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ch1222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2-2423:06:35

2020-11-02By 0 Comments

浦原氏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2-2514:54:53

明石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2-2515:21:32

鳳梨的便當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2-2521:09:43

顛覆輪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2-2721:40:42

淺唱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3-0112:50:01

墨澄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3-0310:25:05

包子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3-0417:39:13

守望扔了一個火箭炮 投擲時間:2014-03-0500:49:17

fish扔了一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4-03-0708:42:52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3-0920:36:48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3-0920:38:21

fish扔了一個深水魚雷 投擲時間:2014-03-1115:02:41

超幼稚的魚哥吵鬧着說要做我排位第一的大霸王然後丟了倆深水給我……

雖然她這麼幼稚但還是勉爲其難地寵愛她一下吧。

(默默地解開了褲腰帶。)l3l4 未遠川事件爲戰勢帶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夜間一組英靈主僕全滅、又同時有兩個御主死亡。

英靈一旦失去御主,魔力供給隨即宣告中斷,若沒有找到新的御主就會因失去給養而消亡。這對敵對方來說是絕佳的擊殺機會,而對失去英靈的御主來說則是重新和喪主英靈締結契約、再度參戰的契機。由是,所有御主們都開始派遣使魔搜索兩隻無主英靈的去向。

很快御主們就紛紛收到了archer和新御主契約的情報;而另一方面,?berserker在震撼地生吞河魔之後仍舊行蹤不明。

自未遠川回撤之後,衛宮切嗣正在快速梳理戰情。

愛麗斯菲爾的聲音在話筒另一頭響起,“berserker的御主已死,今晚或許是消滅她的最佳時機。要讓saber去索敵嗎?”

切嗣垂眼看向手中已經準備好的術式文書。“saber成功擊殺berserker的機率有多大?”

愛麗斯菲爾沉默了。

切嗣不以爲意,快速點燃了一支香菸,“在海魔解體後,你應該也感覺到了那個英靈身上釋出的反常魔力。那是隻憑間桐雁夜、甚至再加上caster御主的供魔都不可能達到的巨量。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消化了海魔和caster那個作爲魔力爐心的寶具。雖然她奪取archer放出的寶具不久後寶具便因濁氣侵染而碎裂,但仍不可就此斷言她奪取寶具的能力機理是有時限性的,或許那寶具能夠今後都爲她源源不絕地供魔。還有,她當時展現出的能力……”

切嗣皺了皺眉,想起當時滿布河面的亡靈士兵。

“……以berserker職階而言,失去御主的同時也有可能失去了狂化咒文對保有技能的制約。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必要由我們來充當測試她能力的先鋒。按照原計劃,帶saber去尋找lancer,向他發出挑戰。”

部署完saber的行動之後,切嗣切斷了通話,轉而接通了助手舞彌的終端:“找到目標了嗎?”

“是。已經發現了lancer的master。”

久宇舞彌調整了一下目鏡,看向新都中心大廈的天台。

站在那裏的紅髮女人,正是在掌握着槍兵令咒的肯尼斯的未婚妻——

亦是她今夜狩獵的目標。

……

間桐邸。

小豆沉默地看着手背上的聖痕——三枚令咒緊密相連,完整無缺,紋路清晰而工整。

不知道聖盃給她聖痕時響應的是雁夜瀕死時的執着,還是‘根源’選擇新御主的偏好與惡意?

她蜷起手指,漆黑的光粒便躍動着重新形成指鎧、覆住了整個手掌,遮住了聖痕的光芒。

如果劇情不出錯,再過不久槍兵就會在衛宮切嗣的詭計下被肯尼斯捨棄,在和saber的戰鬥中自戕。目標人物死亡攻略自然就進行不下去了,她從古美索回到現世之後所做的努力也就沒有了意義。

不知不覺在雁夜的房間裏整整站了六個小時,才驚覺連舔傷口的時間都沒剩下多少。

……而她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了。

……

四小時後,新都外圍,廢棄工廠中的空曠地帶。

兵刃交接之聲鏗鏘,紅黃薔薇在迪盧木多的揮動間綻放出華美的流光,點亮了夜幕。

就在不久前,突然出現在廢棄工廠外圍的saber一行向他提出了決斗的邀請,現下兩人的戰鬥已接近白熱化。

連日來籠罩在迪盧木多心頭的陰霾、與凝結在他眼底的痛苦,都漸漸在眼下激烈的戰鬥中淡去了。

作死 對手是品德與劍術皆立於萬人之上的王者、是值得一戰的英雄。無論是那驚人的劍技,還是堪稱美德的堂堂正正的鬥志,都讓他的胸口泛起久違的熱血沸騰的灼燒感——戰勝她無疑是對於騎士來說最有力的榮耀佐證。

