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wWW✿ttKan✿¢ 〇

2020-11-05By 0 Comments

蛇牙從我手心裏冒出來,我緊握蛇牙,高舉過頭,對準紅色蠟燭,狠狠劈了下去。

蠟燭立刻被劈成兩半。

裏面果然是中空的!

幾隻小小的毒蟲,爬了出來,我低頭一看,在蠟燭最底部,有一小撮女人的頭髮。

看來,這就是她的本體!

我再次舉起蛇牙,對準頭髮,直戳上去。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女人的尖叫。

我回頭一看,女人正在融化,就像蠟一樣。

很快變成了稀軟的蠟泥!

我轉頭再看大肚子男鬼,他的身體慢慢開始變得透明,黑煙一點點地四散開去。

太初 不好,這是要魂飛破散了!

我雖然騙了他,但是也不想因爲我,讓他沒了下輩子。

大肚子男鬼驚恐地看着我,他一點都沒有懷疑我,對我道:“小閻王,我總算做了一件好事,能輪迴了不?”

我看着他,點點頭,深吸一口氣,用蛇牙割破手指,擠出血來。

“我有三萬曼陀羅,渡三千冤魂立成佛…”

血滴在地上,開出豔麗的彼岸花,曼陀羅。

花瓣一絲絲地朝他伸去,包裹住他的身體,他慢慢縮小,最後變成了一個花苞。

接着,地上出現一個小小的魔眼,花苞落入魔眼,消失了。

我這纔出了一口氣。

忽然就在這個時候,我注意到,身後有亮。

蠟燭不是熄滅了嗎?哪裏來的亮?

我立刻轉頭過去,看見八仙桌後面的木板縫隙裏,透出非常暗的光。

我立刻掀開八仙桌,發現在那個紅色喜字底下,有一扇木門。 眼見著半個小時的時間快要到達,原本在虛空之中打坐的許曜睜開了眼睛,伸手一把抓住了一隻,朝他飛來的鳥兒。

那鳥兒雖然被他急速動作捕捉到,但卻沒收到任何的傷害,許曜僅是低頭看了一眼,隨後便放開了手讓它飛走。

僅是這麼一個小小的動作,立刻就讓國防部陷入了一片危機的警報聲之中。

就在剛剛,他們還以為許曜已經忍不住對城市發起了攻擊,原來只是摸了個鳥,倒是把一群人嚇得面色凄然。

「時間快到了,還沒有作出決定嗎?」

「已經沒有辦法了,再拖下去,他就會將整座城市的人屠殺殆盡,趁著事態還沒有朝著糟糕一面發展,我們只能先答應下來了……」

他們討論了一會後,終於還是決定服軟。

半個小時即將過去的時候,許曜就接到了那飛機上傳來的廣播:「許曜閣下,經過我們半個小時的討論,最終決定同意你所提出的條件。我們美眾國在百年之內,不會阻礙華國的發展,還望你可以手下留情。」

這個結果幾乎處於意料之中,但親耳聽到他們做出如此承諾,還是讓諸國王侯倒吸一口冷氣。

就連經濟實力排行第一的美眾國,此刻都不得不對他低頭,從今往後到底還有誰能夠壓得住他,到底還有誰能夠壓住他身後的華國!

此刻華國的高層們聽到了這件事情后,都紛紛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一些剛剛還指責許曜衝動年輕的高層人物,此刻紛紛保持了沉默,有些人則是收回了剛剛的責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哈哈哈!看到了嗎?許曜讓美眾國的人屈服了!讓他們的人認輸了!他可是我們江陵的人,可是我們軍區的兵。」

梁飛英此刻可以說是樂開了花,興奮之情差點讓這位將軍手舞足蹈的跳了起來。

當初他給許曜加官進爵的時候,場下一堆人反對,覺得區區一個醫生,此前從未受到過隊伍的教育,覺得梁飛英讓一個年輕人擁有如此高的軍銜,簡直是在對其他戰士的侮辱,覺得這是梁飛英動用了私人感情。

