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2020-11-02By 0 Comments

旁邊經過的一個戴著黑色口罩,身姿筆挺的男子聽到對話,往這邊看了一眼。

林清茶仰頭看向面前這個臉漲的通紅的年輕男生,他的眼睛很亮。

「你這是知道我家現在的情況,要包養我?」林清茶並沒有去接卡,只笑著淡淡問道。

男生看著林清茶的笑有些心慌,他點頭,又反應過來連連搖頭道:「不是,你別誤會,我,我不是想到你家現在這種情況就趁火打劫!我是真的喜歡你,就算你家沒錢了,我以後也可以努力賺錢養你!」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林清茶懶得拖時間,話語很直接:「你可能還不是很清楚我家的情況,就算我家公司申請破產清算,我身上也還負擔著上千萬的債,你養的起?」

九轉神帝 男生沉默了幾秒,眼中的光漸漸暗了,他張了張口,但終究再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所以,不要說傻話了。」

林清茶徑直越過他往校門走去。

男生愣怔的看著林清茶漸漸遠離,握緊了手中的卡,突然朝她大聲喊道:「總有一天我會賺到那麼多的錢的!」

然而林清茶的腳步沒有絲毫停留。

男生看著她的背影,眼中滿是不甘。

來到警察局,林清茶見到了被水泡的發白腫脹腐爛的林百折,儘管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真實見到還是微微一驚。

「死者屍體是昨天晚上七點在金水河邊被人發現的,我們做了屍檢也查了附近多處的監控記錄,已經確認他是於一周前醉酒後自己跳江自殺。」警察小哥在旁邊陳述死因,這期間他一直注意著林清茶的狀態,深怕她這瘦弱的小身板倒下。

然而,林清茶除了初見屍體猝不及防受了些驚之外,之後一直表現的十分冷靜理智,走完正常程序認領了屍體,離開,著手為其處理後事。

「這小姑娘也太冷靜了點吧。」警察小哥見林清茶離開后,自語道。

而林清茶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莫名奇妙來到這個陌生時空第一件事是為別人處理後事……

「話說,那我在原來時空是不是也死了?我到底拿到獎沒啊?」在送屍體去殯儀館的路上,林清茶這樣想著,可是她的疑問註定得不到解答了。 辦理完林百折的後事后,林清茶很快給公司申請好破產清算,將公司和她爸死後歸到她名下財產能抵押的都抵押了,只留了一小部分資金保證日常生活。

雖然抵押了之後還剩三千多萬未曾還清,但林清茶諮詢了律師后與銀行的人談判,總歸是將剩下的欠款推到了兩年後,也就是她畢業后開始分期償還。

畢竟三千多萬,以她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償還的。

背著這麼多債,壓力還真有點大。

處理好這一切后,房子也沒了,她依然得先住回學校宿舍。

不過離校半個月,林清茶在回宿舍路上,感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變得尤其多,她隱約聽到身邊兩個女生小聲提到「包養」二字,語氣明顯帶著鄙夷,說話間還往她這邊看了好幾眼。

林清茶皺了皺眉,加快腳步往宿舍樓去。

宿舍是四人間,林清茶住的這間剛好兩個導演系女生兩個表演系女生,她回來的時候發現表演系兩個女生竟都在宿舍。

此時臨近期末,導演系另一個女生蘇葉是個學霸型的人物,現下自然是在圖書館自習去了,沒在宿舍。

金依雖然是表演系的,卻是個宅女屬性,平時呆在宿舍時間最長的就是她,所以她在宿舍林清茶不奇怪。

不過,肖思卉童星出身,儘管還在大學,但資源卻是很不錯的,除了上課,她幾乎都是出去工作,很少回宿舍,今天竟然也回來了。

原本金依坐在電腦面前打遊戲,肖思卉拿著手機在玩兒,各干各的,但在林清茶開門之後,二人的目光齊刷刷望向她,盯著她的臉看了好一會兒,愣是沒說話,氣氛頓時有點尷尬。

林清茶淡淡笑了笑,走到自己床位放下東西,自然問道:「這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花瓶女配開掛了 金依看了一眼遊戲,又看了一眼林清茶,然後忍痛拋棄了心愛的遊戲跑到林清茶旁邊,關心問道:「茶茶,你家裡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處理好了。」林清茶點頭,順便捏了捏金依還有些嬰兒肥的小圓臉。

