂鎮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包括葉雄一掌打敗般陀大師,把那魔修救走的事情,全都說了。

「我原本以為他真是大道寺的內門弟子,是佛聖新收徒弟,但是來了這裡一打聽,根本就沒這麼一回事,是假的」段正安說道。

「段正安,你怎麼說也是慈航佛院能排進前三的弟子,這腦子怎麼這麼笨,是不是跟綠嬋呆久了,人也傻了。」聽完之後,陳風頓時教訓起來,正色道:「大道寺是佛門第一寺,內外弟子怎麼會做跟魔宗勾結的事情。

「陳師兄教訓的是,是正安糊塗了。」段正安連連點頭。

「那人現在在哪?」陳風問。

「他羞辱完我就逃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綠嬋回道。

暗夜銷婚 「他這次應該也是來參加朝聖大典的,肯定在這大道城之中,師兄,我去把他找出來。」段正安道。

「找到之後,別亂來,這大道城可是不許動武的。」陳風提醒。

段正安點了點頭,這才跟綠嬋走了出去。

……

葉雄好不容易找了個地方住下。

這朝聖大典實在是太盛大了,入住的人太多,找個地方住下真不容易。

他拿好房牌,正準備上樓,突然一道佛號傳來。

「阿咪陀佛,掌柜的,請問還有房嗎?」

一名身穿普通灰色袈裟,光頭的青年和尚走了進來,問道。

「沒房了,最後一間剛讓人租了。」掌柜的指了指身邊的葉雄。

葉雄隨意掃了那青年和尚一眼,正準備離開,突然頓住了。

他目光落到那和尚手中的一串佛珠上面,頓時就挪不開目光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