現在他們一個個心中後悔無比,後悔當初沒有能夠參加許曜的授勛儀式,後悔沒有能夠在慶功宴上與這位年輕豪傑相識。

「這人是咱們軍區的,一會等他回國,得找他回去好好的喝上幾壺。」

此言頓時就引起了其他人的一陣側目,現在他們誰都想巴上許曜這棵大樹,而梁飛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許曜的上司。

一時間他們的目光全部都放在梁飛英身上,紛紛上前詢問何時召開慶功宴,都想要通過梁飛英去認識許曜。

「看來這傢伙還沒有因為得意忘形而忘記自己的國家,也不枉費我當初捨命救他。」

此刻一身軍裝正站在梁飛英身後的梁霜,抬起頭來看著屏幕上的許曜。

雖然兩人已經有一段時間未曾相見,但梁霜可以感受得到,許曜仍舊沒有變,仍舊是當初那有著一腔熱血的少年。

國內有著許多崇尚外國的牧洋犬,原本生在華國,在華國長大,卻不懂得何為報恩,有錢有勢后就想方設法離開華國,去國外生活。

倘若是這樣也罷,甚至不惜為了博取眼球,或者為了自己的利益,抹黑自己的祖國,在外頭損壞華國的形象,以此來討得某些黨派的歡心。

而對於梁霜來說,許曜的實力越強,成就越高,也就意味著越加不受國家的控制。

對於此事她原本還上有一些擔心,不知道如果脫離了國家的束縛,許曜會變成什麼樣,然而此刻看到許曜提出的第二個條件時,便已經完全放了心。

也正是這第二個條件,在共濟會眼中,他們已經完全將許曜除名,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一個無法捨棄這些國家的人,永遠都無法加入共濟會,畢竟他們是一個針對於全世界全人類的組織,而不是只效忠於華國的組織。

「本來我們想要藉助美眾國之手對付許曜,現在他們已經被迫投降,看來想要阻止這個對手,還需要花費一番功夫。」

此刻共濟會再度召開了會議,原本的十席會議,現在少了兩人。

「已經不能再放任他繼續發展下去,必須要出動一個能夠在武力上對他進行絕對壓制的對手,他的成長速度實在是過於可怕,迎敵的手段也數不勝數……我們也許真的要出動一位神,才能將他擊敗。」

沉默了許久后,位居於十席的男人一臉不情願的站了起來:「好的好的,我已經知道你的意思了,在座的各位似乎只有我完成降神儀式了吧。」

這句話剛一出現,在他的身後卻突然間多出了一位浮懸於空中的廚師,那廚師一手舉著義大利裡面的碟子,目光高傲的看著場下的所有人。

「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通過降神儀式所降臨而來的真神,從教義和信仰上看,可是達到了創世紀別的主神!」

位於十席的男人一臉自豪的看著自己身旁的廚師,其他人看著這扮相奇怪的廚師,目光之中除了輕蔑之外就是不屑。

「我說……這東西真的是主神嗎?你是不是找錯人了,不會是你沒有成功降神,所以隨便將自己家裡的廚師抓出來,濫竽充數吧?」

「是的,主神級別想要將降臨到這世界上非常困難,更何況還是創世級別的祖神。可是你身後這個傢伙,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廚師。」

名門獨寵,撩你不犯法 「我覺得你這是在耍我,但是我沒有證據。」

並不是他們不相信自己的同伴,因為在這件事情上沒有人敢隨便開玩笑,但眼前的這位神確實非常像廚師。

「原來你們都是在質疑我的身份嗎?果然你們凡人的目光還真是非常的短淺。比義大利面還要短。要知道以貌取人是不對的,這在我的八誡的教義之中是不允許的。」

留下這句話后,這位真神的臉上突然露出了玩味一笑:「相貌終究也只不過是皮囊而已,我之所以會以這幅姿態出現於你們的面前,是為了能夠與你們好好的交流。既然你們不相信我,那我就以我原本的姿態展現於你們吧!」

話音剛落一團黑氣猛然間升起,那廚師在黑漆之中居然變成了一坨飛在天空中的麵條!