……不僅僅如此。

離開未遠川后索拉被人劫持、下落不明,肯尼斯憤怒的責罵猶在耳邊。御主對自己的猜疑已經到了偏執的程度,不僅僅是有關索拉大人的,還有他作爲英靈的力量——他終於驚覺了,不管是對於他違抗命令的憤怒也好、還是其後接踵而來的懷疑與猜忌也好,皆源於御主從未全心全意地信任過他。

作爲戰士,僅有忠誠是不夠的。若不能取得勝利,又該如何證明自己的忠誠?

在這裏打敗作爲最強職階的saber,或許能讓御主多少拾回對他的信心;再藉由這勝利,說服御主相信自己作爲騎士的堅持與願景、道義與榮耀……相信自己的力量。

……只要戰鬥就好了。

被無處着力的自疚感折磨的英靈,也只有在戰鬥時才能讓焦慮的情緒重歸沉寂。

只有戰鬥纔是證明他這樣的英靈自身價值的方式,也是他唯一認可的方式——

他必須取勝——也一定會取勝。

而與此同時,距離廢棄工廠幾公里外的高層建築上空,小豆正在擡頭遠眺廢棄工房的方向。

手指輕輕滑過手背上的令咒,她的雙眸慢慢虛起了。

夜空中盤旋的天鷹徐徐落下,利爪輕輕釦住了她的臂鎧。以思念體的形態具現化的猛禽擁有比之狙鏡也不遑多讓的魔視;它收束雙翅,微微轉動的鷹眼散發出魔力的輝光,快速聯通了她的視覺。

視距飛速延展,遠處正與saber交戰的迪盧木多的身影映入了眼簾。視線稍移,很快就鎖定了工廠內隱匿在水泥柱間的肯尼斯,就連他握緊輪椅的手上青白的骨節都纖毫畢現。

安靜地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終於工廠的天窗下有了異動——

衛宮切嗣帶着昏迷不醒的索拉,出現在了透過天窗的微光之下。將手中的微型衝鋒槍槍口抵在索拉的太陽穴上,他面無表情地看着對面一臉驚詫的肯尼斯,揚手扔出了方纔已準備好的術式文書。

時機到了。

小豆立刻解除實體化,開始高速向工廠方向移動。

……

迪盧木多手中正堪堪刺向saber的紅薔薇突然停滯不前,剎那間靜止了。

尚未意識到發生什麼之前,他已被不可抗的力量瞬間支配了對身體的自主權。

御主吐露的話語被令咒強大的魔力滲透,迴盪在英靈的識海之中。

他僵直了身體,彷彿提線木偶一般動作生硬地收回紅薔薇,倒轉槍尖對準了自己的胸膛——

片刻之後,猛地刺了下去!

正在此時,夜空中突然劃過一道魔力的輝光!

提亞馬特尖嘯着撕裂夜幕破空而來,精準無比地自側面擊中了槍兵手中的紅薔薇!

然而這一擊僅僅是讓迪盧木多自戕的動作偏差些許;下一秒提亞馬特因反衝力而錯開紅薔薇,在兵刃摩擦的火星中釘入一旁的地面,而紅薔薇業已貫穿主人的胸膛!

血花飛濺——

迪盧木多的表情還有幾分尚未來得及收起的愕然。

感覺到臉頰與脖頸濺上的溫熱液體,他迷茫地垂下眼,看向自己握着紅薔薇的右手。

……就在剛纔,御主突然用令咒對自己下達了自戕的命令。

溢出的鮮血很快浸透了手掌,淅淅瀝瀝地滴落在腳下的水泥地面上。

重傷所帶來的劇痛讓英靈的手神經質地痙攣着;神思短暫地混沌片刻,迪盧木多方纔還神采飛揚的澄黃雙眸如同蒙上一層霧氣,迅速黯淡下去。

……爲什麼?