手感不錯。

金依拍開她的賊手,點頭道:「那就好,困難總是能渡過去的,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就說,可別憋著啊。」

「謝謝依依了,我會的。」林清茶笑了笑,又問道,「對了,我剛剛回來的時候,感覺挺多人看著我不知道在小聲嘀咕著什麼,我不在這半個月發生什麼了嗎?」

「額,那個……」金依頓時又支支吾吾起來。

倒是肖思卉放下手機,面朝林清茶開口道:「正想和你說這事兒,你先看看學校論壇。」

「你做好心理準備啊。」金依小聲提醒。

學校論壇?

林清茶用手機打開學校論壇,最上面一條帖子的標題很醒目,「震驚!導演系大二女生竟提出這樣的包養要求!」,發帖時間就是在她離開學校的第二天。

點進去,最上面一張照片赫然就是她離開學校那天,攔住她的那個男生遞銀行卡給她的照片,但照片上那個男生只有個背影還做了模糊處理,而她卻是清晰正臉。

這篇帖子真是盡全力在抹黑她了,先是用各種「有同學親眼看到過林清茶……」這樣的句式,把她描寫成嫌貧愛富貪慕虛榮不知廉恥的人。

又將她家公司破產的消息拿出來說,說明明公司破產了還要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模樣,背地裡不知道與多少人交往過。

後面更是把她用來拒絕那個男生的話直接描述成了沒有千萬沒有資格包養她的意思。

「就這樣,學校其他人就都信了?」林清茶撇嘴道。

肖思卉挑眉:「你以為這就完了?我再給你看看微博。」

她拿出手機點了幾下,然後走過來將手機遞給林清茶,「你自己看。」

原來就前幾天有人把論壇上的文章又發到了微博上,又加入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林清茶」大尺度艷啊照,還特意點出了她是肖思卉的室友。

「現在妹子真是越來越開放了,都敢直接求包養了。」

「叫什麼林清茶啊,叫林綠茶好了,就這貨色還要別人花幾千萬包養,做夢吧?」

「這妹子難道是想靠賣身還債?雖然她長得確實挺好看的吧,但幾千萬我還真出不起,告辭告辭,我還是去找吃六塊錢麻辣燙的妹子玩吧。(滑稽.jpg)」

「這人居然是肖思卉的室友,怕別是肖思卉也是這種人吧?」

「樓上什麼意思?怕不是黑粉?這妹子怎樣管我們思卉什麼事兒,別隨便潑髒水!」

「什麼叫潑髒水,肖思卉不還說過跟室友的關係都很好?跟這種女的關係好,她又能好到哪裡去?裝什麼清純?」

……

微博上最開始還是一水兒罵她的,但後面卻漸漸的歪了樓,變成了肖思卉的粉絲和黑粉的罵戰,雙方的言辭都極盡惡劣。

「原來是因為這樣,難怪你今天會回來。」林清茶將手機遞還給肖思卉。

「對,我們談談。」

金依見狀,很識趣的坐回自己電腦前,戴上耳機繼續玩自己的遊戲,林清茶與肖思卉二人走到陽台。

「我馬上就有部新劇要在暑期檔上線,現在是宣傳期,所以我的熱度正高。這件事一被放上微博還帶上我的名字,瞬間就被有心人帶偏潑髒水到我身上,我粉絲和黑粉在底下互撕的事已經鬧上熱搜,帶節奏的人不知道捏造了多少子虛烏有的事往我身上套,所以現在這已經不僅僅是你一個人的事了。」肖思卉直入主題。