「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真身!我既是破除萬神之神,飛天麵條神!」 ??這條類似於革命時期的地道里,除了老舊的木樓梯和灰塵,再沒有別的東西。

木板之下,是鏤空的。底下漆黑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山體內部。

樓梯一側,緊貼着山壁,山壁上長滿青苔。

潮溼的環境,讓木樓梯腐爛得非常嚴重,每一腳踩上去,都發出不牢固的嘎吱聲。

我不敢向下看,手扶着那些粘滑的青苔,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爬。

好在這一段危險的路很短,我爬上去不過半支菸的功夫。

眼前的房間也是空的,我轉眼看了一下四周,沒有耳室,沒有暗門。

對面木牆上,有一草簾,我蹲下張望,可以看見,有一段繼續向上的臺階。

這裏已經是第八層,再上一層,便是苗王所在的第九層。

不是說層層千蠱嗎?這一層什麼也沒有,難道有詐?

我不敢貿然走進房間,心裏迅速盤算,要不要再招一個冤鬼,幫我趟雷?

我再拿魔筆,卻發現,筆變得好像有千斤重,別說畫畫,連擡都擡不起來。

我疑惑了幾秒,想了想,也許是一路上來,我用掉了太多的力量。

www●t tkan●¢o

我嘆了口氣,把筆收回了後腰,用最後一點力量,招出了一把短小的蛇牙。

幾個月前,我曾經跟白復一邊喝酒一邊聊天,聽他說過,人體之內,陰陽調和,平衡很難打破。

而鬼無實體,全爲陰氣,所以只能生活在陰間。

我當時質疑,按照這個說法,也應該有全陽之物,難道就是神佛?

白復卻笑道:“神佛只是一種說法,就連最厲害的陰陽師或者道士,也沒有見過真正的佛。 ”

“這是爲什麼?我們也見過鬼,鬼也可以看見我們。甚至阿畫,她不屬於鬼,也可以來往於陽間和陰間。”我道。

白複道:“誰說的?她去不了陰間的。”

我一愣:“怎麼可能?”

“她的身體是實體,靈魂進不了輪迴。所以,她會跟着居魂。居魂很特別,他身上的陰陽之氣非常混亂,卻能夠穩穩待在陽界,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人。”

我不想探討居魂的問題,那沒有意義,把話題拉回來,道:“鬼如果沒有媒介,是不能來到陽界的,你有沒有想過,樑家有這樣的能力,可以通過畫,給鬼製造一個棲身之地。畫是一維的,而鬼算是二維的。那麼以此類推,佛呢?”

我當時脫口而出,道:“佛是三維的?”

“誰知道呢?”白複道。

這段記憶一閃而過,我看着面前的門,心想,他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時間不多,既然沒有幫手,我就只能自己上了。

如果是以前,這樣的未知情況擺在面前,我是死都不會向前踏一步。

躡手躡腳地往前走,直到對面門,什麼也沒有發生。

我鬆了一口氣,掀開草簾,繼續往上。

草簾後出現的樓梯,跟剛纔的一樣,也是挨着山壁的。

擡頭望去,出口就在幾米之上。

爬上去,我一眼就看見,一個人,正坐在面前的房間裏。

這是個打着赤膊的男人,坐在一個巨大的金蛤蟆容器裏,像個盆栽。

這人頭髮鬍子一大把,根本看不清臉。

他身旁擺着一個桌子,桌上有燭火。

我開門見山,道:“你就是苗王?請給我解蠱的藥,我朋友中了你們族的蠱。”

那人剛剛好像睡着了,我的聲音把他吵醒,他緩緩擡起頭,也許正從頭髮縫隙中打量我。

過了半晌,他才道:“你是誰?”