他僵直地站立在原地。

明明前一刻還在戰鬥着、還堅信着自己會取得勝利……

頭頂的空氣突然波動了一下,漾出不斷擴散的黑霾。提亞馬特若有所感,嗡鳴着漂浮起來,飛向黑霾之中。

一隻附着了漆黑鱗鎧的手驟然自濁氣中伸出、將其接住。

漆黑魔力粒子以那隻手爲起點,迅速凝聚重組,在半空中具現出黑英靈的身軀。

厄伽手握提亞馬特,無聲地落在了場中。

少靜一息,她邁步徐徐向迪盧木多走去。

場中一片死寂,只餘下她步履間甲葉碰撞的輕靈沙沙聲。

迪盧木多擡眼盯住在他面前站定的厄伽。

他張了張脣、想說些什麼,喉間卻只溢出一聲沙啞而含糊的低嚅,隨即咳出大量回涌的鮮血。

血珠自下頷滴落,他的面容被沾染上斑駁的猩紅,讓那副光耀的美貌此刻變得狼狽而帶了些悚然意味——

刺入胸口的紅薔薇因方纔提亞馬特的干擾,剛好微微偏離了致死的靈核。但除非失去行動能力,否則英靈會在令咒的影響消失前一直被強制完成御主的命令。令咒的約束力仍在,迪盧木多的身體再度違背自身意志動了起來。他握着黃薔薇的左手復又擡起、倒轉槍尖,分毫不錯地瞄準了自己胸腔中靈核的位置。

腹黑老公別吻我 厄伽立刻反手豎起提亞馬特、手臂微擡,對準迪盧木多持着黃薔薇的手刺了下去!

青澀時光 鋒銳的矛尖瞬時穿透迪盧木多的手腕,繼而猛地貫入地面!迪盧木多發出一聲痛苦的嘶鳴跪倒在地,肌腱被穿透、再也無力抓握手中的短槍,黃薔薇哐啷一聲落在地上。

小豆發出一聲幾不可察的嘆息。接着迅疾加力,將矛身又刺入地面幾分、牢牢固定住。

劍問大道 隨後她轉身看向saber。

“再繼續動手未免勝之不武。請你讓步吧,騎士王。”

起初的震驚過後,saber很快就意識到眼前的慘狀絕對和慣使外道手段的切嗣有關。聞言她不過猶豫了一瞬,就表情複雜地放鬆了握劍的姿勢。

衛宮切嗣和肯尼斯來到這片開闊地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

……

迪盧木多慢慢轉過頭,看向遠處坐在輪椅上、抱着索拉的肯尼斯。

接觸到從者的目光,肯尼斯神經質地刮撓了一下自己原本刻有聖痕的手背。

萌寵嬌妻:高冷金主求放過 ……手背上的令咒已經全部消失了。

以用剩餘的令咒讓lancer自殺爲條件、換取自己和未婚妻的性命,就算不同意,也會被衛宮切嗣立刻殺死,無非是爲他們增加一些障礙,讓他們消耗多餘的力量再去消滅lancer罷了。這是沒有餘地的選擇,所以他完全沒有理由去承受迪盧木多的質問和責難——

他目光空虛地移開了眼。

迪盧木多緊握紅薔薇的手掌一分分卸力。輕鎧被鮮血浸透,血珠滴滴瀝瀝而下;英靈痛苦地喘息着,彷彿一隻絕望的困獸。

……再一次被背棄了。

命運重演,他的戰場再一次以主君的背棄爲終結,簡直像是個荒謬的玩笑。

“按照約定,”肯尼斯打破了寂靜,“我可以離開了吧。”

既然已經完成了契約上“以剩餘的令咒命令lancer自殺”的條件,那麼契約就宣告成立了。接下來的事——不管lancer是生是死、切嗣如何行動都與他無關了。

切嗣並未急於回答。

目光輕飄飄地掠過正對他怒目而視的saber,他冷着眉眼盯住了站在槍兵身邊的厄伽。

靜了片刻,他從風衣衣帶中摸出火機,沉聲應道:“嗯。已經結束了。”

喀噠一聲機蓋開合;火苗在風中燃起的剎那,槍響聲劃破了夜空!肯尼斯尚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呼,就和昏迷的索拉雙雙被遠方久宇舞彌精準點射的子彈穿透了胸腔。

子彈巨大的衝力使得肯尼斯朝後倒去;輪椅撞擊地面,發出哐啷的響聲,掩去了愛麗斯菲爾的驚呼。

迪盧木多的瞳孔猛地縮緊了。

正在此時,saber撤劍的銳鳴聲猛然響起——一言不發地解除魔裝,saber帶着滿臉冰冷怒意看了切嗣一眼,隨即後退兩步,看向身邊的厄伽和迪盧木多。

“……請離開吧。”

小豆微微頷首;一瞬濁氣猛然四溢,吞沒了她和迪盧木多的身影。須臾之間魔力劇烈波動,濁氣消散後,已不見了兩個英靈的身影。

愛麗斯菲爾忍不住顫聲開口:“切嗣……!?爲什麼?”