94年的時候互聯網尚未完全發展起來,因此她雖從原主記憶中得知現在互聯網時代的可怕,但此時才是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網路的力量,只是一張圖,其他全靠編,居然那麼多人信。

不過,就這場面倒還不至於讓林清茶失了分寸,90年代的娛樂圈雖說沒有網路,但不一定就比今天的娛樂圈容易混多少。

林清茶上輩子在香江待了十年,那時的香江娛樂圈與黑啊社會幾乎脫不了關係,不管演員還是導演的人身安全都無法受到保障,經常會被黑啊社會威脅,去拍些自己並不願意去拍的電影,而且拍不好還要被打,甚至因為一些小事丟命的也有。

相比起那時候,現在這情況只是一些人隔著屏幕打打嘴仗,對她的心理影響幾近於無。

她仔細分析了一下事情經過,開口道:「所以,你想讓我配合你解決問題?」

「是。」

「有什麼好處?」

「這件事可是因你而起,誤傷了我,能將這件事解決對你難道不是好處?」肖思卉回問。

這是要將責任推到我身上啊……沒門兒。

林清茶挑眉,淡淡道:「這你就說錯了,有人要對你動手,沒有這件事,他們依舊能找其他事來將你拉扯進去。現在這件事鬧這麼大,我,才是被誤傷的那一個。」

肖思卉盯著林清茶看了幾秒,笑道:「這段時間經歷了那麼多事,你確實比以前聰明多了。」

「嗯,沒靠山了,再不聰明點,怕被賣了。」林清茶身子微微斜靠著床側,雙手環胸淡淡笑道。 肖思卉笑容僵了一下,很快又恢復正常,說話依舊和氣:「哪有這麼嚴重,買個菜還得討價還價一下呢,何況這個。」

林清茶很配合的點點頭,依舊笑著看著她沒開口。

見狀,肖思卉聳了聳肩:「那這樣吧,直接點,這件事解決了,5萬。」

「成,談談細節吧。」

……

二人沒有談很久,因為肖思卉接下來還有工作,所以留下聯繫方式又急急忙忙走了。

林清茶回到宿舍,上網又仔細搜了搜肖思卉的資料。

肖思卉7歲開始參演電視劇,至今算是出道了12年,參演的電視劇也有十幾二十部的,但幾乎都是在扮演閨女角色,以致這成了她給大眾的既定印象,她的團隊也一直順勢給她安了個「國民閨女」的人設。

之前因為年紀小,這個人設能讓大家都記住她還是個好事,可現在她長大了,都要滿20了,再一直立著這個人設就有些勉強了。

所以她這兩年一直在尋求好的影視資源,想要以新的面目重新給大家一個新的印象,而暑期檔這部劇正是她和她的團隊等了兩年的機會。

而現在有人想要在這之前,讓大家對她的印象沾上污點,這是她和她的團隊都決不允許的事情。

可她們錯就錯在對整個粉絲隊伍的管控不利,導致她的粉絲和黑粉鬧的太過,讓她不好直接出面,只能暗自讓她的粉絲說話謹慎點,不要又被人抓了話柄帶節奏。

然後努力將話題帶回林清茶這件事本身,免得再弄出其他事鬧得更大。

她那邊一直在查具體是誰對她下的手,同時也是準備從她這兒做個引子,先將目前的事情解決。

林清茶微微嘆氣,為了5萬動起來吧,誰讓自己現在缺錢呢……

幾個小時過去,她又查了查現在娛樂圈的一些信息,然後摸了摸肚子,感覺好像有些餓了,一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她看了一眼還在沉迷遊戲的金依,喊了一聲:

「依依,吃飯去嗎?」

「啊,茶茶等我五分鐘!我這個本馬上就打完了!誒誒誒,我要死了,媽媽咪呀奶媽快給我加血,加血!」

「……」

一個網癮少女口中的五分鐘,你如果真的相信是五分鐘,那你就太天真了……

總之兩個人真正出門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以後了,這個點食堂已經沒什麼好菜吃了,金依仗義的拍拍自己本就已經夠平坦的胸脯道:「沒事,姐帶你下館子去!」

然後,金依帶林清茶到了校門口的蘭州拉麵館……

一人點了碗牛肉拉麵,等面上的時候,金依問道:「茶茶,學校論壇的事,你準備怎麼澄清啊?要去找照片里那個男生嗎?我總覺得這事兒跟他脫不了干係。」

林清茶搖了搖頭:「我不用去找,他自己會找過來的。」

「為什麼呀?」

「你猜。」

「再見。」

二人慢悠悠吃完面,付了賬,剛走出店門,便看見一個男生站在門外不遠處看著林清茶。

林清茶停下腳步:「你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

金依看著男生總覺得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來哪裡見過,只能道:「好吧。」

離開的時候還回頭又仔細看了一眼朝林清茶走來的男生。

金依剛走,那男生就走到了林清茶麵前,剛想張嘴,就被林清茶先一步開口道:「去11區談吧。」

男生只得應下,默默跟在林清茶身後。

11區是開在學校內的一家比較受歡迎的奶茶店,環境裝修的很溫馨,還設有小包廂供想要獨立空間的客人落座。林清茶與男生走在一起的場景似乎又被很多人關註上了,二人頂著一眾人的目光來到11區。

男生一直在側後方關注著林清茶,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她似乎一點異樣也沒有,依舊背脊挺直向前走著,這樣的她,似乎比以前更引人矚目了。

隨意點了兩杯飲料,二人挑了包廂坐下,林清茶仔細打量了一下對面男生的神情,他看起來有些不安的樣子。

林清茶雙手交叉放在桌上,身體微微前傾注視著男生淡淡道:「這件事的受害者應該是我吧,怎麼你倒比我看起來更加不安?」

林清茶麵容給人感官本是無比柔和的,但此時的她卻有種極強的壓迫力,讓男生不自覺有些想向後退,但男生本能的自尊又不允許自己在心儀的女生面前露怯,只好挺直了背道:「清茶,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我向你道歉。」

「嘁~」林清茶輕輕笑了出來,「請叫我全名,我們並不熟,謝謝。」

「清……」男生欲開口,但被林清茶打斷。

「另外,你這話說的也太簡單了,一句道歉能抵什麼用?」

「能解決現在的情況?」

「能挽回我的名譽?」

「還是說,你可以讓那個為你作出這一切事情的那個女生,出來承認自己做的一切?」

林清茶說話總是不急不緩,彷彿說的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事,可男生總覺得她的那雙眼,把他整個人都看穿了一般,尤其是最後一句從她嘴中說出來時,男生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僵住了。

「你,你都知道了?」

哦豁,這麼容易騙的嗎?

「太明顯了,不止我知道了,肖思卉那邊應該也查出來了吧,畢竟,這件事已經影響到她了啊。」

整個對話的主動權已經牢牢掌握在林清茶手中,她也不再太過逼迫,而是身體后靠,雙臂微微交環問道,「你說,她會怎麼還擊呢?」

男生愣住了,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覺攥了起來。

正在這時,他們點的奶茶到了,林清茶也不急,端過自己的那杯慢慢喝著,但男生卻是沒什麼心思喝了,吸管只是在杯中緩慢攪動著,一口未動。

在林清茶將奶茶喝的只剩一半的時候,男生終於低聲開口道:「對不起,我是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我,我是真的喜歡你,所以才會一時衝動作出那樣的舉動,一切都是我的錯,跟她無關,我會出面澄清這件事的。」