我心說你管我是誰,“請給我解蠱的藥!”我又說了一遍。

“你是誰?”他也重複着。

“好吧好吧…”爲了節約時間,我投降,對他道,“我姓袁。”

接着頓了頓,我之前給自己取的袁家名字突然忘記了,就隨便說了一個。

我剛說完,不料那人猛地一甩頭,我瞬間感覺不妙。

這人殺氣一下子就暴露出來,完全不隱藏,他從身後抽出一把銅傘,我來不及驚訝,只見銅傘在他手裏一轉,銅片四散!

我往地上一撲,銅片刷地過去,後面木牆被砸的稀爛。

“等…”我第二個字沒說出口,銅片一下被收了回去,另一片又攻了過來。

“我是樑家人!”我大吼一句。

銅片已經到了我眼前,再差一釐米,就要把我的頭削成兩半!

銅片停了下來,我嚥了口唾沫,道:“對不起,我不該騙你。”

看着這把銅傘,我立刻意識到,他就是袁老太太要找的兒子。

“你娘讓我喊你回家。”我道。

他一縮手,銅片回到手中,又變成傘狀。

“你是…六門中人?”那人問道。

我從地上爬起來,雖然不知道這傢伙怎麼就變成了苗王,我也不打算探究,點頭說是啊是啊,我是來找我們家的祕密的。

我快速地說明了一下我的經歷,希望他可以拿出解蠱的藥。

他沉默了很久,我都以爲他又睡着了,剛想走過去拍醒他,他突然出聲,“解蠱的藥,我沒有。”

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意識到要麼就是被底下的鬼騙了,要麼就是他在騙我。

我也沒時間好言好語,對着他的金蛤蟆猛踢了一腳。

“你們特麼的搞什麼鬼?下面的人說苗王有解藥,你知道老子廢了多大的勁兒上來的? 無量劫主 你現在說你沒有?”我大吼道。

“蛇牙!”我破血,憤怒讓我血液沸騰,手裏的蛇牙伸出一米多長。

我一下跳上金蛤蟆的邊緣,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他手上的銅傘竟然沒有攔下我的攻擊。

我將蛇牙抵住他的脖子,“我告訴你,這一趟,是袁家那個臭老太婆要我來拿傘的,我殺了你,拿了傘,照樣交差,我自己家的祕密,自己可以再查!”

“你要是不把解藥交出來,現在老子就讓你死,死了也別想舒服,你也是六門中的人,樑家的能力,別說你不知道!”

我的狠話已經說到這種程度,他要是再嘴硬,我絕對動手。

沒想到,他哈哈大笑起來。

“有什麼好笑!”我大聲喊。蛇牙抵住他的皮膚,流出了一絲血。

那人用手推開我的蛇牙,笑到岔氣,狂咳嗽不止。

“孩子,我對樑家人太瞭解了。”他一邊咳嗽一邊道:“我想幫你,可是我不是黑峯苗寨的苗王…” 「許曜這次算的上是給梁飛英漲了極大的臉面,這一諾可算保證了華國數十年的平安。」

周博懷看著滿臉得意的梁飛英,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嫉妒,若是自己能早一點與許曜接觸,也許就能讓關係更進一步。

「看來華國已經有了新的守護者,我這種老怪物也是時候該退休了。」

此時立於周博懷身旁的星翊,這位異能者協會的會長,也不由得發出欣慰的感嘆。

周博懷卻是臉色一變,從剛剛的感嘆變為了凌冽:「不……現在的你還不能退休,只是說你的目標已經從守護華國,變為了看護許曜。」

聽到他的話后,所有人都收起了談話,將目光落在了周博懷與星翊的身上。

就連星翊也低著頭沉然不語,他的裝束一如既往身著紅色的風衣,只是頭上的連衣帽遮擋住了半邊的臉頰,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和神色。

重生極品禍妃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讓我盯緊著他,成為制約他的一股力量。」星翊淡然說道。

「是的,當下華國能夠與之匹敵的,除了十二氏族的封魔大陣外,興許就只有你的無雙劍術與感知領域,能夠與其一戰。」

周博懷沉重的說道。

「對,也許就只有星翊會長能夠與他抗衡了。」

「畢竟是守護了華國數十年的強者,若是能結合十二氏族的各個家主,牽制許曜不成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