切嗣望着兩名英靈消失的地方,無動於衷地應了一聲。“剛纔就算讓saber繼續攻擊lancer,她也會拒絕。lancer已經受了重傷,既然無法在這裏消滅他,還不如及早殺死御主,切斷他的魔力供給。如果在魔力耗盡之前他不能找到新的御主,就會不戰而敗。”

saber猛地咬緊牙關!

“踐踏英靈榮光的卑鄙之徒……!!”

……

夜幕之下,掩映在婆娑植被之間的間桐家別邸頗有些令人悚然的清冷。

風動樹木的輕響之間,籠罩着宅邸的魔術結界外巡邏的蜂形使魔亦在振翅間發出細小的嗡鳴。倏地所有魔蟲都改變了行進的方向,齊齊向着庭院的入口處飛去——

一片嘈雜的蟲鳴之間,半空中魔力光粒聚集凝結,具現出兩道身影。

——厄伽扶着迪盧木多,輕盈地落在了小徑上。

小徑的盡頭站着一個身材矮小的佝僂老人。見此情景,他發出一聲枯啞的怪笑,慢吞吞道:“跟我來吧。”說着慢慢轉過身朝着偏路走去。

小豆不願過多和髒硯答對,看了一眼已失去神智的迪盧木多,安靜地跟上。

間桐邸地下蟲庫中的隔間中,有一間擺放魔術法陣的暗室,正是她被召喚出來的地方。髒硯以真言打開了暗室的門鎖,隨即離開了蟲庫。

地面上刻畫着以蜿蜒猙獰的咒文構成的魔法圓陣。

小豆將迪盧木多放在陣中,刻畫在地面的魔術祕字立刻亮起猩紅的魔光,形成一片淡淡的光膜、包裹住英靈的身軀。

片刻之後,迪盧木多胸口和掌心的傷口漸漸停止了流血。

……

神思驟然脫離了混沌,迪盧木多猛地睜開了眼睛。剛要動作,胸口和掌心就傳來劇痛,隨即肩膀就被一隻手按住了。

視野重歸清晰。暗室昏暗的燭光勾勒出他身邊人的輪廓——

迪盧木多張了張脣,方啞聲道:“……berserker。”

——厄伽倚着一旁陳舊的器物櫃,姿態懶怠地坐在他旁邊的地面上。見他認出她了,才慢條斯理收回手,敲了敲地上魔光流動的魔術祕字,“最好別亂動。和這個中斷連接的話,以你的傷勢恐怕捱不了多久。”

碰觸他肩膀時,她的手又沾染上幾星血跡。迪盧木多這才注意到她的鎧甲沾染了不少的污血,臉頰上也染上幾點猩紅,襯着膩白的皮膚撞色格外強烈。而她似乎毫不在意,還用沾血的手隨便地理了理肩頭因污血而纏結的發。

迪盧木多微有些渙散的目光凝聚了一些,緩聲道:“無論如何……謝謝。”

她不置可否,細細地看了他一眼。“弄成這副光景還真是淒涼。saber的御主很會打算。”

“卑鄙外道……”迪盧木多啞聲說道,“被貪婪矇蔽本心,爲了聖盃而不擇手段,玷污騎士的榮耀……那種人的願望,一定……會成爲災厄……”

她支起身,扶住他耳邊的地面,傾身俯首看向他。

“既然這麼憤怒不甘,”她緩緩擡起右手、懸在他眼前,“那麼你想要親手滅殺踐踏你願望之人,再和騎士王堂堂正正決一次勝負嗎?”

手背翻轉向下,指鎧化作光粒消散。暗室之內,她手背上的蜿蜒的令咒泛起殷紅微光。

“御主死後,我的手背上就出現了這個。現在和我締結契約,你就能重返戰場。”

迪盧木多微微動容,神色驚愕地看着她手上的聖痕。片刻後他斂起眉眼,再度沉默了。少頃,緩慢地搖了搖頭。

“……不。”他輕聲答道。“再繼續戰鬥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