「澄清什麼!這件事跟你有什麼關係?」一個個子嬌小的女生突然掀開門帘怒氣沖沖的沖了進來,沖著男生喊道,「這女人什麼面目你還沒看清楚嗎,不過就一個求包養的綠茶婊,那麼多人罵,江木你為什麼還要來見他?!」

「江鈴,你冷靜一點!」見到江鈴如此大的聲音已經將一些看熱鬧的人引了過來,江木拉住江鈴的手臂低喝道。

可江木的話並沒有讓江鈴冷靜下來,反而有種怒氣愈發上漲的趨勢:「我冷靜?要冷靜的是你才對吧? 何必在一起,讓我愛上你 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又要被這女的迷得所有錢都給她了?你是不是眼瞎了啊?」

「江鈴!」江木是真的有些生氣了,門口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還有人認出了一旁的林清茶,都開始拍照了,江木只想儘快平息事情,可很顯然,江鈴並不想。 林清茶悠閑地觀賞了一會兒二人的鬧劇,但門口的人實在是太打擾她的興緻。

她起身越過二人走向門口,淺笑著對眾人道:「包廂私人空間,麻煩大家稍微避讓一下,謝謝,最遲後天,這些事情都會有個結果,想吃瓜的小夥伴們耐耐性子吧。」

圍觀眾人對於林清茶這個最近一直處於學校緋聞中心的人物十分好奇,但他們所看到的林清茶始終是淡定自然的,即使談話被打擾也沒有半分尷尬或是惱怒,甚至還能笑著禮貌跟他們說話,這讓圍觀的人瞬間有了些微改觀,面前的人與流言中描述的似乎不太一樣呀。

畢竟還是在學校,眾人還是學生,又與林清茶無實際仇怨,不過是在網上跟風吃瓜罷了。

此時林清茶好好這麼一說,再加上她的顏值原就很高,而且面貌柔和,讓人當著面也不太好意思說重話的那種,不管他們心裡怎麼想,表面上至少是知趣的散開了。

「林清茶,你說的,最遲後天我們等著吃瓜,要是真瓜啊!」還是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給來了這麼一句。

「放心。」林清茶笑著微微點頭,然後退回包廂。

「林清茶你有種讓他們別走啊,讓他們都看看你怎麼勾引男人的!」江鈴被江木緊緊拽著,但嘴上依舊不饒人。

「江鈴!會不會好好說話?」江木低聲呵斥,又不自然的看了林清茶一眼,滿是難堪。

面對江鈴,林清茶麵容微冷,冷笑一聲道:「怎麼,勾引你男人了?」

江鈴一愣,看了江木一眼,卻發現江木面上亦是一僵,然後聽他立即否認道:「清茶,這是我妹妹。」

「妹妹」兩個字彷彿刻意強調一般。

林清茶目光在二人間來迴轉了一圈,江木愈發的不自然,倒是江鈴一直盯著江木,眼圈似有些發紅。

「不管你們兩個是兄妹也好是戀人也好,都跟我沒關係,我只知道,因為你們私人的原因作出的舉動對我的生活產生了負面影響。這件事,既然是江鈴做的,她就要做好為她做的這件事付出代價的準備。」

江鈴聽到林清茶的話,紅著眼瞪著她:「是你自己行為不端正,我只是把事實發出去讓學校的人看清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有什麼錯?」

江鈴看著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穿著打扮的精緻可愛,一看就像是一個被嬌養大的小女孩兒,有些以自我為中心的感覺,林清茶不覺得這個時候跟她講道理能講清,也不想講,只是回應:

「事實是怎樣,你們兩個心裡清楚,你發布的這些誹謗信息,在學校論壇和微博上的瀏覽量加起來至少過了十萬,甚至引發輿論上了熱搜,這種情節足以構成誹謗罪。你知不知道錯沒關係,我會準備好證據和材料交給律師讓其替我提出訴訟,用法律來解決我覺得再好不過,省得麻煩。」

說完她便作勢轉身離開,剛走到門口,便聽到江木慌忙喊住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